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杂食党有时手残看见喜欢的就想点推荐望谅解

【超蝙】B V S

阿尔弗雷德看着自家老爷扶着腰,一瘸一拐的走向沙发,撅着半边屁股,抄起一份报纸:“别再盯着我看了,Alf,除非你的凝视有治愈作用。”

“Forgive me,master Bruce,”阿尔弗雷德倒了一杯热牛奶,端给了布鲁斯,“我只是想给您造成精神上的压力,从而减少您身体上的疼痛,但显然没有奏效。”

“我真的老了吗,阿尔弗雷德?”布鲁斯唏嘘的说道。

他只是感慨,并没有期待阿尔弗雷德认真的回答。

“要我说,更大的原因是肯特先生异于常人的...身体素质。”阿尔弗雷德说着,若有所思的目光飘了过来。

布鲁斯在阿尔弗雷德的目光压力下喝完了一杯牛奶,随后孩子气的舔干净了浮在上唇的奶胡子。

“还想再来点吗?”

“不了,”布鲁斯将报纸翻页,室内安静异常,只有报纸发出的窸窸窣窣,布鲁斯终于忍不住说,“这次我不是在伤害自己,Alfred,能和克拉克在一起让我觉得幸福。”

“但恕我直言,master Bruce,您一度认为和塔利亚夫人在一起是幸福的,但我们都清楚,那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结局。”

“这次不一样,Alfred,相信我。”

“既然您已经这样说了,那好吧,不过最近这几天还请您乖乖养伤,这种伤我的‘针线活’是派不上用场的。”阿尔弗雷德接过牛奶杯,淡淡的嘲讽到。

“...可我还要夜巡啊!噢!”布鲁斯突然脸红,动作大了点,顿时疼得睁不开眼。

“正好我已经很久没有开蝙蝠车出去了,至少请您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不出什么意外。”

小丑双面人稻草人企鹅他们都在阿卡姆,如果有什么发生大概也只是一些街头小混混闹事,阿尔弗雷德完全应付的来。

“Thank you,Alfred.”

阿尔弗雷德烧好了一锅粥,盛在保温罐里,便去了蝙蝠洞,布鲁斯告诉他一切小心,阿尔弗雷德把微微发胖的肚子塞进自己阔别已久的制服,扬长而去。

——————

哥谭的夜晚很久没有这么宁静了,街上有三五成群结伴去酒吧的青少年,电线上偶有一两只还未归巢的鸟儿,汽车的引擎声从身后靠近又飞远,十字路口奋不顾身的闯红灯飞车。

典型的哥谭夜晚。

阿尔弗雷德将蝙蝠车减速,目前为止还没发现任何一起盗窃抢劫绑架贩毒斗殴事件。

看样子有人已经清扫过街道了。

克拉克下了班,魂不守舍的回了自己的小公寓,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前一天的香艳画面——

似乎有点过火了。

他想起凌晨时分,蝙蝠侠坚持回哥谭,坐进蝙蝠车时狰狞的表情——

那副表情出现在正常人脸上,你会以为他划破了手指,但出现在蝙蝠侠脸上?

那疼痛,大概就和邂逅了贝恩一样吧。

克拉克换了制服就飞去了哥谭,布鲁斯需要休息,今晚的哥谭由超人来守护。

老管家轻车熟路的放起了音乐,他对这辆车子了如指掌,她的构造、她的功能、她的极限,所以当显示器显示超人在靠近时,阿尔弗雷德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终于来了。

克拉克远远的看着穿梭在街道的蝙蝠车,他看的到蝙蝠车表面所有的细小划痕,却看不见车内的任何事物。

无奈之下他只能飞下来,敲了敲车顶:“布鲁斯,你还好吗?”

“我只是过来打个招呼,”

“顺便帮你完成了夜巡的任务,你应该多休息。”

车子依旧不疾不徐地行驶着,克拉克干脆坐在了车顶上。

“你在生我的气吗?布鲁斯?”克拉克挠了挠头,内疚又带点委屈,“很抱歉昨天没有控制好力度,而且也是你告诉我即使是你喊停也绝对不要停的……总而言之,下次我会注意的。”

“因为你是如此的令人着迷。”克拉克说出这句话之后,蝙蝠车突然急刹车,一个干净利落的甩尾掉头,克拉克还沉浸在自说自话的迷乱当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被甩下了车。

“Alfred?”克拉克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被甩出了脑震荡。

“Wow, 下手轻点,Alfred.”布鲁斯一边用小勺子喝着粥,一边在通讯器里说道。

“我自有分寸,”阿尔弗雷德缓缓走向克拉克,“and here we go, Butler Vs Superman. ”

克拉克飞速运转着大脑,却无法想出一个办法解决眼前的问题。

“我想我们需要谈谈,克拉克先生。”

通讯另一边,布鲁斯不忍心的关掉了显示器——

自求多福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118)
©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