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避型依恋裤

愿意去微博找我玩的ID是Anakin-Sandhater

【超蝙】一日老板,终身老板(7)完结

“阿尔弗雷德我累了,能带我去休息吗?”Carl觉得这里的气氛越来越让人不适,本能的想要逃离。

“Carl,听听他怎么说吧!”提姆出声阻止道。

“够了!”Carl突然吼道,“你们每个人都把我当成是布鲁斯韦恩!但我不是他!布鲁斯韦恩已经死了!”

Carl希望能听到一声反驳,但是没有,没有人否认这一点,他觉得他真的应该离开了。他的骄傲和自尊不允许自己甘心当别人的替代品,也不愿意像个窃贼一样偷走他们对布鲁斯的关心。

为什么偏偏发生在我身上?

出租车没办法开进宿舍区,Carl只能跑着回来,此时正浑身滴水,坐在宿舍门口,钥匙被他落在了韦恩庄园,还有他的公文包,坐在出租车上他突然想到了这一点,但他不想回去。

就不能有一次潇洒的退场吗?Carl向后无奈的仰着头,他的室友还没回来,如果十点之后再没有室友的影子,那就意味着他要在走廊里度过漫长的一夜了。

“Carl?你没带钥匙吗?”隔壁的John出来到垃圾,正好看见可怜兮兮的Carl,Carl点了点头。

“那你可以先来我们宿舍,”John走到不远处的垃圾通道丢进去一个黑色塑料袋,然后小跑着回来,“呃,你浑身都湿透了,你还是先进来吧,你的室友八成不会回来了。”

“谢谢你John,就让我在这儿吧。”Carl将头扭到一边,摘下了眼镜,闭着眼睛将头偏向了另一边。

“那可不行,你这样是会生病的。”John弯下腰使劲儿把Carl拉了起来,强行拖进了屋子,“进去洗个热水澡,衣服先穿我的,别磨蹭了,快去快去!”

Carl抬眼看了看John,但是没有眼镜他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谢谢你,John。”

“那改天请我吃顿大餐吧!”John笑着说,“只是个玩笑,你不用这么客气。我室友今天不在,所以如果你室友没有回来你就可以住在这里,现在先去洗澡。”

Carl还是病倒了,昨天的一切经历让他疲惫不堪,忽冷忽热,口干舌燥,头疼欲裂,Carl带上眼镜看了一眼桌上闪着荧光的电子时钟,凌晨三点。他慢慢的坐起来,下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声音却吵醒了John。

“Carl?”

“很抱歉吵醒了你…咳…John。”应该是喉咙发炎了。

“不用在意。”John支起了半个身子,“你没有感觉的不舒服吧,毕竟昨天淋了雨。”

“我很好,你继续睡吧。”Carl沙哑的声音出卖了他。

Carl没有躲开John伸向他额头的手掌,窗外的光让Carl得以看清John关切的表情。

乖乖的被John按回床上试了体温,吃了退烧药,早上再醒来,发现John倚着他的床头睡的正香。Carl蹑手蹑脚的尽力不吵醒John,门关上的一刹那John醒了过来,Carl已经离开了。

虽然经历了那么多不愉快,工作还是要做的,Carl是个认真负责的人。

克拉克见他进来,把钥匙和公文包轻轻的放在他的桌子上:“Carl,我很抱歉……”

“你没必要觉得抱歉,肯特先生,”Carl的语气异常平淡,“是我自己脑子不清醒,仔细想想我就像是一个第三者,横在你和韦恩先生中间。”

克拉克扶住他的肩膀。

“不是这样的Carl……”克拉克伸手想要抚摸Carl的脸颊,却被Carl扭头躲开了

“也许有一天,布鲁斯的命运会在我身上延续,或者我会找回作为布鲁斯韦恩的记忆,但那都是难以确定的以后,现在请让我安安静静的做Carl,这是我对您提出的全部请求。”Carl把自己的公文包拿了过来,钥匙则放进了口袋,“你知道吗,克拉克,你背叛了布鲁斯,也伤害了Carl。”

Carl申请不再继续做克拉克的助手,把他的东西都搬出了克拉克的办公室,重新回到他最初的起点,他多希望那之后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几天之前他还如此迫切的希望能留在星球日报,现在他却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里。

“Carl,有人找你!”

Carl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John冲他摆摆手,晃了晃手里的白色塑料袋。

“你没有带药,我担心你会发烧。”John把塑料袋里的退烧药消炎药都掏了出来。“John你今天不用去实习吗?”

“我今天晚上值夜班,现在也没事就过来看看你,正好把药给你带过来。对了,还有这个。”John干脆把塑料袋口直接扒开,里面是一份早餐快餐,但现在已经快要到中午了。

Carl又道了谢,作为朋友,John是一个非常体贴的人,但眼下的情形却让Carl觉得有点慌张,John对他似乎有点好得过头了。道谢之后,空气一片沉默。

“那我先回去了,你记得按时吃药。”

“好。”

Carl看着桌子上John带来的东西,打开一个菠萝派,咬了两口突然停住,眼眶有些发热,喉头有些发酸,把派放在一边,摘下眼镜趴在了桌子上,肩膀的抖动几不可见。

克拉克透过办公室门上的玻璃看着Carl,Carl说的没错,他背叛了布鲁斯,他也伤害了Carl,在他们所有人都理所应当的认为整个事情将有一个圆满的大结局的时候,他们忽略的这个无辜孩子的感受。尤其是他,他收下了这个孩子能给予他的一切,却辜负了他的信任。

十几年前,他和布鲁斯最后一次并肩作战,在他豁出性命打算抗下最后一击的时候,布鲁斯从旁边跳了出来为他挡住了那道不知名的光束,强光暗去之后,他甚至够没有看到他的尸体,但光束打在布鲁斯身上时他痛苦的叫声却一直纠缠着他的耳朵。

“把这当成一个恩赐吧,超人。”达克赛德是这样说的。

克拉克现在还不知道是因为其他原因布鲁斯并没有真正死去,还是当时达克赛德根本没有想要杀掉他,但多年之后他偶然得知达克赛德的打算是将他变成孩子从小带在身边,这样超人会是天启星一个非常得力的手下,所向披靡的战士,而不是他的敌人。

“堪萨斯佬!你对那个男孩儿做了什么?!”露易丝推门而入的质问和高跟鞋哒哒哒的响声让她显得更加骇人。

“布鲁斯已经死了十多年了,你该清醒一点!”她坐到克拉克平时坐的椅子上,“告诉我,克拉克,你没有伤害这个孩子。”

克拉克沉默着,露易丝瞪大了眼睛,扶着额头说了一声老天。

“他是布鲁斯,露易丝。Carl就是布鲁斯,迪克有一份DNA样本,他做了比对,Carl就是布鲁斯。当年我们所有人都以为他…”克拉克摇了摇头,“但他只是变成了一个孩子,而我们谁都没能找到他。”

“……所以,”露易丝用女人的直觉分析着当前的情况,“Carl并不想做回布鲁斯,而你则是个既劈腿又无情的渣男。”

“我刚才看到一个人过来找他。”沉默片刻之后,露易丝说道。

“我知道,是我让John帮忙照顾他的。”克拉克捂着脸长叹一声,“如果换成是我的话,他就算发烧到昏迷也不会让我靠近的。”

“你收买了他的室友?”

“不,那是火星猎人,John是他隔壁宿舍的同学,不过他们都一起去了海滨城实习,我拜托尚恩在那里照顾他。我觉得他现在一定不想看到任何与布鲁斯有关的人。”

“克拉克,如果你不知道你想要什么,这件事没有办法解决。”

“你知道我爱布鲁斯…Carl就是布鲁斯。”克拉克懊恼的说道,“和Carl在一起的时候,那种感觉与和布鲁斯在一起没有差别,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我的意思,这就像是一种灵魂上的契合,不会因为年龄的变化而变化,也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改变。”

“你们都冷静一下吧。”

接下来的几天迪克每天都会发一堆短信过来,提姆打过一两个电话他都没有接,杰森发消息过来说如果他心情不好自己可以骑摩托带他兜风。

这天Carl正躺在宿舍床上休息,他扭头看了看墙上的海报,突然坐起来,一把将墙上的超人海报扯下来团成球扔进了垃圾桶,超人皱巴巴的脸在垃圾桶里看起来格外可怜。

一阵敲门声响起,Carl说了请进,John的脸从门缝里挤进来,“你在做什么呢?”

“哦,嗨,John,没什么,只是丢一些没用的东西。”

John看了看垃圾桶,Carl正在小心翼翼的撕胶带。

“……你吃晚饭了吗?我们一起去餐厅吧!”John说道。

Carl瞥了一眼垃圾桶里的超人海报,“好啊,请再稍等我一下。”

Carl换上了隐形眼镜,拿好手机钥匙就和John一起来到了学校餐厅。

“Carl!”叫Carl的人太多,Carl并没有认为是在叫自己,直到肩膀被拍了一下。

“Carl,真巧在这里碰见你!”

“这是你朋友?”John问道。

“……是个熟人。”Carl说道,他没办法告诉John这是他的大儿子。

“你好,迪克格雷森,我是Carl的‘熟人’!”迪克阴阳怪气的模仿Carl的说法,同时在心里暗暗佩服尚恩的演技。

“你好,叫我John,我是Carl的同学。”尚恩在心里暗暗佩服迪克的胆量。

“你好John,我可以加入你们吗?”迪克笑着问道。

“我不认为……”Carl刚要出声拒绝。

“当然可以!我很高兴可以认识Carl的‘熟人’。”

迪克正捏着一只鸡腿,和John聊着一些很没营养的东西。

“我很小的时候就和Carl认识了,他一直是个非常忠实的朋友,可靠的搭档,有机会一定要跟你说说他的趣事,”Carl听着迪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一口一口吃着不沾番茄酱的薯条。

“你是一个非常健谈的人,迪克,”John喝了一口牛奶,“我和Carl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却从没听他说起过你。”

迪克悄悄瞪了John一眼,自顾自的开始自己的正事。

“我有个朋友,最近感情生活出了些问题,他来向我求助,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帮他解决,事情是这样的,他有一个青……”

“迪克,我觉得既然是你朋友的事,那就不太方便和我们谈了。”Carl说道,“毕竟这是你朋友的私事。”

“别这么敏感嘛Carl,我没有说他叫什么名字,你完全可以把这个当成一个故事来听。”

“我也想听听是怎么回事,如果可以提出有用的建议或者帮上什么忙也是一件好事。”

迪克感激地看了John一眼,继续说到,“我这个朋友有一个算是青梅竹马的恋人,他们两个的工作很特殊,危险性极高,某次工作的时候,我朋友的恋人为了救我的朋友受了很重的伤,人也不知所踪,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不在了,但是很多年之后,他却回来了,只不过因为受重伤失忆,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在那次意外之后的十多年,他又展开了一段新的生活。”

迪克看了看Carl的表情,Carl只是直直地看着面前剩的几根薯条。

“一定是天意,一定是缘份,让他们再次相遇,十多年过去了,我的那个朋友没怎么变,但是他的恋人却变了很多。”

“是啊,十多年,他又遭受了那么多,岁月催人老啊!”John感慨到,“不过好在他们终于还是在一起了,你说的情感问题是什么?是你朋友嫌弃他的恋人不再年轻了吗?”

“并没有,他们还是相爱的,可是问题就是出在这儿,我朋友的恋人已经完全接受了新的人生,对于他来说,从前的他是他自己的情敌。”

“这个问题听起来很棘手,你朋友是怎么想的呢?”

“我朋友现在很苦恼,因为对于他来说,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他的恋人都是同一个人,事实上也是如此。”

“我觉得这样对你朋友的恋人是有一些不公平的。”John双臂压在桌子上,凑近了迪克开始分析,“对于你朋友来说他们是同一个人,但是对于他自己来说,他就是一个冒牌货,替代品,你朋友可以同时爱两个人,但是不应该在占有一个人的同时对另一个人念念不忘,一段恋爱关系中,双方必须忠诚。”

“在我朋友的恋人出意外之后的十多年再也没有和其他人谈过恋爱,数年如一日地去他恋人坟前祭拜,直到他恋人回来,这难道不够忠诚吗?”

“他的忠诚是给之前那个人的。”John淡定的说。

“可事实上他们是同一个人!”迪克越说越激动,Carl注意到他的口水喷到了自己面前的薯条上。

“定义一个人的不是DNA,迪克,是他的经历,一个人的经历和他所做的决定,他的行为,他的思想,我知道你很迫切的想要帮助你的朋友,但如果他不接受从前的经历,那他就是另外一个人。”

迪克突然开始怀疑John是想把他们俩搅和散了。

“所以你们没有关注到真正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们两个现在是否相爱。对于你朋友来说,他的恋人从来没有变过,他自始至终都是爱着他的,那他的恋人呢?”

“我敢肯定他是爱我朋友的。但他是个固执的人。”

“他们有没有试着帮他恢复记忆呢?”

“他们想过这个问题,也一直在寻找办法,他有几个养子,还有一个叔叔,都是他最亲的人,他们都很尊重他的感受,没有问过他这个问题,因为……曾经的他有过一段很不好的经历,大家都很少见他真正开心,但是现在的他完全记不起来那段往事,他现在的人生很美好,前途光明,乐观开朗,大家都希望尊重他的选择,无论是恢复记忆,还是保持现状,所有人都会一如既往的爱着他。”

Carl把头低下,迪克看到他的嘴唇微微发抖。

“这可真感人,真是个温馨的大家庭!”John语气中带着羡慕,“他的叔叔年纪也不小了吧!”

“是啊,老人家走路都要拄拐杖了!”迪克长叹一口气。

“现在自己的孩子回来了,他一定很高兴。”

“是啊,我觉得他叔叔开心得连头发都变得比以前多了!”

John没忍住笑出了声,迪克也看到Carl嘴角向上翘了翘。

“这个问题其实并不像听上去那么难,迪克,”John蘸了蘸牛奶,吃完了最后一块奥利奥,“只要知道了所有人的想法,大家都坦诚一些,这根本算不得什么问题。”

“可是别人的想法很难猜的。”迪克说道。

“是的,不是所有人都会读心术的。”John喝光了杯子里面的所有牛奶,“所以该说出来的话都要说出来,否则人生会留下很多遗憾。”

“他们也没有办法,我朋友的恋人很多疑的,又比谁都聪明,脾气也不好,本来他们一家人聚齐想要开诚布公地聊聊这件事,结果还没开始他恋人发泄一顿就直接离场了,剩下一家老小面面相觑,他叔叔张罗了一桌好菜,可谁都没心情吃。其实那天的情形我朋友也和我说了,他恋人问出了一个问题,他们没有办法给出回答。而且本来他叔叔就不怎么喜欢我朋友,那天毫不留情的把我朋友赶走了,知道我朋友花粉过敏,他叔叔就在家里摆了很多花,整天坐在家里抱着以前的相册翻看,一边看一边叹气。”

“我觉得你们应该给他一些时间,毕竟这决定要由他来做。至于那个问题,我想他会明白,有些问题是不需要答案的。我还没饱呢,你们谁还要点什么吗?”

“谢了John,我已经吃不下了。”

“我再来个一鸡腿!”

John去打餐,迪克乖巧的坐着,时不时瞅一眼远方的John。

“我会回去看看阿尔弗雷德,还有杰森和提姆,但是迪克,对于克拉克,我想我还需要更多时间。”

“好,只要你愿意。”迪克尽力抑制住心里的激动,不让自己把脸笑变形。

和迪克告别之后,Carl突然一脸严肃的看向John,“你是不是和他串通好了?”

John愣了一下,“什么?”

“叫我来餐厅吃饭,碰到迪克,听他说了一堆不相干的话,好让我回心转意?”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Carl,”John心虚地笑着,“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吃个饭。”

John不得不用上自己的读心术来对付Carl,Carl只是怀疑,自己一定不能承认。

“Carl,”John像是下了很大决心,闭了闭眼,“我只是想和你多待一会儿。”

尚恩在心里念叨着:超人,我这是迫不得已的。

他要做点儿事情让Carl不再怀疑自己是个内奸。

“Carl……其实……我喜欢你……”John结结巴巴的说道,“那天看你坐在门口浑身湿透……我想你可能是失恋了,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一定要陪着你,至于迪克,他是你的朋友,一开始你一脸不情愿的说他是个熟人,我还以为他是你……我就想见识一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Carl更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他仔细地回想了一下自己的大学生活,他和John还有另外几个同学确实关系不错,但是他从未对John有过友谊之外的感情,他也从没想过John对他有这种感情。

“John…你是个很好的朋友…”Carl尝试着委婉拒绝,“但是我只把你当成朋友。”

John强颜欢笑着说:“没…没关系,朋友很好,朋友是个很酷的词,是的,我不想让你为难,Carl,我只希望你能开心。”

Carl给了John一个拥抱,在John脸颊轻吻了一下,然后自己回了宿舍。

尚恩站在原地惊魂甫定——绝对不能让超人知道这件事,我这是在帮他,对,没错。

阿尔弗雷德准备了很丰盛的一桌菜,迪克和杰森都早早来了,Carl还惦记着杰森肩上的伤,杰森刚要开玩笑就被迪克拍了头。提姆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说让他们先吃。

这样其乐融融的环境让carl觉得很安心,他主动请求阿尔弗雷德多说一些和布鲁斯有关的事情,老管家拿出了自己珍藏的几本相册,从她父母刚刚结婚,到布鲁斯消失不见,Carl从老管家的相簿里看到了布鲁斯的一生。

提姆姗姗来迟,轻车熟路的到厨房翻出了阿尔弗雷德准备的饭后甜点。Carl觉得很幸福,莫名觉得有些慌张。这幸福感来的太不真实。

“说真的,你现在的样子比老头子以前顺眼多了,干脆这样吧,你做我的罗宾,我来训练你。”

“大红!”提姆小心翼翼地看了看Carl。

“没关系,我想这是个不错的提议,但是我想如果非要被训练的话,那我一定要选一个最厉害的老师啊!”

“天啊,那Carl,让我来训练你吧,毕竟现任蝙蝠侠是我,这是有一定原因的。”迪克骄傲的说道。

“很好,你们两个尽管做自己喜欢的事,公司里的所有烂摊子都交给我就可以了,嗯?让我想想谁是最像蝙蝠侠的罗宾呢?等等,我想起来了!是我啊!”

“当然,如果我们找到了小号的蝙蝠装我们会通知你的。”杰森说道。

门外突然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迪克跑过去开了门,门外趴着一个超人。

阿尔弗雷德头一扭走进了厨房,提姆想了想走到门口,把古董花瓶里面的几块氪石倒了出来,超人脸色这才缓和一点,但他不敢进屋,天知道老管家在屋子里放了多少氪石。

“Carl……嗨……”

“别叫我Carl了,叫我布鲁斯吧。”Carl说道,“把我捡回孤儿院的人说那个男人一直在叫着卡尔卡尔,所以才给我起名叫Carl,我猜他…我那时应该是在说Kal。卡尔是你的名字,不是我的。”

杰森和迪克还想继续看热闹,但是却被提姆拉进了厨房。

“你的病好了吗?”

“只是着了凉,现在好了。”

“哦,那就好……”

“我想邀请你进来,但是你也知道,阿尔弗雷德还在生你的气。”

“那你呢?你还生我的气吗?”

“见好就收吧肯特先生,一时半会儿我是不会原谅你的,你可以回去了,现在是家庭时间,再见。”

Carl,或者说是布鲁斯,关上了门。

克拉克回到家,发现灯开着,康纳一边看电视一边吃着披萨,“我看你冰箱里没有吃的了,刚刚送到,一起?”

“又被提姆赶出来了?”

“我说今天晚上一起出去吃烛光晚餐,他说他要享受家庭时光,我说那好我们就在家里吃,结果他说你自己吃吧我要回韦恩庄园,我让他带着我他也不带,可能我态度不太好,他就把我轰出来了,他说回到家之后不想看到我。”

克拉克忧愁地看着康纳,感慨着艾尔家族子孙后代的情路坎坷,换鞋洗手挨着康纳坐下,拿起了一块披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70)
©回避型依恋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