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避型依恋裤

愿意去微博找我玩的ID是Anakin-Sandhater

【超蝙】一日老板,终身老板(4)

给克拉克当助手已经两个星期了,Carl有时觉得自己才是坐在椅子上的老板——

“克拉克,你应该把头版留给超人,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会这么做。”Carl一边激动的抖着手里的初稿,一边在屋子里面来回踱步。

“我只是觉得如果人们每天都能看到超人在各个报纸的头条,我们就没必要做同样的事,而且清洁能源同样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

“看这里——”Carl从自己的包里面掏出自己的剪报手册,这是他的爱好,也是他的积蓄。Carl随便打开一页,克拉克看到了超人在空中英姿飒爽的照片。

“再看这里——”Carl举起初稿报纸,硕大的灰蓝色圆柱形能源炉占据了四分之一的版面。

克拉克觉得能源炉的外观设计还是挺符合他的审美的。

“你觉得人们更希望看到哪一种?”Carl觉得自己就差把答案直接告诉克拉克了,这是一道再简单不过的选择题。

令他感到十分意外,克拉克竟然真的在犹豫——

Carl担心他会说出什么把自己肝气炸的答案,不动声色的晃了晃自己的本子——

克拉克还在纠结——

“拜托!这可是超人!超人!”Carl激动得整个人都在颤抖,“克拉克,不要因为你以前给他做过专访就觉得这没什么,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能出现在他方圆十米之内就够我们兴奋几个月!当然你可能根本不在乎,因为你既是布鲁斯韦恩的朋友,又给超人做过无数采访,你还有什么没见识过?我猜你就连蝙蝠侠的秘密身份都知道了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要考虑到读者的需求,清洁能源是很重要…………”

克拉克看着Carl手舞足蹈的发表个人看法,突然觉得自己某一部分虚荣心得到了满足——Carl对超人是这种看法吗?超人,是Carl的偶像吗?

“放松,放松,Carl,嘘——”克拉克觉得自己接下来的做法有些邪恶,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扔出鱼饵,“如果你对超人这么感兴趣,为什么不干脆自己采访他呢?”

“我看起来,”Carl皱着眉,语气中带着讽刺,“像蝙蝠侠吗?”

克拉克本来想点点头,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像,但是他摇了摇头。

“那你凭什么觉得超人会随叫随到?”

克拉克突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看来自己给他讲的过去的事,他都记得很清楚,领悟得很透彻。

“我可以联系他,我相信他会为自己有你这样的粉丝而感到荣幸。”

Carl压低声音凑近了克拉克:“如果我发现你在骗我,我就把你绑起来从窗户扔出去倒吊着直到超人发现你。”

“我保证,说到做到!”克拉克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Carl才抬起身来抄起桌子上的初稿从容的走回自己的电脑前重新改版。

迪克还是把Carl就是布鲁斯的消息告诉了克拉克,克拉克知道这种结果意味着事情会很棘手,摆在他眼前的是各种麻烦的选择,而安安稳稳扎根在他内心深处的则是隐秘的浓烈的喜悦。

他也开始试着用和布鲁斯相处的方式来和Carl相处,试图找回曾经的布鲁斯的痕迹,但是并没有什么效果。康纳因为提姆莫名其妙发脾气所以来找克拉克暂住,克拉克惊讶于提姆并没有透露给康纳,康纳对此并不知情,二人一边若有所思的沉默,各怀心事,一边不约而同的想着【韦恩家的人可真让人头疼】。

星球日报曾经属于布鲁斯,如今它属于提姆。

“肯特先生。”提姆礼貌的伸出了手,克拉克礼貌性的回握并问候,从提姆的表情看不出任何苗头,但是仍然赖在自己家里的康纳时刻提醒着自己现在的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我一直都很喜欢这里,就像我父亲一样,我父亲以前很喜欢来这里,”提姆感慨着说道,“在这里,大家就像是一家人,所以大家不用感到拘束,我只是来看看我的家人。”

也许提姆真的和生意人接触的太多了,克拉克想着。

可提姆说的确实没错,他确实是要来这里看看他的家人,克拉克有理由相信提姆对布鲁斯的关心不少于他们每一个人。

“你父亲是一个高尚的人,我们同样怀念他。”

Carl抱着一摞人事调动档案从Carl办公室用后背撞开门,“克拉克别愣着,快过来搭把手,我们付你工资不是让你整天坐在椅子上什么也不干的。”

提姆有些惊讶的看了看Carl,又看了看克拉克:“星球日报换了个新的老板?”

克拉克笑着,Carl看不见他满是温柔的双眼:“我的助手,Carl。”

克拉克接过Carl手里的一摞文件,轻松得像是抱着一块泡沫砖,Carl对克拉克说了什么,克拉克回了一句,Carl就向提姆这边看过来:“欢迎您的到来,韦恩先生。”

“你就是那个实习生?肯特先生和我说起过你。”

远处的克拉克突然怀疑自己得了失忆症,自己从来没有和提姆说过这些。

“是吗?”Carl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他说你是个很聪明的孩子,这也是为什么他会让你给他当助手,不过话说回来,我恰好也需要一个像你这样能干的人,你有兴趣过来给我帮忙吗?”

整个办公室突然变得比之前安静,虽然还能听见敲打键盘的声音,传递纸张的声音,但是似乎大家都已经把耳朵竖了起来。

Carl也愣住了,难道是自己前几天下班扶老奶奶过马路的善举有了回报?如果他没理解错,大大大老板正在给他提供一份工作。

克拉克突然慌了:“事实上,Carl他还是更想成为一名记者,他自己亲口对我说过。”

克拉克在等着Carl附和自己,但是Carl并没有。对于这份工作,Carl有自己的想法,提姆是布鲁斯的养子,从他这里或许可以知道更多信息。而克拉克对于Carl的犹豫警铃大作,又加了一句:“过两天他还有一个重要人物的专访,对不对,Carl?”

Carl想了想对超人的专访,又看了看眼前的机会。

提姆和克拉克都看到了Carl眼中的纠结。

“什么重要人物?我想也许我可以帮你安排。”

“对超人的专访,提姆。”克拉克不知道提姆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他目前要做的就是绝对不能让提姆把Carl带走。

看着克拉克坚定的眼神,提姆摇摇头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塞进了Carl的手里:“如果你改变了主意,Carl。”

周围同事的眼珠恨不得吸在那张名片上,好把提姆的电话号码背下来。

“谢谢你,韦恩先生。”

“很高兴能见到你,Carl。”提姆用力的抱了抱Carl,随便转了转就离开了星球日报。

整个星球日报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Carl从初来乍到那个笨手笨脚的实习生,一步登天成为大老板的助手,现在又被大大大老板点名提拔,Carl绝对不能被小瞧。

“康纳,你知道吗,我一直都为你感到骄傲。”克拉克一回家就对着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康纳说道,他从未感到如此无力。

他刚要接着把今天和提姆的对峙跟康纳倒倒苦水,康纳举起手机兴奋的冲他说道:“哦,谢谢你这么说克拉克,还有,感谢这几天的收留,提姆叫我回家了!我刚才订了披萨,应该一会儿就会到,真遗憾不能和你一起吃饭了,我先走了!”

康纳走了几分钟披萨就到了,克拉克根本没有心情吃东西,从回来以后他一直没有打开任何一盏灯,天色已经越来越黑了。他决定悄悄去看看Carl。

他在篮球场上找到了Carl,但并没有接近,只是远远地看着年轻的躯体在比赛中挥洒着汗水,Carl的动作与其他人相比稍显笨拙,从宽大的背心挡不住的皮肤可以看到Carl的后背一道伤疤也没有,和布鲁斯不一样。克拉克或许过于专注于Carl,却没有注意他身边的队友。

“迪克?”克拉克感到非常疑惑。

迪克正在纠正Carl的姿势,克拉克看着迪克把Carl的手胳膊抬高,自己又做了示范动作,Carl把球投进了篮筐,迪克拍了拍Carl的肩,Carl笑得像个孩子,揉了揉迪克的头发,二人勾肩搭背的走向观众椅。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克拉克决定采取行动,先把Carl的注意力集中到超人身上。

Carl终于见到了超人,他特意抽时间去剪了头发,顺从的中分变得凌乱,意识到自己走在外面可以过的不错的回头率,Carl变得自信满满。他记得第一次搬进宿舍,室友看着他把两张卷起的超人海报小心翼翼地展开,贴在墙上,带点儿难以置信的语气:“超人?你认真的?超人已经过时了。”

他揪住室友的衣领:“想像一下接下来我打算把你的满口牙都打下来,这时候你就会觉得你需要超人了。”

Carl身影并不强壮,但是身材匀称,身高优势在那儿摆着。

也是从这次事情之后,尽管Carl平日里都很温柔,但Carl的室友总是有些怕他。

Carl可以很纯良,也可以很恐怖。

“先生,超人,超人先生,”Carl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再吞下去,“您好,我是星球日报的实习编辑,您可以叫我Carl。”

超人双脚落地伸出了手,说着很高兴认识你,克拉克和我说了关于你的事。

Carl却在手被超人握住的一瞬间便再也听不到外界任何声音了。

这是超人,真的超人,活生生的超人。

如果幸福感可以具象化,整个大都会已经被一片粉色笼罩。

Carl是超人的忠实粉丝,Carl非常喜欢超人,不只是出于普通人对偶像的崇拜。

超人发现今天的Carl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他当然没有忽略Carl的新发型。

“您大概没有印象了,不过我八岁的时候我们见过。”

“八岁?那时候你只是个孩子,”超人降落在星球日报的楼顶,“能提示的更详细一点儿吗?”

“学校组织了活动到大都会博物馆参观,我作为班长带领着全班同学,刚下校车,您就从天而降,把校车砸扁了,万幸,没人受伤。”

超人被吓了一跳,仔细回想着自己什么时候做出了这种毁坏公物的事情,难道是受到了什么精神控制?

“老师吓得扑通坐在了地上,连推带桑的把我们赶进博物馆,我看您好半天没动,就跑回去爬上车顶去看了看,结果发现您身上扎着几片氪石碎片,是我用不锈钢尺帮您挖出来的。”

超人突然想起来了那次事故,那个小家伙救了自己的命。

“谢谢你Carl,你救了我的命。”一次又一次。

Carl把最重要的事情说完以后心满意足的眨了眨眼:“我当时很担心,您却叫我拿着氪石躲起来,可是您的伤口还在流血,我把您拉住,您却对我说‘放松,孩子,你知道这个标志代表什么吗?’,‘是希望’,‘现在我需要你帮我把这些烦人的小东西拿得远远的,我去收拾大坏蛋,好吗?’。”

Carl惟妙惟肖的模仿着超人的语气,超人不禁失笑,这孩子来当记者?不去当演员吗?

“那把尺和那几个氪石碎片我到现在还留着呢。”Carl回忆着,声音里满是温柔。

这就有点吓人了。

“这次采访并不是那么正式,我只是有几个问题想要求证,”Carl说着,“还有就是我本人十分希望能见到您。”

“只要对你有帮助的话。”超人看着Carl。

Carl突然觉得双手无处安放,他又从口袋拿出录音笔,两只手一起把玩着,录音笔真的太小了。

“站在我个人的立场上我觉得您对于这个世界是不可或缺的,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是最近几年有一种声音一直在说着这个世界不再需要超人了,我想知道您本人对此有什么看法。”

“如果这个世界再也不需要超人,我想我是会很高兴的,因为那意味着这个社会将再也没有犯罪,没有恐怖袭击,再也没有人会因此遭受苦难,但我们又知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也许人们不再迫切的需要超人,但是我会永远在这,希望会永远在这,这样说或许听起来有些自恋,但是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人们需要帮助,超人永远不会吝于给予。”

“您认为正义的含义是永恒不变的吗?您是否还在用十几年前的准则对现在的社会进行审判?”

“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只是相对时间的长短而已,”超人往前走了走,“今天我们奉为真理的信念,明天说不定就已经过时了,”“对于一些人们来说,”Carl边说着边模仿模特的动作扭动了几下,“上个星期的时装就变成了下个星期的复古风。”“但对于一个稳定的社会来说,对道德观念和道德行为的判断标准短期之内是不会发生变化的,而且审判这个词有些严重,毕竟我们有政府的专职人员。”

“所以您不认同您的搭档蝙蝠侠的做法了?”

“什么?”超人没想到对他的专访会突然转向对蝙蝠侠的批斗。

“蝙蝠侠,他在扮演着不属于他的角色。”Carl耐心的重复着。

“就像我说的,稳定的社会,”超人尝试着说服Carl,“虽然现在的哥谭市治安仍然比不上大都会,B听到我这样说他的挚爱会很不高兴,但这是事实,哥谭市需要蝙蝠侠,如果换成我在哥谭市,恐怕现在哥谭市已经不存在了。哥谭市能发展成现在的样子,是他用坚持不懈的战斗换来的。”

“社会总是会进步的,进步本来就是与人性背道而驰的,工业革命时期的成就永远和压迫剥削是分不开的。一座城市有多繁华,就有多丑陋。蝙蝠侠是在过度干涉,或许他只是为了满足他的某些需求或者见不得人的小癖好,就像银行抢劫犯喜欢钞票一样,蝙蝠侠喜欢半夜异装出来装神弄鬼——”

“你误解了我的意思,Carl,一直威胁着哥谭市的并不是剥削者,而是更邪恶的力量,更邪恶的人,有些罪行甚至没有出现的理由,如果非要找出理由,那么哥谭市的犯罪就是为了犯罪而犯罪。”

“比如小丑?”

“是的,小丑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所以您认为是哥谭市的罪恶,导致了蝙蝠侠的诞生?”

“他诞生于充满罪行的深巷,诞生于无尽的黑暗,诞生于苦难,Carl,但他的存在铲除了罪恶,带来了光明,他让无数人免于苦难,他不仅是黑暗骑士,Carl,他更是光明骑士。”超人的语气中带着宠溺和无奈,他在想,如果有一天Carl恢复了记忆,或者知道了真相,他会怎么看待“Carl”对“Batman”和“Bruce”的态度。

超人希望他不会分裂出三个人格,然后打的头破血流。

“您真的很喜欢蝙蝠侠。”Carl换了一只手拿录音笔,因为他的掌心已经满是汗水。

超人干脆大大方方承认了:“是的,我从来没有想要掩饰这一点。”

“那是什么原因导致你们这些年关系不再密切了呢?因为观点不同?还是因为其他人?”

因为面罩底下已经不是那个人了啊,那个人就站在自己面前一无所知,吃着以前的自己的醋。

“克拉克把你放在娱乐版了吗?”超人笑到,“我以为这是对我的专访。”

“就那样说出自己的名字,不会觉得很奇怪吗,肯特先生?”Carl咬着嘴唇,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下了很大决心才问出这句话。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
热度(67)
©回避型依恋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