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基鸟的绿鳞小pants

愿意去微博找我玩的ID是Anakin-Sandhater

【Obikin】别和陌生鬼说话

【原力瞎jb乱用,私设一堆系列】

“你确定不需要我帮你吗?不费吹灰之力,真的。”安纳金手肘支撑着身体,侧躺在湖边看着欧比旺,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他动了动手指,湖面上荡起了一圈一圈小小的涟漪,仔细看,涟漪拼成了Obi-Wan Kenobi几个字。

“不用你管,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欧比旺因为和布鲁克起了争执,从早上一直气到中午,“你能不能离我远点儿?”

安纳金回归原力之后曾经成功和欧比旺,尤达等一众英灵汇合,但大概是因为他天生就体质特殊,一觉醒来他看到了自己不曾看到过的祥和景象。

圣殿还是那个圣殿,但熟悉的人并没有几个,除了那几个“老”面孔。经过一番实地考察他确信,自己来到了很久很久以前。他最先看到的是梅斯•温杜,从小时候第一眼见到他,安纳金就不怎么喜欢他,他觉得温杜对他有偏见,总是黑着一张脸。他曾经想像温杜以前有着非常丰富的人生经历,经历过常人难以想象的生离死别之痛,所以才会如此视情感如无物,他冷漠的外表下其实隐藏了一个非常纤弱的内心——然而并没有。温杜不是只对他一个人板着一张脸,他对所有人都一样,也没有什么悲惨遭遇,他一直都不苟言笑,铁面无私。真是个天生的绝地,原力之子的身份应该让给他,安纳金这样想。

这里的绝地看不到他,也摸不到他,安纳金大大方方的站在一旁,看着温杜从他身边经过,光滑的后脑勺微微反光,安纳金咧着嘴角没心没肺的笑着。温杜突然停了停脚步,向他这个方向看过来,安纳金心里一惊,但温杜什么也没看见。

他看不见我,安纳金安慰着自己。

他来到幼徒们的训练室,他曾经也在这里接受过一段时间的基础训练,轻轻挥手,安纳金降下了遮光帘,又将它升起,他调整了自己的形态,让自己可以触碰到周围的事物但不被别人看到,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太简单了。

他转身看了看圆形的场地,在这里,达斯维达残忍的杀死了所有幼徒。

强烈的愧疚和痛苦从他心中涌起,尽管他已经没有了实体,但还是觉得那种感觉要将他从内部撕裂。

大概是安纳金摆弄遮光帘的举动引起了注意,一个学徒走进来进行了检查,突然那个学徒看向他这个方向,目光不再移开:“你是谁?你为什么哭了?”

安纳金很意外,没人能看得到他,他向左边挪了几步,那学徒的目光也随着他移动:“我在问你问题,我从来没在圣殿见过你。”那个学徒悄悄移向警报器。

“等等,你能看的见我?”安纳金指了指自己。

“当然。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先别动,我不是坏人。”至少现在不是了。

“你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鬼鬼祟祟?不,你误会我了,我是光明正大走进来的,其他人都看不见我。事实上我已经没有实体了,我已经回归了原力。”

“你在胡说些什么?”

安纳金看着眼前这个小孩儿,觉得和他解释简直是白费力气。

“你以后会知道的,如果你运气够好可以活那么久。”

“我不相信运气这一说。”

安纳金翻了个白眼。

“听着,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能看到我,我只是想安安静静的,再看看这个地方,我曾经在这里度过了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

“你是个绝地?”

“当然,你看我的打扮。”安纳金摊了摊手,他一直让自己维持着年轻时候的样子。

“表象不能说明什么。”

“我发誓我不会做任何坏事,我只是想到处看看,”对于没人能看见他这件事,安纳金觉得格外欣喜,但欣喜中多少掺着一些寂寞,而现在他却希望能安安静静的享受自己的寂寞,“这样吧,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可以帮你预测你的未来,作为交换,你不要继续烦我了,可以吗?”

“未来是不确定的,我们只需要听从原力的指引,如果对自己的人生一清二楚,那乐趣何在?”学徒说道,“你还是赶紧离开吧,如果被温杜大师发现了,你的下场会很惨。”

孩子的善良啊。

学徒转身离开,走到门口,一个小女孩叫住他:“欧比旺!有什么异常吗?”

“没,可能是某些幼徒调皮吧……”

他们的声音渐行渐远,安纳金却呆在原地内心激动不已——刚才那个小孩儿,是欧比旺•肯诺比?

他静静的跟在欧比旺和那个被叫做班特的女学徒身后,欧比旺像是听见了脚步声,回头冲他吼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班特回头看看,什么也没发现,她担心的看着欧比旺:“你怎么了?你在和谁说话?”她以为欧比旺是在冲她发脾气,但欧比旺并没有在看着她。

“没事,班特,我可能最近压力太大了。”

“你最好不要大吼大叫的,否则他们会认为你精神出了问题。”安纳金一边走过来一边说到,“像其他人一样,假装看不见我。”

欧比旺努力想甩掉安纳金放在他肩膀上的手,他的动作让班特更加担心了,班特握住欧比旺的手,轻轻的捏了捏,以示安慰,“你要耐心,欧比旺,我相信一定会有绝地武士收你为徒的。”

欧比旺沮丧的放弃了挣扎,“我真的很讨厌布鲁克那小子!”

“不要让愤怒支配了你,愤怒只会伤害你自己的身体。”班特说道。

“啊,原来你在担心没有人收你为徒啊?”安纳金一脸原来如此的样子,欧比旺瞪了他一眼。

“你放心,如果没人收你为徒,我可以训练你。”

“你算什么!”欧比旺没忍住又冲他吼了一句。

班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不,班特,我不是在说你,我,对不起,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欧比旺跑开了,留下班特不知所措的怔住,安纳金看了看这个可怜的小姑娘,他知道她最后的下场,叹了口气,轻易追上了欧比旺,欧比旺虽然壮实但是身高腿长都不太占优势,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了湖边,坐了下来。

接下来几天安纳金一直形影不离地跟着欧比旺——

吃饭时坐在他旁边,看着他狼吞虎咽:“从没见过你吃饭时这副德行。”“也许作为一个幽灵,尝不到美味对你来说是有些遗憾。”

睡觉的时候坐在他床边:“睡不着我可以给你讲故事,我知道银河里面很多最精彩的故事。”“如果你可以闭嘴的话我能在五分钟之内睡着。”

训练的时候站在他的身边:“不行,反应太慢,我刚才替你挡掉了好几发攻击。”“能否麻烦你不要在这里分散我的注意力?”

洗澡的时候守在门外面:“你知道我可以听到你一边洗澡一边撒尿吧!”水声突然停下来,欧比旺大声吼道:“你给我滚出去!”

时不时,安纳金也会给出欧比旺很多建议,比如他的动作哪里容易出现破绽,比如他应该怎样更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欧比旺渐渐的适应了这个不速之客的存在。

欧比旺再一次和布鲁克对峙,安纳金在一旁一边看热闹一边煽风点火。欧比旺不知是因布鲁克挑衅,还是因安纳金骚扰,终于失去了耐心,和布鲁克扭打起来,内心充满愤怒的他并没有占上风,安纳金在旁边助了他一臂之力。欧比旺龇牙咧嘴的走回自己的房间,安纳金看着布鲁克正在准备用阴谋陷害欧比旺,他打算打伤自己然后嫁祸给欧比旺。

安纳金摇了摇头,动了动手指布鲁克就飞出去几米远,满面惊恐地爬起来奔向医疗室。

“疼吗?”安纳金穿门而入,看着欧比旺正在小心翼翼地脱掉上衣,准备给自己上药。

“让我来吧。”欧比旺起先不肯松手,但安纳金力气比较大。

“你不应该这么冲动。”

欧比旺终于开口了:“你也看到他有多过分了!”

“可你这样就是直接走进了他的圈套。”

欧比旺再次陷入了沉默。

“我会被惩罚吗?”

安纳金停了停:“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附。”

那就是会被惩罚了。

“谢谢你这些天的陪伴,你还没告诉我怎么称呼你。”欧比旺说道。

“安尼,叫我安尼就好。”

“明天会有一位绝地武士来挑选弟子,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可以被选中的话,我会想念你的。”

安纳金不忍心打破他的美梦,只轻轻的嗯了一声。

“你好好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养好精神。”安纳金把药瓶收好,出了房间,找到了尤达大师。

尤达大师脸色很不好看,他正在想,要怎么处理欧比旺这关键时刻掉链子的事情。

安纳金在尤达耳边轻轻的说道:班多米尔。

“我不敢相信,我就要去班多米尔做农民了。”欧比旺双目无神的蜷在床上,安纳金装模作样的过来安慰他:“原力自有安排,你不用怕,欧比旺,我会陪着你。”

欧比旺只是不敢相信,多年的愿望一下子破灭了,他仿佛可以看到自己面朝黄土背朝天,坐在田间一边休息一边查看庄稼的长势,难道这就是他以后的命运了吗?

“别担心,欧比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安纳金轻轻的把欧比旺揽在自己怀里,“我不会骗你的。”

安纳金真的没有骗他,在去班多米尔的途中看到了梦寐以求的机会——称为奎刚徒弟的机会。

安纳金目睹着欧比旺和奎刚共同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冒险,在梅利达/达恩的决裂,重聚,一次次化险为夷,直到塔尔的逝去。

欧比旺在门外焦急的等待着消息,安纳金看着奎刚和塔尔做最后的告别。

他从心底敬重奎刚,此时看到奎刚心碎痛苦的样子也十分不忍。

塔尔终究撒手人寰,安纳金在那一瞬间用原力将塔尔即将消散的灵魂凝聚起来,可她的灵魂太虚弱,安纳金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把她修补好。然而对于奎刚来说,塔尔已经不在了。

安纳金出现在欧比旺面前,正式进行最后的告别:“欧比旺,总有一天我们会再次相遇,但现在我要离开你了。”

欧比旺瞪大了眼睛,他不敢相信短短的时间将有两个最亲密的人离他而去:“你……非走不可吗?”

安纳金把塔尔虚弱的灵魂展示给欧比旺:“这是塔尔的灵魂,我可能要用一段时间才能让她像我一样,再次活过来。”

所有人都因奎刚的哭喊声进了房间,在塔尔的遗体前默哀。

欧比旺抱住了安纳金:“我会等你回来!”

“其实,是我等到你也说不定。”安纳金把下巴搁在欧比旺头顶,“这件事,所有的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永远也不要,不要告诉奎刚有关塔尔的事,我的事,知道吗?否则可能会危及未来。”

欧比旺点了点头,怀中一空。

在奎刚即将杀死巴罗格时,欧比旺曾有一瞬间被熟悉的原力包围着,他看到奎刚回头看了看他,眼神茫然,但他并未顾及,他知道那一瞬间的感觉,是安尼回来了,他四处张望,却并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安慰师父的日子很难熬,但欧比旺知道,漫长岁月,这里不是终点,虽然他还不知道那里是漫天黄沙的塔图因,不知道那之后自己会失去自己的师父,但有一个小小年纪就可以做出机器人帮妈妈分担工作,敲敲打打便化腐朽为神奇的天行者,正每天黄昏守着双子日落,在未来等着他。

欧比旺一直守着他的诺言,等啊等,等啊等,终于等到了奎刚带回来的一个小娃娃——

"Anakin Skywalker,

meet Obi-Wan Kenobi."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66)
©迪基鸟的绿鳞小pan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