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避型依恋裤

愿意去微博找我玩的ID是Anakin-Sandhater

【Obikin】别带陌生鬼回家

是AO啊……担心会有小伙伴不吃逆……所以说明一下……算是之前的那个的番外吧(有一丢丢肉渣……我尽力了(x_x;))(还有还有,不细思,这是一篇甜文)

“所以从那个时候你就已经回来了?”欧比旺的房间门紧紧关着,他坐在沙发上,看上去像是在自言自语。

安纳金则枕在他的腿上,伸手摸了摸欧比旺刚刚长出的胡茬。

“我不能对你的生活进行太多干涉,没人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

欧比旺笑了笑,“没什么好怕的,安纳金,就算是让我死在你的手里我也心甘情愿。”

安纳金不自然的笑了笑,“塔尔和奎刚和在一起了,你不必太难过,我特意回来告诉你这个消息。”

“你是说师父也能像你这样吗?”欧比旺有点儿惊喜,安纳金点了点头,欧比旺转而说道,“那……你还要离开吗?”

“你还是没有明白,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只是不能让你知道我在。”安纳金翻了个身把脸在欧比旺肚子上蹭了蹭,“奎刚让我向你问好,他说你让他感到骄傲,但现在你们不能见面,因为……某些原因。”

“什么原因?”

“现在的他还不能变得像我一样,所以不行。不能和你说太多……”

“无所谓,你在就好了。”欧比旺低头轻轻吻了吻安纳金,他个子长高了,学徒辫剪掉了,为了看起来更成熟一点,他还蓄起了胡子,“这可不怎么公平,我一天一天在变老,你看起来却还像以前一样。”

“这是你最喜欢的样子,不是吗?”安纳金的目光越来越深邃,也越来越热切,像是穆斯塔法的熔岩,带着毁天灭地的温度,欧比旺突然觉得有些局促。

下一秒他已经被翻身而起的安纳金压在了身下。欧比旺只觉得周围温度越来越高,不用照镜子也可以知道自己的脸现在已经红透了。

“我知道你一直在想我,”安纳金轻轻吻了吻欧比旺发烫的脸颊,“我知道在你的梦里有我,”吻一直向下,欧比旺仰起了头,安纳金轻轻咬上了他的脖颈,欧比旺下巴处的胡茬有点扎脸,“我知道你拒绝了其他人的示好,”安纳金轻轻咬了咬身下人的耳垂,在他耳边说道,“因为你在等我。”

欧比旺忍不住轻轻颤抖,早就被他扔在了脑后的绝地信条突然冒了出来,他尝试着推开安纳金,却被钳住了双手,“我也知道你在想什么,绝地信条?”安纳金轻轻笑了笑,“身为绝地不能有儿女私情的,可你早就违背了这个。”

被他说中了。

欧比旺的眼神带着一点怒气,但安纳金说的一点也没错。

“那你呢?你是专门来引诱我到原力的黑暗面的吗?”欧比旺说道。

“我们是被鼓励去爱的,Master.”安纳金动了动手指,欧比旺的腰带哗啦一声掉在了地上。

“我有预感,早晚有一天我会因你而毁灭。”欧比旺认命的闭上了眼,开玩笑似的说着,任凭安纳金为所欲为。

“Don't say that, Master.”安纳金的动作停了下来,似乎是打算半途而废,欧比旺的上衣被脱了一半,又被安纳金合起,安纳金泄气似的趴在欧比旺身上,把脸埋在他胸口,搂着欧比旺的手紧了紧。

欧比旺不知道自己怎么刺激到了他,有点紧张,拍了拍安纳金的后背,“我只是在开玩笑……”

安纳金的手又紧了紧,欧比旺叹了口气。

“你不会是想现在停下吧?”他说,“机不可失。”

“你是说你愿意?”安纳金抬起头,眼睛亮了亮。

“你会征求我的同意吗?好吧那我还是不……”

“不行,我就当你愿意了!”

当安纳金埋在欧比旺身体里疼得他面部表情接近扭曲时,欧比旺后悔了。

“安纳金……你……别动……”

安纳金听话的停下了动作,“待会儿你会求着我动一动的。”他笑着说。

“……”

……

“再快点儿……”

“Master...”

安纳金终于找对了那一点,欧比旺一个激灵,发出的呻吟都变了调——

“不行……别……”

安纳金仍旧不停的向那一点进攻,“啊……我真讨厌……你这样……”

攀上顶峰的一瞬间,欧比旺的脑海中像是炸开了一朵炫目的烟花,触电般的感觉流过了四肢,他咬住了安纳金的肩膀,安纳金仍旧不停的动作着。

被吃干抹净的欧比旺看了看沙发上的痕迹,想着要不要起来趁小安纳金还没回来,把沙发罩换掉。可是身上的大安纳金睡得正香,他不忍心把他吵醒。

欧比旺用手指描摹着安纳金的轮廓,偷偷的亲了一下他的额头。

敲门声突然响起来,伴着稚嫩的童声,“Master! 该吃晚饭了!我好饿啊!”

欧比旺的温柔一下子被敲散了,他粗暴的把安纳金推到一边,小声的说,“快醒醒!起来了,安纳金回来了!你把这里清理了!我要带他去吃饭了!”

后面的疼痛感让欧比旺走路的姿势有些滑稽,安纳金眨了眨朦胧的睡眼,流里流气的吹了个口哨,“Master,你身材真好。”

欧比旺回头瞥了他一眼。

“Master!您睡着了吗?Master!该吃晚饭了!”小安纳金仍在门外锲而不舍的敲着门。

“稍等我一下安纳金!”欧比旺急忙把衣服穿上,“我马上就好!”

“Master您还没有吃饱吗?”

安纳金坏笑着,欧比旺扔下一句“把这里收拾一下”就出去了,门关上之前他看见小安纳金抓着欧比旺的手,朝屋子里面看了一眼。

欧比旺尽力尝试着让自己走路的姿态变得正常,小安纳金注意到自己师父的异常,贴心的问道:“Master, 您不舒服吗?您刚才是在睡觉吗?”

“啊,对,我有点累。”欧比旺揉了揉额头。

“他们都说奎刚师父变成了原力的一部分,您不要太伤心了,这不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欧比旺感到一股暖流从心底流过,他低头冲小安纳金笑了笑。

“Master,您可以蹲下来吗?”

欧比旺不知道小安纳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当然可以了,怎么了?”

小安纳金抱住欧比旺的脖子蹭了蹭他的脸,“我不会离开您的。”

“我知道,安纳金,我知道。”

欧比旺希望时间停在这一刻,因为在这一刻,他觉得他拥有了一切。

“咳咳。”

欧比旺抬眼看了看站在面前的安纳金。

“我吃我自己的醋了,Master.”

欧比旺叹了口气——或许拥有的太多了点儿。

吃过晚饭,欧比旺哄着小安纳金睡着了,轻手轻脚回到自己的房间,陷入床里,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再来一轮?”侧躺在他旁边的安纳金让人无法忽视。

“等等安纳金,你会一直在,直到小安纳金长大吗?”

“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我会陪着你直到银河的末日。”

“你没有注意到这里面的问题吗?”

“什么问题?”

“呃...像是等小安尼长大之后,你仍然在这里,可是我只有一个这种问题?”

安纳金笑得露出了满口的牙:“Master您不用担心,他打不过我的!”

“我不是在说这个!”

“好了好了,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不用担心这个。”

但愿不会吧。

安纳金回想着过去,或者从另一个角度看,也可以被叫做未来,和帕德梅在一起,误解欧比旺背叛自己,无视欧比旺对自己的爱意……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

“只要你别太诱人,让另一个我爱你爱到无法自拔就好了。”安纳金像是在开玩笑,但语气认真。

欧比旺看着他,点了点头,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怯怯的“Master……”

小安纳金抱着自己的枕头看着欧比旺:“Master...我能和您一起睡吗……”

安纳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第二轮”被自己搅黄,焦急的对欧比旺说:“告诉他让他自己去睡!”

“当然可以。”

“Yippee!”

欧比旺实在不忍心,冲安纳金摇了摇头,掀开自己被子一角,正要向里挪挪。

“Master您不用动,我躺到那一边就好了。”

小安纳金手脚并用的爬上了床,掀开欧比旺的被子,躺在了安纳金和欧比旺中间。

“Good night, Master.”

“Good night, Anakins.”小安纳金并没有注意到师父的s,但师父表示,皮这一下很开心。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43)
©回避型依恋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