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避型依恋裤

愿意去微博找我玩的ID是Anakin-Sandhater

【Obikin】致命的玩笑

含少量帕德梅……cp名忘记怎么敲了……因为需要卢克而我又不想让卢克是老王生出来的所以帕德梅要出场……HE还是BE就见仁见智了……

沉迷于黑暗,是想摆脱掉你已经不在人世的痛苦,是想逃避我亲手杀掉了你的事实。

                                                    ——达斯•维达

“消灭所有西斯,你必须。昔日的师徒,已经不再。”

半透明的全息投影泛着冰冷的蓝色,循环播放了一遍又一遍,安纳金一次又一次虔诚地跪在地上,一如他曾经虔诚的跪在地上托着欧比旺的手印上一个轻吻,如今那个神圣的场面在狠狠地嘲笑着欧比旺的天真和愚蠢。

尤达大师终于坦白了一个预言,如果他不亲手杀掉达斯维达,那么达斯维达将会亲手毁灭他。这不是个暗喻,这是字面意思,欧比旺第一次讨厌起尤达大师的坦诚和直白。

在穆斯塔法,熔岩喷薄、漫天飞火,师徒二人挥剑相向,安纳金觉得,自己最想做的也不过是抱抱他,可面前这个顽固不化的师父,甘心拥护着绝地信条的老古董,不肯变通,正用一把冰冷的蓝色光剑指着他。

安纳金和欧比旺都想赶快结束这场战斗,他们明明露出了那么多破绽给对方,可谁都没有伤害到谁。

安纳金抓着欧比旺的手腕,欧比旺奋力的挣扎,那时欧比旺才知道自己的徒弟曾经偷偷在罩袍袖子下牵着自己的手的力道是多么温柔,安纳金也才知道自己的师父反抗起来是有多么难以应付。

“安纳金,你不明白你在做什么!”

安纳金泛着金色的瞳孔里面倒映出欧比旺痛苦的表情,他被安纳金压制得动弹不得,安纳金走火入魔的声音飘进他的耳朵:“加入我,欧比旺,我们可以一起统治银河。”

“你杀了那些幼徒,背叛了绝地,伤害了帕德梅,现在你又想统治银河系?你疯了!”提到帕德梅时,安纳金明显愣了愣,欧比旺趁他短暂的分神,抬腿踢向安纳金,挣脱了他的桎梏。

他想起不久前的一天,他还像个未长大的少年一样,鲁莽又不负责任的,从任务中脱身悄悄飞去纳布,体验着那种兴奋和刺激,与安纳金一同陷在暄软的草地上,安纳金支起半个身子看看天,看看他,笑着说道:“等我统治了银河系,你会在我身边,就像现在这样。”

他当时对这个承诺一笑置之:“你真是无可救药,My padawan,绝地效忠于民主。”

“Master,我效忠于你。”听到这句话时他的内心涌起的幸福和喜悦几乎将他淹没。

欧比旺把自己喜欢听的当成了真,而对于不想听的则抛到了脑后,多么不成熟的表现,多么低级的错误!

脑海里,纳布清新的空气带着惩罚意味,混合着与此刻截然不同的柔和记忆,狠狠地冲击着欧比旺的精神,侵蚀着他的灵魂。

这场仅仅持续了十几分钟的战斗显得格外漫长,他们本可以用这十几分钟吃点东西,散散步,或者就安安静静的依偎在彼此身边,但绝不应该是现在这种你死我活的场面。

安纳金不想伤害欧比旺,他需要欧比旺的认同,还有顺从,安纳金邀请他走进自己的世界,欧比旺给出的回答是砍掉他的一只手和两条腿。

帕德梅曾经告诉过他:爱的多,你就输了。

他费力地仰起头,爱的多就输了,可安纳金不服,他不相信欧比旺爱的比他少。

欧比旺可以装的若无其事,但是安纳金可以感受到他的感觉,感觉是不会骗人的。

“Save me,Master...”

可欧比旺只是带着一脸痛苦一边摇头一边后退着。

“Please... Obi-Wan... I'm dying... ”

欧比旺用手紧紧的捂着嘴巴,经过刚才一番激烈的打斗,他的手心都冒出了汗水,更不用说这里是穆斯塔法。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他的徒弟又在用这一招了,可怜兮兮的乞求,利用他的同情心和善意,一次又一次得逞。

这次不会了,安纳金的所作所为让他无法原谅。

安纳金得不到回应的爱终于绝望,在一瞬间化成了汹涌的恨意。

“I hate you! ”他说,金色的瞳孔中映出穆斯塔法炙热,比炙热更灼人的是他的怒火。

每个字,欧比旺都听得清清楚楚,每个字,都像是刚刚从熔岩里夹出,在他身上烙下一个又一个伤疤,把他灼得体无完肤。

“I loved you, Anakin.”

我爱过你,我爱着你,我还会继续爱你。

但欧比旺说不出口。

他没有完成尤达大师交给他的任务,他没有办法杀死安纳金,等待他的只有自己的死亡。为此他销声匿迹了将近二十年,除了尤达和奥加纳将军没有人知道他还活着。达斯维达也不知道。

他用隐姓埋名逃避自己的死亡,可死亡总会如期而至。

塔图因的燥热和穆斯塔法的炙热相比显得微不足道,但将近二十年的煎熬和穆斯塔法短暂的几十分钟带给他的痛苦却是不相上下的。

他远远的看着卢克长大成人,让他想起了他曾经也是这样看着安纳金窜高个子,变得越来越难以管教。奎刚会不时来找他聊天,开解他的心结,收效甚微。在奎刚身边,他永远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每次奎刚离开,恐惧都会一点一点渗回他的身体。

欧比旺的想法带着强迫性。

为了让自己好受一些,欧比旺告诉自己,都是因为奎刚死的太早,在他和安纳金都最需要他的指导的时候,奎刚却撒手人寰。对这一切后果,奎刚要承担一半的责任。剩下一半,他和安纳金各自承担一半。

他们就像两个孩子,欧比旺是个大孩子,自认为成熟,但实际上成熟的只有他的胡子;安纳金是个小孩子,不甘心处处被管制,忠于自己的想法,对法则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再继续思考下去,他就会开始把所有的错误揽在自己身上,陷入一个死循环。

他不应该在明知他的行为会破坏安纳金和帕德梅的感情的情况下仍然不计后果的表白感情。

如果他没这么做,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会变得这么复杂。

从没得到过,得到又失去,哪个更痛苦?

只能在这两个选项中做选择本身就是件很可悲的事情。

帕德梅给安纳金留下了两个孩子和一段美好的感情,而他给安纳金留下了满腔的仇恨和一具残破的身躯。

奎刚给予他无数的指导,临终前也只交给他这么一个任务,他却忘了奎刚的指导,搞砸了他的任务。

直到最终的对峙,安纳金仍旧给了他一个机会。

“很高兴看到你还活着,Master。加入我,欧比旺肯诺比。”

一如多年以前,他举起了手中的光剑,示意安纳金出招。

万幸他能用绝地英灵的形态和奎刚会面,同时尤达大师笑着飘在一边。

“预言以另一种形式实现了,我猜这都是原力的安排吧!”欧比旺耸耸肩,转身看到了安纳金。

“我才看到了我的儿子,转眼却和你们凑到了一起。”安纳金仍然是数十年前的少年模样,欧比旺却早已青春不再。

“你该小心了,安纳金,你的同伙杀害了奎刚,而你杀害了我。”欧比旺抱着肩说道。

“是啊,我猜那可能会影响我们的关系,但你曾经是我的师父,我希望您可以原谅我的所作所为。”安纳金微微弓了弓身子,姿态毕恭毕敬。

“是的,我曾经是你的师父,”欧比旺闭了闭眼睛,端庄地站在了奎刚身边,“至于原不原谅你,要看你今后的所作所为了。”






放假了更一更,虽然自己的感情生活乱七八糟,但是还是希望文中的他们可以甜一些。好长一段时间都处于自欺欺人的状态,直到发现自己已经蠢到了连自己都看不下去的地步,喜欢一个人真的是会为对方的所有过分行为找借口开脱,这样不好,不好,_(:з」∠)_希望各位能看到这里的♂♀们都一定擦亮眼睛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16)
©回避型依恋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