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避型依恋裤

愿意去微博找我玩的ID是Anakin-Sandhater

【蝙蝠家】The Dead One Is the Best One ?

巨型ooc   

布鲁斯今天又不会在三点之前睡觉了,迪克心里想。他扶着楼梯的扶手走进蝙蝠洞,尽管装了空调系统,地下洞穴的气温也比上边要低几度,不是恒温器出了毛病,而是布鲁斯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

“查到什么了?”他伸着懒腰走过来,他知道从他踏足进入蝙蝠洞的那一刻布鲁斯就察觉到了,所以他不用担心他突然出声会吓到布鲁斯。

“没有他的资料,像是凭空冒出来的,我正在分析他的战斗模式,今晚的交手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但是……”

“感觉是不可靠的,布鲁斯,你要找到证据,对不对?”迪克倚着布鲁斯的椅子,微微向前倾着身体,“红色的头罩?你记不记得……”

“我明天会去阿卡姆,但我不认为是他。”布鲁斯双手交叉支在下巴下面,“很有可能是他的模仿者。”

疯子正在变得越来越疯,模仿者总是拙劣的,可这个新来的疯子却有两把刷子。

后来证明,这个新来的疯子就是布鲁斯死去的罗宾,杰森陶德,他不再把自己当成罗宾,他自称红头罩。

失而复得让布鲁斯喜出望外,虽然他在尽力压抑他的喜悦,虽然他在扮演一副严肃的姿态,但是迪克对布鲁斯了如指掌,他知道杰森的回归给布鲁斯带来了多大的幸福感。

而杰森似乎并没有那么领情。他一次又一次违抗布鲁斯的命令。迪克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不再是蝙蝠侠的罗宾,他不再是任何人的手下,他只需要听命于自己。如果不是他有意无意和布鲁斯对着干,迪克几乎就要相信杰森真的是放下了过去,放飞了自我。他就是在给布鲁斯找麻烦。戏精,全都是戏精,迪克这样想。

布鲁斯仍旧照每天惯例监视着哥谭市的风吹草动。迪克可以注意到,每当杰森出现在监视器中,布鲁斯的目光总会在那里停留片刻。

杰森离开了哥谭,布鲁斯把每个监视器的画面都调出来看两遍。

杰森离开了哥谭,他告诉了迪克,没有告诉布鲁斯。

“我知道那个老头子一直在监视我,这下让他去找吧!”杰森留下一句话,“不许告诉他我去了哪。”

“有什么异常吗?”迪克问道。

“他不见了,他离开了?”布鲁斯闭着眼睛。

“我不知道,或许他今天生病了。”迪克耸了耸肩。

布鲁斯想起多年前那个夜晚,发烧的小罗宾靠着他,睡着了。他把全部的信任放在他身上。

布鲁斯推开椅子,“你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嘿?我难道不是你最爱的罗宾了吗?”迪克摊手,模样夸张的问道。

布鲁斯叹了口气,但他的嘴角翘了翘:“想吃点儿宵夜吗?”

“我不知道……这很难说……”迪克跟在布鲁斯后面,“这取决于我在你心目中的位置……如果你不再爱我了……我在这里蹭吃蹭喝也没什么意思……”

迪克连吃带打包,阿福的库存几乎被洗劫一空,以至于他早上起来以为家里进了贼,几秒钟之后老管家挑了挑眉:“迪克少爷终于选择‘弃暗投盗’了吗?”布鲁斯一边咬着烤土司,一边回应到:“长身体的时候需要多吃。”老管家的眉毛挑得几乎和发际线一般高。

迪克几天没来了,布鲁斯想,他拿走的东西应该吃完了。他暗示阿福应该多准备一点儿东西,阿福面不改色的打开冰箱,布鲁斯满意的点了点头。

布鲁斯觉得自己像个空巢老人。

红头罩又出现了,像往常一样出现在某个监视器画面里。他弯着腰潜行着,又离开了画面,布鲁斯浑身紧绷的肌肉终于放松,身体慢慢的向后靠在了椅背上。

近日哥谭比较太平,几个重点目标都老老实实地待在阿卡姆,更不用说红头罩和蝙蝠侠都出没在哥谭的夜晚。如果说蝙蝠侠带来的是恐惧,那红头罩带来的就是更暴戾的恐慌,因为和蝙蝠侠不一样,他杀人,杀人不眨眼。

布鲁斯发现,那些被红头罩打伤的小混混小头头伤势变轻了,他似乎是在有意收手克制。杰森变了?

布鲁斯回到家里,迪克正湿着头发吃着他的食物。

“家里热水器坏掉了,我过来借住一晚。”他说这话时脸上还粘着什么。

“刷了牙再睡。”布鲁斯走过来拿起一块小甜饼。

“好的妈妈!”迪克头也没抬,举起自己的杯子递给布鲁斯,“可可?”

布鲁斯几口下去,直接见了底。

“嘿!给我留一点……”迪克皱着眉看了看杯底,阴阳怪气的说:“你知道吗,我开始觉得你这是在针对我。”他只好起身又去重新做一杯。

布鲁斯看着迪克的背影,若有所思。迪克话太多了,即使是迪克,话也太多了。

迪克三五不时的回来找找归属感和美食,红头罩三五不时地出现在布鲁斯的监视器里面,他的行为模式变得越来越……温和。

布鲁斯暂停了监控:“我本以为他会直接扭断他的脖子。”

“你知道的,他是个好孩子。”迪克说道,“可能最初他是愤怒的,迷茫的,但是他正在改变,我觉得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你。”

好景不长。

这句话对街上的小混混们再适用不过。

“你知道我不能让你坏了我的名声。”杰森点了一根烟。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很高兴你回来。”迪克伸手掐灭了杰森的香烟,又伸手接住了杰森挥过来得拳头。

迪克有好长一段时间都待在布鲁徳海文,没有回到哥谭。

布鲁斯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很高兴你回来,杰森。”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点慈祥,带着一点不安。

“他告诉你了?”杰森摘下了头罩。

“他不必。”布鲁斯站在杰森旁边,“他是个很好的夜翼,但他做不了红头罩。”

迪克和杰森不一样,尽管彼此都有着痛苦的遭遇,但是每个人的想法不同,处理事情的态度和方式也不同。

红头罩的战斗模式给布鲁斯一种熟悉的感觉,那夜翼的各种模式对于布鲁斯来说更是了然于胸。

“我会克制。”杰森说。杰森艰难的说。

布鲁斯听着,表面毫无波动,内心风起云涌。

“听着,这完全不是妥协!”

“好。”布鲁斯说。

而迪克正在自己的小公寓里睡得四仰八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101)
  1. Bessetk回避型依恋裤 转载了此文字
©回避型依恋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