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卸载app,不定期滚回来更新,爱你们

【应该是超蝙】我的ooc





哥谭,圣诞前夜,20°F,超人可以清楚的看到蝙蝠侠呼出的水汽迫不及待的结成水珠,抱团挂在他睫毛上取暖。

“给。”

超人取下了披风,尽量以一种体贴的方式,递给蝙蝠侠。

“我不是来这儿睡觉的。”

他需要清醒,而温暖会让人昏昏欲睡,就像被午后的橙色阳光紧紧包裹住,那种惬意很容易上瘾。

“well, 也许我可以请你喝杯咖啡,”超人伸出的手依旧尴尬的横在两人中间,“或者两杯,还是你真的就希望我一直这样举着。”

“我还是更喜欢红色。”蝙蝠侠如接受恩赐一般双手接披风,隔着手套根本感受不到什么,但是温度和触感早就写在了记忆力,只差一双手把它翻开,只差谁来阅读。

“你还不明白吗?我根本不在乎什么颜色。就算再穿上红披风,一切也早就回不去了。”

“所以你在逃避什么呢?”蝙蝠侠抬头看向他,“你想向谁表明什么?向世人还是你自己?”

“我以为你会理解我。”超人定定地看着蝙蝠侠,“你现在不理解没关系,你只需要服从我就够了。”

“克拉克,我会等到你回心转意的那天。”蝙蝠侠将披风裹在自己身上,不知道是温度更低了,还是某人的话更冷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如果我们还有以后的话。


正经的到这里就可以了。(最开始的设想就是一个白灰相处模式的片段,然后突然开了另一个脑洞)
后面就开始胡扯了。
【很多超蝙】你的后背(aka:众超蝙对白灰爱情电影的观后感)

“看啊,‘别人家的’蝙蝠侠。”不义超用不咸不淡不大不小的声音说了一句,恰好整个屋子的人都可以听清楚。

不义蝙喝了口茶,用不温不火不急不缓的语气怼了一句:“没错,一个不会把爱人断背的超人值得一个这样温柔体贴的蝙蝠侠。”

“放轻松点儿,伙计们,”眼看室内温度骤降,乐高超人飞到了不义超蝙中间,“不过是看个电影,不要这么计较。”

“事实上,后面的剧情是他把我杀了。”为了让不义蝙蝠心理平衡,顺便防止这两位贵客在自己家里大打出手,灰蝙蝠这样说到。

白超在旁边脸色瞬间垮下来,说了一句:“我去倒茶。”就真的去倒茶了。

“剧透?你是认真的?”机器鸡蝙蝠脸上写满了WTF, “我竟然还有这么傻缺的版本?我简直不敢相信!”

灰蝙蝠自然是不屑和机器鸡蝙蝠计较的,毕竟自己这么端庄又稳重。

机器鸡超人在旁边小声说道:“当心点儿,他家那位会烧脑叶。”

“像个男人一样好吗?他有什么技能是你不会的吗?”机器鸡蝙蝠显然不敢相信机器鸡超人会让自己“当心点儿”!

“well, 确切来说,他会的我都会,但是你不会啊!”机器鸡超人耿直的说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就打算坐在那儿看着他把我的脑子做成BBQ? How could you!”

“既然你提出来了,那我们就把话明着说吧!”机器鸡超人一拍大腿,“BVS里那哥们现在还在棺材里躺着呢!没有别的意思,但是很多时候你们蝙蝠对我们超人总是戒心十足,而且‘戒心十足’是我能想出的最委婉的说法!我不认为为了一个‘潜在敌人’得罪另一个超级无敌火辣无比的盟友是一种明智的做法!”

这边机器鸡超蝙叽里呱啦的吵得热火朝天,另一边乐高蝙蝠侠一抖披风,跳到BVS蝙蝠侠肩膀上:“我支持你的做法,顺便问一下你是怎么做到的?”

BVS蝙蝠侠托着下巴:“不是我杀的。”

然后他看向了飘在不远处的乐高超人,小家伙正一副可怜样,眼巴巴的看着这边。

他又加了一句:“不过他离去的每一天我都在怀念他,他是一个勇敢的战士,忠实的朋友。”

远处的乐高超人终于把嘴角翘了起来,飞到机器鸡那边劝架。

白超倒茶回来,灰蝙蝠还在看电视,机器鸡蝙蝠侠甩下一句:“我要去找绿灯了!至少他会在乎我的感受而且还他妈的有艘船!”

“well, go ahead! ”机器鸡超人也站了起来,“我以后再也不会邀请你去孤独堡垒了!我还会把你的权限取消!”

乐高蝙蝠侠在BVS蝙蝠侠耳边嘀咕了一声:“瞧,这就是超人。”

“你知道那两个是例外,对吧?”BVS蝙蝠认真的看着乐高蝙蝠侠。

“你想绝交是吗?好!我成全你!你把我给你的小甜饼都给我吐出来!还有我给你买的衣服!统统还给我!”

“对哦,多谢提醒!你买的衣服我统统都穿不下!”

“那不可能!我明明都买的比我的大一号!”机器鸡蝙蝠侠脱口而出。

“哈哈!那我猜可能是你太‘小’了!”机器鸡超人立刻说到。

机器鸡蝙蝠侠起的掏出手机按了按,“#超人弱爆了#    和超人断绝关系!”

叮铃~

机器鸡超人掏出手机看了看,“你竟然发了推特!”

“@##&*$+;……”

“我就说邀请他们两个来就是个错误。”白超给灰蝙蝠倒了杯茶。

“这次我同意你的看法。”

不义蝙蝠看到这一幕之后把自己的茶杯往不义超人那边推了推——

不义超人假装没看到。

乐高超人飞过来拎起茶壶,往乐高蝙蝠侠的乐高杯子里倒了一杯,然后又殷勤的给BVS蝙蝠倒了一杯,最后,体贴的问不义蝙蝠要不要也来一杯。

不义超人一把夺过了茶壶。

不义蝙蝠嘴角往上一翘,伸手让乐高超人坐在手里,“除了主世界那位,你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超人。”

不义超人气得把茶壶捏爆了。

“you break it, you buy it.”不义蝙蝠认得这个茶壶,因为自己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价格不菲。

“I remember I also broke your back.”


写完觉得后面这个才是正剧(x_x;)
那么问题来了,这次谁被虐的最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38)
©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