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杂食党有时手残看见喜欢的就想点推荐望谅解

【brex】布鲁斯×莱克斯 修罗场爱好者的脸滚屏幕


主brex,超蝙单箭头。慎用!慎用!慎用!不小心点进来的话,现在离开还是来得及的。还有还有,爱酥皮人士请不要表示强烈谴责。(紧急撤离,认真的)拆cp比拆自行车容易(本蝙卷西莱亨超但是让本蝙年轻10岁,内存,莱总有头发!)私设漫天(你就差让他们3p了难道你会在乎私设不要假惺惺的了!)ooc是我的
呼……冷cp打tag都费劲






一见钟情。

超人是这样描述自己对蝙蝠侠的感情。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他意识到,自己的幸福就在眼前。

Faster than a bullet.

But not fast enough to catch his own happiness.

两情相悦。

莱克斯这样定义两个人之间的感情。

他和布鲁斯认识的时间已经太久了,回想一下,仿佛早在美国刚刚独立之时他们便已经是挚友了。

“你不能离开哥谭,我不能离开大都会。”一杯马提尼下肚,莱克斯开始吐槽他们的柏拉图式爱情。

“我更喜欢这种说法——你不能离开我,我也不能离开你,我们只是不能每天待在一起。”布鲁斯揉了揉莱克斯的金发。

“真希望我可以长一双翅膀,想你了,就光速从大都会飞去哥谭。”他说着突然一摊手,“喷气式背包,韦恩先生觉得这个想法怎么样?”

“我是个穿着奇装异服晚上荡绳子的怪胎,”布鲁斯撇了撇嘴,“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最好让星球日报的那群记者拍到蝙蝠侠背着印有lex企业标志的喷气背包打击犯罪,”莱克斯看着布鲁斯,“这样可以让别人不再怀疑蝙蝠侠是被布鲁斯韦恩包养的。”

“顺便提升一下莱克斯企业的形象。”

“是啊,毕竟我把全副家当都压在了蝙蝠侠身上!”莱克斯拿过布鲁斯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城里来了个怪胎,不是指你。”

“超人?”布鲁斯语气微微上扬,“蝙蝠侠和超人已经见过面了。”

“你觉得他怎么样?”

“和哥谭本土的怪胎不一样。”

“还有呢?”

“目前为止,我并没有过多关注他。怎么了?”

“哇哦!你们哥谭人真是闭塞,多看看大都会的新闻吧!超人已经从拯救大都会变成拯救世界了。”

“你不喜欢他。”布鲁斯看向莱克斯的双眼。

莱克斯也看向布鲁斯。

眼神的交流让他们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能力-权力,威胁。

power-power,threat.

“我会留意他。”

“那我就默默帮助你。”

“所以今天的生意……”

“Done.”

“Okay, and then, let's seal it... with a... kiss... .”

“三心二意”。

布鲁斯此时正坐在蝙蝠洞反省自己。

自从超人和蝙蝠侠世界最佳拍档的称号被公众认可之后,他看到了莱克斯的变化。

他们依旧在喧闹的宴会上偷闲到阳台,莱克斯喜欢话里带刺,布鲁斯一度认为那很可爱,他爱莱克斯,他风趣幽默,又聪明机智。

但最近布鲁斯觉得,莱克斯的话里话外,总是带着敌意和冷嘲热讽。

灵魂伴侣,布鲁斯看到这个词,第一个浮现在脑海中的就是莱克斯略带狡黠的笑。

“我们在一起吧,独裁加垄断。”第一次亲吻之后莱克斯气喘吁吁的提议。

“这么优秀的人在你面前,你现在和我谈生意?”布鲁斯扮出一副痛心的样子。

“Trust me, you're far more valuable than that.”

情况越来越糟糕,直到有一天超人又飘到了蝙蝠侠身边,鼓起了浑身的勇气告了白。

布鲁斯决定不要告诉莱克斯。

自己并没有背叛莱克斯的心,布鲁斯韦恩爱莱克斯。

More than anyone, more than anything.

“对不起,超人,你是一个忠实的朋友,可靠的搭档,但我并没有……”蝙蝠侠也会语塞?

超人只能笑笑,然后灰溜溜的飞走。

“最近有什么新鲜事吗?”莱克斯穿着布鲁斯的衬衣,对他来说都已经像一条裙子了。

布鲁斯放下手里的报纸,“除了你的股票又涨了,我想想,没有了。”

莱克斯爬上床,拿起布鲁斯刚放下的报纸。

“大都会之子大战玩具人,再度手下留情引争议……”莱克斯一边念着一边枕在了布鲁斯腿上,“如果换成我的照片登在上面,会比玩具人好看很多。”他举起报纸,指着玩具人的照片说道。

“也许,不过更大的可能性是——”布鲁斯翻过报纸,在广告版面的豪车旁边指了一下“你出现在这里。”

“也许吧。”莱克斯又翻了几遍报纸最后干脆把报纸盖在了自己脸上,“你喜欢肌肉吗?”

“我喜欢我自己的。”

“那你喜欢卷毛吗?”

“只喜欢你的。”

莱克斯不再说话。

“把头发吹干,睡觉吧。”布鲁斯说道。

“Lex?”

莱克斯睡着了。

布鲁斯只能轻轻起身,拿来吹风机,让莱克斯倚在自己怀里。

吹风机声音其实很小,莱克斯还是醒了。

“我知道了。”他依然倚在布鲁斯怀里,配合的扭动着头部。

“我知道。”

“我父亲热衷力量,”莱克斯开口说到,“我深有体会。后来我母亲去世,他对力量的狂热就愈发变本加厉。”

布鲁斯放下了吹风机,两只手臂搂住了莱克斯。

“如果你不能控制他,那就毁灭他。我父亲教给我的。”

“你不用担心任何事,莱克斯,你了解我。”布鲁斯低头,吻了吻莱克斯的金发。

“我当然不担心,我男朋友经常半夜打击犯罪,我有什么可担心的?”

“饶了我吧,莱克斯。”

“做点什么让我转移注意力?”

“我有两个方法。”

“Fuck me? Or leave me?”莱克斯认真回身看向布鲁斯。

“No, fuck you and propose to you.”布鲁斯听到自己心砰砰的跳。

“那就别浪费时间了,天一亮我就要回大都会了。”

“就这些?我还以为会收到一个明确的答复,卢瑟先生。”

“韦恩先生,做生意,就是你给我一些我想要的,我才能给你些你想要的。”

“听起来不是很公平。”

“公平不公平,这都是一笔先来后到,你情我愿的生意。”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29)
©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