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基鸟的绿鳞小pants

考试考到要出坑???

【Obikin】别看陌生人跳舞(2)

“欧比旺……”此刻,奎刚内心被痛苦充斥着,他呼吸困难,甚至无法思考。

“进来坐吧。”欧比旺笑着把奎刚让进了屋子,奎刚只扫了一眼这房间,一个沙发椅,一张小餐桌,一个小冰箱,一个洗碗池,里边还有一扇门,应该是卫生间,墙角一张单人床,被子掀开一角,枕边放着自己给他的小石头。

“那我猜安纳金还是去问你了,”欧比旺给奎刚倒了一杯水,放在了小餐桌上,“我以为你不喜欢冲动的徒弟。”

“他有他的使命,这个我们可以以后再说。”

“所以他都告诉你了?”

“是的……”奎刚觉得喉咙有些发紧,“告诉我,这几年都发生了什么?”

“都已经是过去了,就让我们忘了吧。”欧比旺假装整理被子,不动声色的把小石头收进了睡衣口袋。

“我曾经回去找过你,在远处看着你,你看起来那样开心,自由,不拘束,我以为一切都很好……”

“你离开不久,塞拉西去世了,少年派内部起了矛盾,老年派趁虚而入,那是一场混战,没有人赢得战争,后来又发生一些事,然后我被一个叫金娜的科学家用来做实验,最终我逃了出来,皆大欢喜。”

“这都是我的错……”奎刚喃喃道。

“离开绝地是我自己的决定,我背叛了您,让您失望,之后的后果也是我应该承受的。”欧比旺平静的说着。

“我应该多关心你的行踪,而不是真的随你自己去。”奎刚说着,欧比旺看到他痛苦的表情,似乎可以感受到他的内疚。

所以奎刚并没有真的弃自己于不顾,而是出于对自己感受的考虑?所以这一切都是误会了?

可是就像他说的,就算不再是师徒,那为什么不能就像个老朋友一样,时不时关心一下自己的近况呢?为什么这么多年对自己不闻不问?

说到底还是师父根本不那么在乎这个徒弟吧……学徒每年都这么多,任凭师父挑选,没了一个不听话的欧比旺,还有无数个懂事听话的其他人。

“我已经不是你的徒弟了,你没有这个责任。”欧比旺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敲着桌面,“管好你现在的徒弟吧,歌舞厅可不是绝地该出没的地方。如果你不介意,我想休息了。”

奎刚被赶了出来。

安纳金第二天一大早出现在欧比旺门前。

“睡衣不错。”欧比旺在想自己是不是用了错误的开门方式,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棕色格子睡衣。

“你来干什么?”

“昨天把你老板的手砍下来了,担心你被报复,我觉得我应该保护你。”安纳金倚着欧比旺的门框,蹭了一身灰,他尴尬的拍了拍,“这是我的责任。”

“……吃过饭了吗?”欧比旺说道。

安纳金翘着腿坐在了欧比旺唯一的小沙发椅上,“没,一早就过来了,不放心你一个人待着。”

“我还是能保护我自己的。毕竟自己过了这么多年还活的好好的。”欧比旺从小冰箱里又拿出一块面包,用小盘子装着退到了安纳金面前,“你等等,我再给你做个煎蛋。”

“你就吃这些?能吃饱吗?”

“总得保持好身材。”

安纳金咬了一口煎蛋,嫌弃的吐掉了,“太难吃,我不吃,你自己吃吧。”

“……还可以吧……你不喜欢吃加盐的?”欧比旺戳过来尝了尝。

“我不喜欢吃煎蛋。”

“那你不早说!”

“我想看你系围裙做菜招待客人的样子。”安纳金掰了一小块面包,“你的面包也不怎么好吃。”

“你知道客随主便吗?”欧比旺抬头白了他一眼。

“别吃了,我带你出去吃。”安纳金趴在桌子上看着他,“有家新开的烤肉店。”

“你想做什么?”注意到谈话的走向有点不对,欧比旺把叉子放在了盘子里,“安纳金,我真的不想再和你们绝地有什么牵扯了。”

“朋友请朋友吃顿饭有什么不可以吗?”安纳金仍旧趴在桌子上,“朋友,你昨天说的。”

“你自己的想法你自己最清楚。”欧比旺说道。

“当然,我只是很想和你交朋友,在你身边待着我很开心,”安纳金把欧比旺的盘子拉到一边,“别吃了,我们走吧!”

“你说你的工作丢了,是真的吗?”安纳金把欧比旺拉到自己的右手坐着。

“你砍掉了一个鼓手的双手,你觉得我还能回去工作吗?”欧比旺把手伸向第三块肉排,“我会找个新工作,虽然这份做了这么久,有点舍不得。”

“你有没有想过……提前声明我只是提议,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建议——”

“我不会回去的,他们也不会接受我,”欧比旺甚至都没看安纳金就知道他要说什么,“我十三岁的时候不会,现在更不会,没有一个师父会接受我这样的一个徒弟。我没和你说吗?我背叛了自己的师父,他给过我选择,而我选择了背叛他。”

“你我都清楚事情不像你说的那么简单。”

“简单复杂又有什么关系呢?背叛了就是背叛了,错了就要受到惩罚。”欧比旺的眼神越来越空洞,重复着机械的咀嚼动作,却无法下咽。

“我来训练你。”安纳金把欧比旺手里的肉排拿下来放进了盘子里,“这几天我会有个任务,等我回来,我会向长老会提出申请。”

“别再给自己找麻烦了,安纳金。”欧比旺擦着手,“这就是我们两个的关系,‘朋友’,到此为止吧。”

“那让我帮你找个工作总可以吧。”

安纳金陪着欧比旺逛了一上午,试着找一份工作,最终在德克斯餐厅给欧比旺找到了一份工作。

“早知道你这里需要人手我就不带着他跑这么一大圈了。”安纳金一边喝着饮料一边说着。

“明天培训,后天正式工作,可以吗?”德克斯很礼貌地问道。

“现在开始培训吧,我学的很快。”欧比旺也很礼貌地回答道。

安纳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看着欧比旺进进出出,就这么看了一下午。

“德克斯,他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务必保证他的安全,”安纳金小声对餐厅老板说道,“如果看到什么断手的人来寻仇,记得帮我保护好他。”

“绝地朋友要欠我一个大人情了!”

安纳金和欧比旺在德克斯的餐厅解决掉了晚餐问题,又走着送欧比旺回家,欧比旺表示拒绝,安纳金一再坚持。

“我从不知道绝地都这么闲。”

“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不过你会有很多机会知道。”

“你知道餐厅根本不缺人手吧?”欧比旺转移着话题,“工作期间我会接着找工作,这个人情不能欠下。”

“我的朋友,不用这么见外,”安纳金扳过欧比旺的肩膀,强迫他看着自己,“能为你提供帮助是我的荣幸。”

欧比旺粗暴的甩开安纳金的双手:“我不需要你们来可怜我!在你出现之前一切都很好!”

欧比旺转身快步走着,头也不回的吼了一句:“别跟着我!”

安纳金快跑了几步,追上了欧比旺。

“我跟你说了别跟着我!放开我!”欧比旺使出了浑身力气试图挣开安纳金的桎梏。

“嘘——你听——”安纳金并没有放开欧比旺,而是搂的更紧。

黑暗的小巷中传出脚步声:“没有人能对我不敬。”歌舞厅老板活动着新装的机械手,攥了攥拳头,一群手持武器的暴徒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

欧比旺慌了神,他没有能力,安纳金只是个学徒,面对这么多人几乎不可能有胜算。

“现在我开始后悔了,”安纳金说到。

歌舞厅老板哈哈的笑了出来,“我可以给你个活路,把肯诺比交给我,你可以离开。”

安纳金松开了怀里的欧比旺,欧比旺的心凉了半截。

可他还是笑着对安纳金说到,“照他说的做吧,安纳金,我会没事的。”

安纳金没有理会欧比旺,而是把手慢慢摸向自己的光剑,“我后悔当时砍掉你的手,而不是你的头!”

话音刚落,安纳金已经主动发起了进攻,两辆车飞过来挡在了欧比旺和一群暴徒的中间,暂时保护着他,安纳金则挡在欧比旺身前挡下攻击,欧比旺捡着手边所有能扔的东西扔向暴徒,好在安纳金动作很快,所有人都低估了这个学徒的能力有多么强大。大部分人都只是被打晕,或者断了什么骨头倒地不起,少有几个倒霉的被削掉了手。唯独不见歌舞厅老板的踪影。

“他不会罢手的,我更得保护好你,我不敢想象没有你这个朋友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安纳金一边检查着欧比旺有没有受伤,一边说到。

“你应该把我交给他,在事情闹大、惊动你师父之前。”

“本,作为你的朋友我愿意为你两肋插刀。”安纳金认真的盯着欧比旺,一字一顿的说道。

欧比旺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迅速捂住了嘴。

他有点儿不想和安纳金做朋友了,他想要更多,可安纳金似乎并不知道。

“安纳金,你有你的使命,总待在我身边会耽误你很多事情。”

“可以耽误的都是不重要的,我知道孰轻孰重。”

欧比旺还是理智的,一路上他克制着牵手安纳金的冲动,他们的关系维持在朋友就好。

两人一起有说有笑的走到了住宅区的大门前,欧比旺给了安纳金一个友好的拥抱,却被安纳金按住了头吻了下去。空气里的气味确实不好闻,可两个人谁都没心思注意那些,欧比旺喘着粗气:“朋友之间是不会这么做的。”

“我能知道你在想什么,本,我可以感受到你的渴望,”安纳金把手指穿进了欧比旺的发丝间,带着爆发的情感再次吻了下去,直到欧比旺的眼睛湿润了,直到他们两个都呼吸困难了,安纳金仍依依不舍的在欧比旺的嘴唇上蹭着,“明天还来找你。”

“我们不能这样,”欧比旺享受着最后一刻的温存,但却贪婪的不想放手,“这一次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谢谢你安纳金,从这之后就忘记我吧。你将来会有伟大的成就,这里不该是你的归宿。”

“看着我,本,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想法,你就会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

“别这样看着我,安纳金,我会忍不住想把你留在我身边,但那样是最不明智的做法。”

欧比旺转身走进了住宅区,走到拐角却像见了鬼一样一动不动的定在了原地,

安纳金看到欧比旺站在拐角以为他出了什么事,跑过来却看到奎刚站在那里,不知多久。

欧比旺读不懂奎刚的表情,安纳金也一样,但他还是礼貌的行礼问好,奎刚没有像以前一样点头表示问候。

“安纳金•天行者,这是欧比旺•肯诺比,我的徒弟。”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39)
©迪基鸟的绿鳞小pan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