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避型依恋裤

愿意去微博找我玩的ID是Anakin-Sandhater

【Obikin】绑架

庆祝青年节和原力日,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赏金猎人欧比和绝地大师安尼,傻白,私设且欧欧吸,表达的含蓄,但是不要怀疑,这就是ao,就是相声师徒。



飞船不断响起的警报声让欧比旺更加焦急,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流进了他的胡须丛中,显示器显示他们后方有两艘飞船紧追不舍。


“我有种不好的感觉……”欧比旺自言自语着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最好值得……”


突然一声巨响,船体遭受了攻击,船身突然右倾,后面的人滚到了机舱另一边,“听上去像是我的人追上来了,我建议你还是老老实实交代出你的幕后主使。”


“每一笔好买卖都要承担风险,不是吗?”欧比旺一边想着自己触手可及的财富,一边把飞船的大部分能量都分配到了后方护盾。


“我不建议那样操作……”没等他说完,新的警报又响起来了。


“瞧吧。”他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你最好找个东西抓稳了,撞傻之后你有可能就不值那么多钱了。”


安纳金抓住了最近的一个栏杆,欧比旺重新分配了能源,飞船加速向上攀升钻进云层,暂时摆脱了后面的两艘飞船,然后他调整方向——


“我们要进行超空间跳跃了。”他转头笑着说。


安纳金•天行者,欧比旺的阶下囚,此时正戴着手铐,坐在机舱地板上,双手捧着欧比旺给的能量棒。


“你已经逃脱了,就当满足我的好奇,可以透露你的雇主是谁吗?”安纳金引诱着欧比旺。


“不,绝地,等你见到他你自然就会知道了。”


“告诉我也不会怎么样,我现在也跑不了,不是吗?”安纳金声音里的轻松让欧比旺更加谨慎。


“那可不一定,也许你会在套出话之后袭击我,然后劫了我的飞船,再去找我雇主的麻烦。”欧比旺一边说着一边扔给他一个水壶。


安纳金确实是这样想的。他之前就问过欧比旺,到底是谁雇他绑架自己,欧比旺并没有回答。为了不给自己留下隐患,安纳金决定将计就计,假装不敌,跟着欧比旺上了飞船。


他曾试着用原力控心让欧比旺吐出实话,但是不知为什么,这招对欧比旺不管用。


“你听上去很怕你的雇主。”安纳金有些轻蔑的说道。


“怕?那倒不一定,不想给自己惹麻烦而已,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罢了。”欧比旺给自己泡了一杯热茶,心满意足的在氤氲雾气中嗅着茶香。


“那我猜我只能耐心等我们到达目的地了。”安纳金叹了口气,“这任务这么保密,不敢保证完成之后你不会被雇主灭口啊。”


安纳金叹气叹得真情实感。


“这就不用你担心了,我自有办法脱身。”


安纳金站了起来,他唯一的禁锢就是手上的一副手铐,他很庆幸这一点,欧比旺太过轻敌,太过大意,他以为能抓住安纳金就证明能敌过安纳金,但安纳金随时有能力逃跑。欧比旺把安纳金的光剑放在了操作台上,就像所有疏忽大意的敌人一样。


绝地的光剑只要在绝地的视线内,就等于在绝地的手上。


不过安纳金不打算让计划半途而废,他要随机应变,无论是谁想要活捉他,对他来说都不是一个让人舒服的消息。


欧比旺显然看穿了一切,于是他干脆走过去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坐过来。”欧比旺瞥了他一眼。


安纳金有点气不打一处来。


他很有囚犯的觉悟——半昏迷被欧比旺扔上飞船,乖乖的蜷在原地,谨慎的打探着消息——欧比旺竟然问出这种问题?


“你不怕我突然袭击你吗?”安纳金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毕竟我是个绝地,你只是个赏金猎人。”


欧比旺喝光了自己的茶,开始维修他的宝贝飞船。


“很难说。不过我相信我们这一路会相处得非常愉快,你希望见到我的雇主,我希望拿到我的报酬,绝地,你免费搭乘了我的飞船,你该感激我才对。”欧比旺说这话时已经钻到了操作台底下,安纳金低头看着他工作,脑海里一脚踩下去的想法一闪而过。


“我牺牲了我的自由换的这一次旅行,怎么看都是亏本的买卖。”安纳金说到。


“我们不是敌人,只不过互相利用罢了,你随时都可以挣脱这个手铐,钥匙就在我腰上挂着,但你没有行动,不是吗?”欧比旺扔出一团烧焦的电线,操作台底下不时冒出蓝色电火花,“别告诉我你没看到,从你上飞船就不知道瞥了它多少次,噢!该死!”刺眼的强光把欧比旺从操作台底下赶了出来。安纳金闻到了一股烧焦的味道,还没等他问,欧比旺就用充满歉意的眼神看着他——


“你最好系好安全带。”欧比旺话音还没落,飞船突然开始剧烈的抖动。


“发生什么事了?”安纳金即将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我想我们的推进器出了一点小状况,运气好的话我们会在跳出轨道之后发现一个风景宜人的星球。”


“把手铐打开!”安纳金冲欧比旺喊到。


“我还在好奇你为什么不……”


“快点!”


安纳金飞快的钻到了操作台下面,一伸手就被烫了回来,没等他反应,操作台下面开始冒烟,一簇火焰喷了出来,安纳金的头发被烧焦了几搓。


“就像我说的,系好……嘿你在干什么?”


安纳金把欧比旺的安全带解开,把欧比旺放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自己则坐在了欧比旺的座位上。


“就像你说的,系好安全带。”安纳金控制着操纵杆,飞船驶出了超空间轨道,屋漏偏逢连夜雨,之前被击中的左翼又开始冒烟。


“绝地大师,现在我在考虑涨价钱了。”人还没有送到,自己的飞船已经要光荣牺牲了。


“我猜这个问题你要和你的雇主商量了,前提是我们可以活着见到他!”


又一次愉快的降落。


整只飞船底部严重变形,左翼只剩下一半,欧比旺现在很庆幸进入大气层时,这个老伙计没有被烧成灰。


安纳金一脚迈出机舱,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他的靴子也陷进了地面。


“真希望我们能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欧比旺跟在他后面走出了机舱。


“塔图因,这里是塔图因。”


安纳金看着头顶的两个太阳。


“你怎么知道?”欧比旺用手遮着头顶的太阳,把一个水壶递给了安纳金,“省着点儿喝,我们可能很久都找不到水源。”


安纳金接过水壶,水壶下面挂了一个小袋子,里面装着几根能量棒。


“你对所有被你劫持的人都这么友好吗?”安纳金问道。


“事实上,你是我第一个绑架任务。”欧比旺又从飞船里拿了一些东西,转手交给安纳金,“帮我拿着,我们可能会在沙漠里过夜。”


“不用拿了,我们用不到这些东西,不过我们得赶紧走了,沙风暴要来了。”


“等等,你为什么知道这些?”


“欢迎来到我的家乡。”安纳金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作为绝地,安纳金不允许有牵挂,他不能回塔图因,更不能回来看望他的母亲,这次迫降完全是个意外,他可以好好利用这次机会,所以当他从瓦图那里得知自己的母亲已经重获自由的时候,安纳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喜悦,这份喜悦感染到了欧比旺,欧比旺也乐于沉浸其中,享受这份喜悦。


沙风暴刚刚到来,他们赶到了施蜜的新家,但意外让安纳金的情绪急转直下,欧比旺不知道塔图因的具体情况,但是安纳金的愤怒和焦躁同样对他造成了影响,拉斯低着头坐在轮椅上,他请求安纳金不要在沙风暴的时候出去,但安纳金不能等,他多等片刻,施蜜就多一分危险。


“你待在这。”安纳金拦住了跟着他一起往外跑的欧比旺。


“多一个人多一份力,更何况你要是跑了我拿什么回去交差?”欧比旺掏出安纳金的光剑放到他手里,“让我帮你。”


“沙风暴很危险,我要你待在这里。”安纳金的眼神和语气都说明他没有开玩笑,欧比旺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气氛一下子变得压抑又紧张,安纳金放松了身体,“如果你自己命没了,你怎么拿我回去换报酬?”


欧比旺点了点头,拍了拍安纳金的肩膀,转身进了屋,安纳金则迅速动身出发寻找他的母亲。


片刻,欧比旺从屋里出来,定位系统显示安纳金正在朝一个方向移动。


年轻人,还是太嫩。


安纳金挥舞着光剑,在尽力不杀人的前提下与一群凶残的塔斯肯人交战着,他本可以直接杀掉他们,这对他来说并不难,但他只是想救回他的母亲,屠杀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至少目前没有。


直到一个塔斯肯人抓住施蜜,用以要挟安纳金,并且当着安纳金的面将施蜜扇倒在地。


施蜜浑身是伤,嘴角和脸颊都有淤青,额头还有一点血迹,看着自己的母亲受到如此折磨,安纳金停下了动作。


他对待这群塔斯肯禽兽太过仁慈,而这群禽兽不配得到他的仁慈。这违背了绝地的原则,但是安纳金现在选择不去想这些,他现在只想把这些塔斯肯人变成他的剑下亡魂。


安纳金不再手下留情,他头也不回的斩掉了身后一个塔斯肯人的脑袋,还没等其他塔斯肯人看清他的动作,在他左方和左后方的塔斯肯人已经被砍成几截,其他塔斯肯人有的被吓退,有几个一拥而上试图将他拿下。挟持了施蜜的塔斯肯人挥刀砍向施蜜,却被一枪打穿了胸膛。安纳金解决掉了几个塔斯肯人,抬头看向远处,欧比旺站在几块突出的石头上,从高处向他一边向他挥手一边喊到:“尽量不要把他们全都杀掉,否则焚尸会需要很久,我们的工作量会很大!”


安纳金收起了光剑,心中的怒气消了一半,塔斯肯人没有继续上前,他查看了一下施蜜的伤势,都是皮外伤,过几天应该就能痊愈,但她身体太虚弱,需要休息。


来途的沙风暴没有停止,安纳金把投降的塔斯肯人驱逐出这里,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天大的仁慈,他自己和欧比旺还有施蜜则打算在这里过一夜。他和欧比旺可以回去,但是施蜜不能经历那种危险和颠簸。


等施蜜睡着,安纳金一边拨着火,一边说道:“我告诉过你让你待在那里。”


“没错。”欧比旺喝了一口塔斯肯人的饮品,一种特殊的味道让他皱了皱眉,不是美味。


“那你为什么不听话好好待着?”安纳金说到。


“你又没有付我钱,我为什么要按你吩咐行事呢?”欧比旺气定神闲的脱掉了自己的靴子抖了抖里面的沙子。


安纳金尽量忽略他的动作,问道:“你怎么找到我的?你放在我肩膀上的定位器明明被我捏碎了。”


“我知道。”欧比旺重新穿好了靴子,抬头冲安纳金笑了笑。


“谢谢你。”安纳金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他真的很感谢欧比旺,而且他有预感,这不会是最后一次。


欧比旺点了点头,气氛突然沉默,安纳金的表情写着困扰。


“纳米机器人。”欧比旺突然说。


“什么?”安纳金愣了愣。


“纳米机器人,你喝的水里有纳米机器人,用来定位,多一重保障总是好的。”欧比旺坐的离火堆又近了一点,“如果不激活,对你的身体没有任何影响,但是激活之后可能会有一些副作用。”


“什么副作用?”


“我不知道……大概失眠多梦,烦躁易怒之类的,不过明天就没事了。”欧比旺起身回到帐篷,找了个毯子裹住了自己,探出头对安纳金说到,“你守夜,我要休息。”安纳金撇了撇嘴,没等他抱怨,一个毯子砸到了他的头上,“给你这个厚毯子。”


第二天一早施蜜就醒了过来,这次经历对她来说太过恐怖,不过好在一切都过去了,安纳金和欧比旺把她送回了湿地农场,拉斯看到自己妻子平安归来,数日以来的愁容也焕发了笑意。


一家人做了丰盛的一餐庆祝团聚,同时也感谢欧比旺救下了施蜜。


“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恐怕我已经死在塔斯肯人的刀下了!”施蜜激动的说,“瞧我,多不懂礼节,安尼快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朋友。”


“哦,他是B...”


安纳金突然住口,他不能说他是个bounty hunter(赏金猎人),但他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Ben,本•肯诺比,我是个香料货船的领航员。”欧比旺这样介绍自己。


随后他又和安纳金的家人扯了一些家长里短,他们是一群善良的人,欧比旺又天生有一种亲和力,安纳金一点也不意外他们能聊的来。


“我们该动身了。”欧比旺终于不再被施蜜拉着闲聊了,安纳金趁机过来说道。


“你不想和你的家人多待一会儿吗?”才一会儿欧比旺已经吃了一串葡萄,“我很喜欢这个地方,等我老了说不定会在这里隐居。”


“她一切都好,而我们还有别的任务。”


“不,是我还有别的任务。”欧比旺说道,“现在我改主意了,我不能把你交出去。”


这可让安纳金有些吃惊:“你打算做什么?”


“你去了之后凶多吉少。”欧比旺解释道。


“你的赏金也不要了吗?”


“对我来说有东西是比赏金更重要的。”欧比旺的情绪终于有了一些波动,安纳金敏感的捕捉到了这一点。


“我们走吧,去见你的雇主。”安纳金说到,“我有办法全身而退,而你又能拿到自己的赏金,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


“你不是他的对手,绝地,不要以身犯险。”欧比旺拉住他的胳膊,“杜库伯爵,我的雇主是杜库。”


安纳金想了想,自己确实打不过他。


“但我不是只有自己。”安纳金说到。


“别指望我会帮你。”欧比旺说,“杜库太强大,我不会冒险与他为敌。”


“你只需要把我送到他手上就足够了。”安纳金说到,“相信我,我有办法。”


安纳金和欧比旺找到了愿意送他们的飞行员,欧比旺给出一个坐标,安纳金则趁着欧比旺和飞行员谈价钱,把坐标发回了科洛桑。


当欧比旺和杜库一手交钱一手交人的时候,安纳金乖巧的在笼子里面昏迷着。


“他可能要好久才能醒过来,为了防止逃跑,我每天都要给他注射镇定剂。”欧比旺面不改色地扯着谎,“这个绝地费了我好大的工夫,您知道吗,我开始觉得这笔买卖并不划算了。”


“肯诺比,”杜库打断了他,“你想说什么?”


“无意让您困扰,但,我的飞船在中途坠毁了,虽然它的坠毁并不是因您而起,但是,”欧比旺摆出一副狡黠的表情,“它确实是因为在科洛桑被击中才坠毁的,而这种成本并不在我们最初的谈判条件里,所以……”


欧比旺停下来,看着杜库。


杜库挥了挥手,文崔斯又拿来一个箱子。


“离开。”杜库说道。


“如您所愿,期待再次为您效劳。”欧比旺恭敬地弯了弯腰,转身离开。


杜库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他感觉到了原力中的波动,正要细细捉摸,安纳金醒过来了。


“我一直在期待你的到来。”杜库说道。


“下次直接寄邀请函就好了,不必这么兴师动众。”安纳金坐起身来,揉了揉自己的脖子。


“区区一个赏金猎人,何来兴师动众一说?不过这都不重要,因为不会有下次了。”杜库已经知道了达斯西迪厄斯对安纳金有什么打算,他也清楚二人法则,一旦安纳金成为达斯西迪厄斯的徒弟,他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所以他要让安纳金成为他的弟子,然后一起除掉他的老师父,杜库几乎可以尝到胜利的味道了。


“你说的没错,不会有下次了。”安纳金说到。


他的语气让杜库意识到有什么东西不对,安纳金从身下抽出光剑,砍开笼子,杜库感到原力的涌动,大门打开,数名绝地武士持剑涌入。


尽管杜库有些吃惊,但他仍然对自己有十分的自信,他估量着当前的形势,文崔斯亮起了光剑,只等杜库下令。


“只有这么几个人?我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杜库将光剑亮起,安纳金率先发起攻势。


几名绝地牵制住了文崔斯,但人数优势在和高手对打时很难凸显出来,旁人很难靠近杜库和安纳金,安纳金实力不如杜库,几招下来占了下风,杜库的光剑挥向安纳金的肩膀,而安纳金还没来得及反应,一声小小的枪响,一束粒子束打中了杜库持剑的手,光剑掉到了地上,他吃惊的转身,安纳金抓住机会,反败为胜,他向杜库后方看去,欧比旺正从房顶跳下来。


杜库看向欧比旺的目光带着怒气,他恨不得把欧比旺碾成灰烬。


“别动!别以为我不会杀你。”杜库几乎能感受到安纳金光剑在他脸颊旁的灼热,安纳金则感受到了杜库的情绪,这让他很不喜欢。


“我救了你,你应该报答我。”欧比旺收起了自己的枪。“杜库伯爵已经提前付好酬劳了,我说的对吗?”安纳金挑衅地对杜库挑了挑眉。


“我开始后悔了,杜库伯爵是如此慷慨大方,我们本来会有更好的合作前景。”欧比旺一边摇头一边向外走。


“你可以乘我的飞船回科洛桑,我们就算扯平了。”安纳金追上他。


“扯平了?我的飞船坠毁了,绝地,用用脑子!”欧比旺的话语和他的语气明显不符,但安纳金并不明白欧比旺想做什么,他回答到:“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不,绝地,我们不是敌人,但也不是朋友。”欧比旺说,“不过我确实需要一个交通工具,不是去科洛桑,而是去塔图因,我很乐意接受你提出的条件。”


安纳金把欧比旺放在了塔图因,自己则回到科洛桑汇报任务,抓到杜库伯爵可不是一件小事。


两天后,达斯西迪厄斯派出格里弗斯将军抓捕欧比旺。


三天后,安纳金收到了欧比旺的求助信号。


“是我,欧比旺•肯诺比,我正在被一个疯狂的机器人追杀,帮帮我,安纳金,你是我唯一的希望。”


不知怎的,安纳金丝毫感受不到欧比旺语气中的恐慌,但不知为何,欧比旺的话让他身心愉悦,他简单的向尤达大师说明了情况,尤达大师并没有阻拦,只是让他动身,赶紧的。


安纳金带好自己的光剑,动身出发,飞向了塔图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53)
©回避型依恋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