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避型依恋裤

愿意去微博找我玩的ID是Anakin-Sandhater

【超蝙】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儿子

无脑傻白甜ooc


克拉克四岁生日时,我给他买了一个玩偶,没什么特别的黑色毛绒玩具,像是个黑猫或者是什么别的动物,我没有什么选择的空间,送货回来的时候车子抛锚了,等到修好已是傍晚,我看着商店老板把门上的挂牌翻成打烊,只能央求着老板延长五分钟营业时间。

“妈,这只猫没有尾巴。”克拉克翻来覆去的看着这个几乎和他一样大的毛绒玩具,“为什么猫要披着床单?”

“我猜那应该是他的披风,克拉克,等等,你的睡衣上蹭了什么?”

“呃……应该是果酱,妈,我偷吃了罐子里的草莓酱……”克拉克声音越来越小,“对不起……”

“你知道的克拉克,我不让你吃太多甜食的主要原因是它会让你长蛀牙!”

“我会去刷牙的,我保证!”

“你最好这样。”

克拉克吃力的抱起毛绒玩具,一步一步地迈上楼梯,那个毛绒玩具的头完全挡住了他的视线,“小心点儿克拉克。”

“没问题的,妈,我能行!”

五岁生日,乔纳森从卡车后面拿出一辆脚踏车,克拉克骑了两天放在了一边。

六岁生日,乔纳森在他床头放了一架摇控直升机玩具,克拉克只是拆开包装,小心翼翼的放到架子上,甚至都没有拿到外面去玩一玩。

七岁生日,克拉克的好朋友拉娜来给他送生日礼物,他看起来非常高兴,拉娜送给他一条项链,一条和她自己的一模一样的项链,克拉克一直把它放在小铅盒里,从来没有戴过。

就连小女孩也不会对一个毛绒玩具如此爱不释手啊!

“干脆就当成女孩儿养吧。”乔纳森对我这样说,他怎么可以这样说呢?可是我看着克拉克抱着那个巨大的毛绒玩具欢天喜地的样子,我真的担心这一点,难道克拉克来的那个地方,人们都是这样的吗?

八岁生日,我送给他一条红色的女式披肩。

谢天谢地!克拉克把他当成围巾围在脖子上,而不是像个贵妇一样把他当成披肩。

可是马上他就把围巾接下来,竖着,披在身后,红色长方形披肩此时成了披风,克拉克高兴地跑出去撒欢了。

晚上我去看他有没有记得关窗,在门外听到他小声的说:“等我长大,我要和你结婚。”

我赶紧捂住了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我把门轻轻开了一条缝,看到克拉克和那个毛绒玩具面对面坐着,我发誓我清清楚楚地看到毛绒玩具在克拉克没有碰的情况下朝我这边看过来!

上帝啊!

我立刻推开了门。

“妈,怎么了?”

“克拉克,我们把你的玩具先放到地下室好吗?”

“我的房间放的开啊。”

“那我可以把……这个娃娃拿走吗?”这是个邪恶的娃娃,是个被诅咒的娃娃,是个被恶灵控制了的娃娃。

“不行,唯独这个不行,妈,我答应了小蝙蝠我不会让他自己一个人的。”

蝙蝠?是了,这不是什么没有尾巴的猫,这是一只蝙蝠,邪恶的蝙蝠,和吸血鬼什么的是一伙的。

“克拉克,这只是个毛绒玩具。”

“不,他是我的朋友,而且等我长大,我还要和他结婚。”

要么就是我的儿子孤独了太久,要么就是这个娃娃蛊惑了他。

克拉克不肯妥协,我只能在这里守着他睡,我担心这个玩具会对他做什么。

第二天,克拉克一脸不高兴的去上学了,我知道我再三保证不会对他的毛绒玩具做什么,但是我食言了,我把它拿到了神父那里,希望他能把这个毛绒玩具净化。

我从来没见过这个神父,还没走近他我就差点被一股烟味呛了回来。

“让我看看,就是它了!终于让我找到了!”这个操着一口英腔的金发神父一眼就注意到了这个毛绒玩具,我就知道它果然有问题。

“十分钟,女士。”

他把玩具拿走了,不到十分钟就回来了,对我说了一句搞定了,就让我离开了。

下午克拉克放学,我把毛绒玩具谨慎的摆回原处,摆成他原本的姿势。

克拉克兴冲冲的跑上楼,过了一会儿却哭着走了下来。

“妈,他走了。”

我只能假装不知道,我在想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但是为了克拉克,我觉得我不得不这样做啊。

我没有告诉克拉克我对他的毛绒玩具做了什么。

晚上乔纳森看着新闻在沙发上睡着了,信号接受有些不稳定,总有雪花滋滋啦啦的冒出来,我拍了拍电视,一边洗碗一边听着新闻,莱克斯家又开了新工厂来破坏环境,总统出国访问遇到恐怖袭击,韦恩家傻了几年的儿子突然变聪明了,没有什么新闻提到了这偏远的堪萨斯。

克拉克却站在电视前停住了脚步,“他说的是真的!他回去了!”我听出他声音里的喜悦,但我并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那个恶灵又回到了毛绒玩具身上?

我悄悄的把克拉克的门打开一点缝,

“……虽然你已经不在这里了,也听不到我说的话了,但是我会找到你的,我发誓!”

克拉克郑重其事地在毛绒玩具脸上亲了一口,躺倒睡觉了。

但愿以后克拉克交了新朋友,这个“旧朋友”就不会继续在我家装神弄鬼了。

第二天,克拉克愉快的告诉我,他打球的时候交到了新朋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225)
  1. 布魯斯韋恩的眉毛回避型依恋裤 转载了此文字
©回避型依恋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