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杂食党有时手残看见喜欢的就想点推荐望谅解

【白灰】杀不死的卡尔(pwp)(ABO)(AU)

庆祝自己六级过了所以更文~

 

 

 

 ——————————————————————————————————————————————————————————————————————————————————————————————————————————————————————————————————

不知道abo还有dirty talk还有ooc还有PWP还有杀死比尔AU到底应该怎么标出来,所以就写在这里吧!请大家吃糖顺便吃肉……第一次炖肉不好吃还请多见谅(捂着老脸扔下节操跑走)

 

 

————————————————

 

 

“我有两个问题要问你。”卡尔掏出几片吐司,随手甩在盘子里,“在那之前我希望你收好你的那些小玩意儿,你知道向我扔几个飞镖除了激怒我没有其他作用。”

 

“我一直都很好奇,B,你看,小丑,无论他做什么,都是为了造成无尽的混乱,制造所谓的欢乐,虽然最后只有他自己能笑出来;卢瑟,总是放不开权力,力量,好吧,还可以加上对我的执迷不悟……我想表达的是,”卡尔切掉三明治的最后一条边,“无论他们做什么,总是有他们各自的目的,我们都很清楚这些罪犯想要什么,这也让定罪量刑变得简单,”他沿着对角线切了一刀,“但我不确定你想要什么,或者,你是否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你很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克拉克。”

 

卡尔把三明治推给布鲁斯,“吃吧,这次没有任何‘添加剂’。”

 

“我不会再向你隐瞒任何事情。”布鲁斯摘下头罩,放在了吐司袋旁边。

 

“你是说,在你怀着我的孩子还瞒着我和我作对之后?”

 

“我是说,在你派戴安娜来扭断我的脖子之后。”

 

“你知道事情本不至于发展到那种地步,你总是,”卡尔垂眼看了看布鲁斯的嘴唇,他一定受了很多苦,“这么叛逆。”

 

卡尔按住了布鲁斯的头,略带粗暴的吻了上去,布鲁斯愣了愣,却推开了他,分开的一瞬间,卡尔恋恋不舍的舔了舔布鲁斯的嘴唇。

 

“你的嘴唇都干了。”

 

“比起你的舌头,我更喜欢吃三明治。”

 

“我知道你还爱吃什么,B,除了我的舌头。哦对了,我有没有说过,你的舌头棒极了?”

 

卡尔从冰箱取出牛奶,又拿来玻璃杯,纯白的液体挂在杯壁上,有一两滴溅落到了桌面上。

 

“我也知道你爱喝什么。”卡尔坐在了布鲁斯旁边,抬手帮他把额前的头发捋到耳后,布鲁斯喝了一大口牛奶,冰凉的液体缓解了他脸颊的热度。

 

“没有人告诉你不要随便喝别人倒给你的东西吗?”卡尔就着布鲁斯刚刚喝过的地方喝了一口牛奶。

 

布鲁斯不甘示弱的直视着卡尔的眼睛:“Well,再不该喝的东西我不也都喝过了吗?”

 

“如果不是闻到了你身上那股味道,我简直要怀疑你是从哪个平行世界来的,”卡尔凑近布鲁斯闻了闻,“不敢相信扭过脖子之后,人也变得比以前有趣了。”

 

“第二个问题,”布鲁斯轻轻咬了一口三明治,声音微微颤抖,“我没有时间在这里陪你耗。”

 

“如果你在其他事情上也这么心急就好了,”卡尔叹了口气,“先别急着掏氪石或者其他什么,小玩具之类的,我有个惊喜要给你。”

 

布鲁斯不知道卡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见卡尔转身站起来,上楼,然后看不见人影。

 

布鲁斯独自坐在吧台,吃着卡尔做的三明治,喝着卡尔倒给的牛奶,体温控制不住的上升,心跳也渐渐加快。

 

为了以防万一,布鲁斯还是决定掏出抑制剂准备给自己注射,这时卡尔迅速从二楼冲下来,夺过布鲁斯的抑制剂,捏碎针筒随手扔在了地上。

 

布鲁斯尽力平复着呼吸,他用一只手扶着吧台,狠狠地瞪着卡尔。

 

“别这么看着我亲爱的,你用不着那东西,我会赔给你更好的,现在,我想请你转身,回头看看。”

 

“Meet our daughter.”卡尔说道。

 

“Nice to meet you, Dad.”小女孩紧张的说道。

 

布鲁斯看着眼前黑发蓝眼的小女孩,怔怔的说不出话。

 

他回头看看卡尔,又回头看看小女孩。

 

卡尔走过去蹲下身,对着小女孩说到,“Dad一定是太高兴了,Belle,为什么不过去抱抱他呢?”

 

Belle犹豫着,“万一Dad不喜欢我怎么办?”她紧张的在卡尔耳边小声说道。

 

“Sweety,你是这个世界上Dad最爱的人了,Dad只是太紧张,”卡尔抬头看向布鲁斯,“对不对?”

 

Belle终于走向布鲁斯,布鲁斯也起身慢慢走过来,轻轻抱起Belle,仿佛那是世界上最昂贵也最易碎的珍宝,“My baby……”

 

卡尔发誓他绝对看到了布鲁斯眼角的眼泪。

 

“Dad不要离开我们了好不好?”Belle紧紧抱住布鲁斯的脖子,带着哭腔,大大的泪珠接二连三的滚下来。

 

“Dad不会离开你,我的宝贝。”布鲁斯紧紧的抱着Belle,许下承诺。

 

他从没想过自己的孩子竟然还活着,更没想到卡尔这几年都没有大动作的原因竟然是这个。

 

“好了Belle,Dad已经回来了,以后我们就要一起生活了,但是现在Dad和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我抱你回房间睡觉好吗?”

 

“我想要Dad抱。”Belle死死地抱住布鲁斯不松手,顺便把小脸埋进了布鲁斯的脖子。

 

“好,但是Belle要给Dad指路,好吗?”

 

“嗯!”

 

 

 

 

 

 

 

 

 

 

——————————

卡尔只好不情不愿的退出来,认命的穿上裤子下楼去给布鲁斯做吃的。

 

布鲁斯满足的翻个身挪到床边,身后又流出几滴液体,布鲁斯懊恼的恢复趴着的姿势,然后伸手打开了卡尔的抽屉,上层抽屉里面有一个厚厚的相簿,下层抽屉只有一支被用过一截的润滑剂。

 

布鲁斯的心顿时沉了沉。

 

他自嘲的笑了笑,自己一定是愚蠢到极点也可笑到极点了。

 

随随便便就相信了他说的话,还迫不及待的要再给他生个孩子?

 

“那个已经不能用了,”卡尔端着餐盘走进来,完全不知道布鲁斯脑海里已经上演了一场年度大戏,“这还是我们第一次做的时候用的那支呢,肯定早就过了保质期。”

 

布鲁斯在心里默默的忏悔。

 

“你留着这些东西干什么?”布鲁斯拿起一块三明治问道。

 

“明知故问,”卡尔擦了擦布鲁斯嘴角的沙拉酱,放入口中,“快吃吧,吃完我们继续!”

 

 

 

 

 

 

 

 

 

 

 

 

     

 

 

 

 

从昨天开始写写到现在,还专门去研究了一下怎么写肉文,果然上车容易开车难(◎_◎;)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117)
©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