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避型依恋裤

愿意去微博找我玩的ID是Anakin-Sandhater

【Obikin】没有告白的恋爱

情节设置为前传二安尼单枪匹马去救欧比,被抓,然后被克隆人军队救出。私设ooc,看文需谨慎,这只是一个小片段,没有什么特定的情节……就是想写个片段了……最近有点枯竭……




绝地的使命,无非是维护银河和平,还有洗袍子。

                                           ——安纳金•天行者

“看,我就说我们会安全的!”安纳金心虚地对着欧比旺嬉皮笑脸,沾满灰尘的笑容逗笑了他的师父。

“安纳金,别得意忘形。”欧比旺转过身掩饰着自己嘴角的笑意,他从不相信运气这种东西,但对于他好运的徒弟来说,强大原力并不是保证他的安然无恙唯一保障,也许有的人真的是天生好运吧!

但这份好运让安纳金忘记了脚踏实地,欧比旺为他感到担忧。

担忧这,担忧那,欧比旺成天都在为安纳金感到担忧,事无巨细。他曾经是一个如此乐观的人,现在却要担心自己会不会因为操劳过度早早的秃成温杜大师那个样子。想到这,他叹了一口气。

安纳金装作若无其事样子扶住自己的绝地战机,得意洋洋的等着自己的师父,战机一块外壳正摇摇欲坠的悬挂在边缘,被他的袍子挡住,R2在一旁一边哔哔一边晃悠,要看安纳金的袍子就要着火了。

天色已经黑了,其他绝地陆陆续续下了飞船,有的去了会议厅,有的直奔医疗室,经历了这一番生死波折,安纳金突然觉得内心有什么东西正在觉醒,催促着他做些什么,也许明天他就不再存在于这世界上,他的渴求、他的欲望全部都会化成无人问津的遗憾。当他们的双手被铐在一起,安纳金第一次觉得原力的安排是如此容易接受,他突然意识到,就像这副手铐,他们的命运早就被其他的什么东西紧紧的铐在了一起。他的一切,他的人生,仅仅因为欧比旺的存在,因为欧比旺在他身边而变得有意义。他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the chosen one,他愿意为了欧比旺上刀山下火海,他不再骄傲自满,他变得可怜又卑微,他从云端跌落,只为了能和欧比旺并肩。

欧比旺灵活地从飞船上跳下来,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就突然被一股外力揽住,安纳金正抓着他的双臂,直勾勾的看着他,把脸也凑的越来越近。

欧比旺巧妙的躲开了安纳金的攻势。

前一秒他在为自己的反应之敏捷而沾沾自喜,后一秒他就为自己这个徒弟感到忧心忡忡。

安纳金挫败的松开了欧比旺,尴尬得蹭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干咳了一声,“我先回去了……有……嗯……要去洗衣服……”他指胡乱指了一个方向,跳上了自己的飞船,扬长而去。

R2多嘴的嘲讽着安纳金,但安纳金只听见有限的一两句,他的心思早就顾不得别人的评价,就像之前说的,他只顾着感受自己的可怜和卑微。

我要做什么才能让你接受,我的师父?

你想要做什么,我的徒弟?

安纳金思考着他的问题,进入了梦乡,而欧比旺则揣着自己的问题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安纳金的反常行为毫无迹象可巡,但隐隐约约他又可以感觉到一些不寻常。

他又何尝不纠结?

安纳金的不成熟是在他这里的通行证——或者说,安纳金的一切都是在他这里的通行证。

欧比旺总是在纵容安纳金,纵容他的一切。他心甘情愿地堕入他的狡猾,毫无条件地包容他的幼稚,推心置腹地相信他的每一句话。理智和情感曾一度在他的脑海内分庭抗礼,而现在,他的理智正驯服地蜷在情感的庇护之下接受安抚。

第二天,下雨。

欧比旺下了飞船撑着伞走着,安纳金的脚步声在后面响了起来,溅着水声显得着急又有力。

“下雨了。”

“嗯。伞被R2弄丢了。”

安纳金佝偻着身子躲到了欧比旺的伞下,悄悄的瞥了他师父一眼,对方没有生气,也没有挪开。不着痕迹的又挪近了一步,欧比旺举着雨伞的手臂被他碰得晃了一下,余光中那个身材高大的弟子寄人伞下卖乖的样子有点好笑,欧比旺抿了抿嘴,把伞举高了一点,斜斜的雨线穿到了他的身上,淋湿了他的衣服下摆,雨水化在里面,带着一丝丝的凉意,但欧比旺觉得那都无伤大雅。

“回去又得洗衣服了。”他说。

“交给3PO就好了。”安纳金心不在焉的回答道,他满心想的只有他们正站在一起,靠的比以前更近,比以前更紧,他能感受到自己正沐浴在欧比旺周身的光晕中,因为距离的接近,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原力的变化,那是一种令人愉悦的变化。

“不,这次你来洗。”欧比旺突然停下脚步,“你踩脏的,你洗。”

安纳金低头,发现自己脚下正踩着欧比旺的罩袍。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25)
©回避型依恋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