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基鸟的绿鳞小pants

愿意去微博找我玩的ID是Anakin-Sandhater

【超蝙】你的心跳

【超蝙】你的心跳

私设漫天,心跳梗(之前看了一个视频被苏哭),因为马上有一大波考试所以要虐(虐不起来,我不忍心虐他们!!!),ooc

巴别塔事件之后,蝙蝠侠被剥夺了联盟成员的资格,其实就是被投票赶出了联盟。

克拉克来找他:布鲁斯你做的确实有些过分。

蝙蝠侠在蝙蝠洞依然没有脱掉面罩,一副戒备的姿态看着不请自来的前同事。

“现在是晚上八点你却在蝙蝠洞里和我说这些没有意义的话,露易丝的厨艺拴不住你这个乡下人的胃了吗?”

布鲁斯是带着赌气的情绪说出这些话,他希望能看到克拉克脸上微微一红,然后带着结巴说两句不着边际的话搪塞过去,就像他们以前搭档时做的一样。

事情的走向脱离了布鲁斯的预想,克拉克似乎有些生气:“别把露易丝扯进来!也不要转移话题,布鲁斯,如果你不能相信和你并肩作战的朋友,那你当初为什么要加入这个团队?”

有一半原因是因为你,一多半,布鲁斯默默的想,这样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你多待一会儿。

毕竟你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他在心里无奈的加了一句,虽然你和露易丝谁都没有承认过。

布鲁斯记得很久以前露易丝开着玩笑,说她觉得她自己就像是第三者。

当时克拉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布鲁斯是我最好的朋友,可以托付全部的人。

接下来克拉克还对露易丝说了一些有关她的话,布鲁斯并没有听进去,大概是些让人听了会起鸡皮疙瘩的情话吧,布鲁斯也记不得了,他只记得当时他似乎被克拉克的“朋友”两个字锁在了另一个空间,和外界的一切隔绝,只撇了撇嘴,敷衍了几句,掩饰内心的慌张,他失神的看着克拉克的嘴唇一开一合,克拉克也眼神慌张的看了看他,像是恐惧,又或者别的什么,而他自己在庆幸克拉克忙于和露易丝说话,没有注意他乱的毫无章法的心跳声。

沉浸在回忆中的布鲁斯眼神失焦了片刻,幸亏没有摘掉头罩,让他看到自己这副落寞的神情。

“总有人得做后备计划,我以为你可以理解,显然我高估了你。”布鲁斯不动声色的把斗篷裹紧了点。

克拉克听惯了布鲁斯的冷嘲热讽,他知道布鲁斯的性格,布鲁斯是个善良的人,但也是一个偏执的人。他想,现在也许应该把问题先放在一边,他不希望和布鲁斯的关系决裂。

可是他还是没有忍住,轻声问了一句:“那你连我也信不过吗?”

现在是表明心意的好时机,布鲁斯特别清楚这一点,可是他并没有鼓足勇气,因为他仿佛已经预见到了自己低声下气告白之后克拉克脸上的错愕,然后是拒绝,克拉克是个善良的人,他并不擅长拒绝别人,这样一来自己不亚于给他出了一个世纪难题。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似乎从自己一头扎进这情感的深渊之后,做的全部事情就是在躲闪和逃避,就像现在——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二十四小时全天候都在你旁边,”布鲁斯顿了顿,这是我的真心话,他告诉自己,接下来就是谎话了,“监视着你,全能的外星人。要是有一天,你因为某些原因走了不该走的路,普通人会付出很大的代价,而没有预见到这一点将是我的责任。”

克拉克攥着的手紧了紧,布鲁斯瞥见他微微低下了头,紧了紧自己黑色的披风,然后突然松开,布鲁斯叹了一口气,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你走吧,露易丝应该在等着你吃晚饭了。”

他甚至没有力气再叫一次克拉克的名字。

“布鲁斯韦恩还有他自己的社交生活需要应付。”他一边站起来,背对着克拉克摘掉面罩,一边解掉披风随手扔在蝙蝠车上,一边头也不回的离开。

“我说过这和她无关。”克拉克低着头,轻声的说。

手里盒子的棱角硌得他手有些发疼,克拉克想,不对,钢铁之躯怎么会被一个小小的铅盒硌出痛感。

几秒钟之后,他明白了,疼的其实并不是他的手。

他定下神,决定最后一次听听洞穴水滴砸在石头上的声音,蝙蝠翅膀扇动的声音,不受控制的,听到了他自己的呼吸声,布鲁斯越发急促的呼吸声,还有布鲁斯脚下的沉重,心跳的沉重。

“Adieu.”布鲁斯在电梯门关闭前无声的说了一句。

就在那一瞬间,克拉克觉得自己似乎刚刚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一场危机,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才能化险为夷,一刻也不能再等了。

理智比情感的反应慢了半拍,当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布鲁斯的手已经被他抓在手心里了。

半扇电梯门被克拉克撞得稍微有些变形,另一半战战兢兢的缩了回去。

“差点就又被你骗了。”克拉克手上的力道松了松,“嘴上真是不饶人啊。”

没了面罩,布鲁斯慌乱的眼神无处躲藏,只能看向被撞坏的电梯门:“蝙蝠洞里没有便宜设备,交情归交情,门还是要赔的。”

“这个够不够?”他把小盒子呈给布鲁斯,“我准备了好久,本来计划的场面要比现在浪漫很多。”

“那露易丝……”

“这个点子就是她帮我想的。”克拉克不动声色的迈进了电梯,“我很开心,终于知道了你的想法,也很遗憾,仅仅因为几个误会,我们平白浪费了这么多可以在一起的时间。”

可是,越是来之不易才越值得珍惜。

就像现在握着他的手,或者现在吻着他的嘴唇。

克拉克有些羡慕布鲁斯,布鲁斯可以用全部的力气拥抱自己,而自己却不能这么干。

克拉克又往电梯里挪了挪,布鲁斯的后背几乎贴在了电梯墙上,变形的半扇电梯门一直卡在那里,另一半电梯门缓缓的探出来,艰难却又满足地和微微变形的那扇合在了一起。

世界上每时每刻都有数十亿颗心脏在跳动,而不管在世界的哪个角落,他们总能找到属于彼此的心跳声。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204)
©迪基鸟的绿鳞小pan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