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基鸟的绿鳞小pants

愿意去微博找我玩的ID是Anakin-Sandhater

【超蝙】我的主席

【超蝙】我的主席

剧透,ooc,有玻璃碴但是是糖


很多时候我们不需要认清这个世界,我们只要保护她,拯救她就足够了。

我希望他会记得我,但我并不需要他记得我,只要他活过来就足够了。

复活克拉克的念头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脑海,但事实上我从不相信他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我总是可以看到他。

比如转身时眼前闪过的红色残影,我猜是他的披风。

阿福说,那是我的幻觉。

我在蝙蝠洞放了他的全息影像,现代科技令人惊叹,但阿福说这样对我没好处。

那为什么我会有一种病态的满足感?

如果有氪星科技的话,也许我能做到的不只是全息影像,我可以造出他的实体也说不定。

清醒点儿,韦恩,你给他造成的麻烦还不够大吗?

病态的满足感变成了无止境的贪婪,想要的不只是看到他的影像,想要触摸他,想要被他触摸。

别人总以为我无所不知,但我只是一介凡人——我也会手足无措。

在他死去,哦,不,在他沉睡以后,我只是在想,如果是他,他会怎么做?然后由他指引——

即使他不在了,即使他现在暂时不在,他依然是我的指引,暗夜海岛的灯塔。

这个世界需要超人,而我想要的更多,我还想要克拉克。

他掐着我的脖子,问着 Do you bleed

Of course I do

你的胸膛被刺穿的那一刻,我心里的血也跟着流干了。

我说:很高兴你回来了,这个世界需要你。

他说:但不需要你。

他的话很伤人,但我根本顾不上伤心,因为他回来了,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吗?

他记不记得我无所谓,记得这个世界就足够了,我可以和这个世界上其他人一样——需要超人,

然后把需要克拉克的那个自己关在蝙蝠洞最幽深的地方。

有人说单恋一个人是可悲又可怜的,我不这么觉得。

敢爱能爱,已经足够伟大了,最恐怖的其实是失去爱的能力。

克拉克从来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想的,倒让现在的相处变得更轻松了,单纯的爱或者恨总比爱恨纠葛轻松。

他不喜欢我,但是他喜欢这个世界,这是这个世界得到的恩赐,我了解他。

在他沉睡之后,我几乎想要用余生的所有时间去了解他,他比我想象的简单,又比我预料的复杂。

他比我想象的简单,甚至不用多花一秒钟,就能知道他肯定会过来帮忙,拯救世界。

他比我预料的复杂,

笑着,

对我,

他说:“我知道你把我复活并不是因为你喜欢我。”

他笑着说,对我说。

我记得上一次我手忙脚乱,语无伦次,还是在小时候说谎被妈妈拆穿,而现在我已经有了白发。

我由着上下嘴唇胡乱的碰撞,蹦出一堆急切的否定——

其实大脑里那句话应该是这样:

我没有不喜欢你,实际上,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他说:我知道。

我还在想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等一下!

他刚刚说:我知道。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只能看着他。

他说:我知道,不过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

我说:什么事?

他没说话,而是走过来给了我一个拥抱。

这是什么?战友间的拥抱?或者是原谅我的示意?

可能是我的心跳太快了,他说:

别紧张,布鲁斯,这是来自朋友的善意的拥抱。

哦,朋友啊。

我稍微放松了,更多是失落。

我象征性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光明磊落的举动,掩盖了一切非分之想。

他接着说,嗓音低沉性感,就像无数个深夜中在我梦中才会响起的温柔情话,他胸腔的振动隔着皮肉和制服传到我的心脏:

接下来这个,算是赔礼道歉——

我以为他会掏出什么氪星小礼物,他来执行任务还带着礼物?

他的脸离我越来越近,我以为他要用对付戴安娜的招式对付我,可更近的是他的嘴。

“上一次死之前,最后悔的就是没说一句我喜欢你,这一次复活之后,最懊恼的就是神志不清伤害了你。”

他接着说

“在我下一次死去之前,我一定要让你知道,我爱你,布鲁斯。”

这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不能笑,我告诉自己绝对不能笑出来。

“我们的团队还缺一个领导,你有兴趣吗?”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81)
  1. 迪基鸟的绿鳞小pants 转载了此文字
  2. 迪基鸟的绿鳞小pants 转载了此文字
©迪基鸟的绿鳞小pan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