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卸载app,不定期滚回来更新,爱你们

【超蝙】滴滴蝙蝠车

滴滴蝙蝠车

是真的车,不是你们想的车,我不会开车,但是我在学。

人物形象自动带入二代芭乐布软登,嗯,对,就是那两位美颜盛世每日走心却从未同框的超蝙,设定是大超掉马了,老爷并没有。

不虐不齁,挺日常,因为我这里下雨了,所以就更一个。





“Get in the car.”

“Mr. Wayne?”

克拉克抱紧了怀里的公文包,眼里带着不解和喜悦,钻进了哥谭宝贝的车里。

布鲁斯刚刚和莱克斯结束了合作关系,出来时外面正下着雨,他开车路过星球日报,发现了缩在路边公交站的小记者。

超人并不知道他这位蝙蝠朋友早就把他的底细查的一清二楚。

布鲁斯开着车,瞄了一眼旁边缩成一团的小记者,忍不住扬了扬嘴角。

“把头发擦了。”布鲁斯摸出一条毛巾,扔给克拉克。

“谢谢你,韦恩先生。”克拉克接过毛巾,扶了扶由于满脸雨水而险些滑下来的眼镜。

克拉克并不知道为什么布鲁斯·韦恩会停下他兰博基尼并且提出要送自己回家,他们两个人唯一的交集仅仅是某次露易丝对布鲁斯·韦恩进行过一次专访,而自己恰好跟着去了而已。

“别这么惊讶,肯特先生,你和露易丝小姐对我进行过一次专访,我记得你。”布鲁斯好心的解答着克拉克写在脸上的疑问。

“不,我只是……想不明白……或许是有点受宠若惊。”

外面的雨下的依旧很大。

布鲁斯在马路对面看了克拉克好一阵才决定过去载他的,因为布鲁斯目睹了一系列让人哭笑不得的场景:这个小记者在刚刚要上公交车的时候,被一群普通人挤了下来,而在他下定决心要招一辆的士的时候,又有其他人抢走了他的的士。

布鲁斯看了都忍不住扶额。

他这个样子要怎么回家?难道飞回去吗?

然而布鲁斯并没有告诉克拉克自己一直在“监视”着他。

“我一直都有看你的专栏,你的文章写得很……感人。”布鲁斯打算随便找个理由打消他的疑问——给予特别的关注,这招用在其他人身上屡试不爽。

“哇哦……没想到韦恩先生喜欢看体育版……”克拉克仿佛又发现了大新闻,身体向后倾着,放松的靠着椅背,随后又觉得哪里不对……体育版……感人?

布鲁斯暗暗犯了个白眼——

我不喜欢看体育版,我只喜欢看你的战损报告单。

数目感人。

前方红灯,布鲁斯一个急刹车,小记者的眼镜差点被甩掉。

“天……”克拉克先是扶好了眼镜,然后立刻装模做样的拍了拍胸口,“韦恩先生,为了,呃我们的安全,我觉得您应该开的慢一点。”

布鲁斯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喜欢在克拉克身上找乐子。

“肯特先生,这是一辆兰博基尼,她不能慢下来。”布鲁斯露出了一副富家子弟的嘴脸。

“事实上,如果她撞上了什么,就只能叫废铁了。”克拉克一本正经的回应道。

克拉克本意只是关切,毕竟他是克拉克,从小吃阳光善良长大的。

布鲁斯却非要从中解读出一丝挑衅。

呦!会顶嘴了?

布鲁斯扬了扬眉。

“车子我多得是,不过有一辆车是我买不到的。”

克拉克看着他,期待他继续说。

“你也知道我们哥谭市,有个很出名的人物,我很喜欢他的那辆蝙蝠车,”布鲁斯向左转弯,“听说那辆车很结实。”

克拉克只能装出一副天真的样子……

心里却想到:不,你不会想要那辆车的。

他想起了车里缴缠在一起的红色和黑色披风,仪表盘上因为车内空气潮湿闷热而起的水汽,还有蝙蝠侠永远一再妥协之后保留的含铅眼罩。

克拉克叹了口气,把脑海里不合时宜的场面甩出去。

“你家到了,肯特先生。”

克拉克刚刚回过神,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你是怎么知道唔……”布鲁斯突然凑过来给了克拉克一个吻。

克拉克慌慌张张的推开布鲁斯,力道之大让布鲁斯很满意。

“我知道你的一切,肯特先生。”

克拉克一副被人占了便宜的样子,委屈懊恼愤怒的下了车,哥谭宝贝的兰博基尼扬长而去。

第二天。

星球日报的每一个记者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

“克拉克·肯特,想不到嘛!”露易丝直接坐上了他的桌子,笑的一脸邪恶。

“什么?什么想不到?”

露易丝晃了晃手机,一条带图的推特。

显然布鲁斯在“骚扰”克拉克的同时并没有忘记搞事情。

“真没想到布鲁斯·韦恩竟然是双性恋……或者……”露易丝凑近了克拉克,“或者他为了你变弯了。”

克拉克看着笑的意味深长的露易丝离开,揉了揉自己的脸。

晚,瞭望塔。

“蓝大个!”巴里用极快的速度凑过来和他交代了几句话:“好好值班,自己保重,我先走了!”

然后闪电般离去。

超人相信只要他向蝙蝠侠解释,蝙蝠侠会相信他的。

超人走近主监控室,一般他都会在这里找到蝙蝠侠。

蝙蝠侠并不在。

最中央的显示屏全屏显示着一张图片。

在这个显示屏的上下左右,分别是布鲁斯·韦恩的卧室,布鲁斯·韦恩的书房,布鲁斯·韦恩的车库,布鲁斯·韦恩的庄园,韦恩庄园被全方面监控了。

超人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这真的是个误会。

在布鲁斯·韦恩的卧室的那个显示器里面显示出来,布鲁斯·韦恩刚刚洗完澡,穿着浴袍从浴室走出来。

然后他解下了浴袍。

超人用最快的速度关掉了所有的监控。

我得赶紧和蝙蝠侠解释清楚!克拉克脑子里只有这个一个想法。

在超人焦头烂额的时候,布鲁斯这边笑的从未如此猖狂。

超人关掉监控的时候布鲁斯就收到了讯号,他重新穿好睡袍下了楼。

阿福挑了挑眉:“或许这就是一个向肯特少爷表明身份的机会。”

“不要心急,阿尔弗雷德,我玩够了再说。”

布鲁斯心满意足的窝在沙发里,享受着管家准备好的果盘。

至少让他以后收敛一点,不要让他的战损单后面这么多零。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1)
热度(229)
©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