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基鸟的绿鳞小pants

考试考到要出坑???

【Skysolo】I am your father-in-law


流水账渣文笔瞎jb改设定 ooc欢乐多。


睁眼,动动机械右手,叹气,把痛苦吞咽下去,每一天都和昨天没什么两样,西斯尊主,达斯维达,开始了自己新的一天。


撑着身体坐起身,用左手扣扣眼屎


不对,等等!


左手?


手???


肉做的???


维达看了看自己的双腿。


变短了,但是有脚了。


瞌睡虫跑的比格里弗斯还快,维达很快就弄清楚了状况,这间屋子不是他的,身上的衣服也不是他的,很有可能这具身体也不是他的。


I have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


他照了照镜子,


Luke Skywalker,


他儿子的脸。


镜子里的面孔总是一副要哭的样子,也难怪,跟着欧比旺那个温温吞吞的老家伙,卢克的性格也变得像个小姑娘似的,就知道哭哭啼啼,没有遗传到她妈妈的坚强,却遗传到了他妈妈的身高。


维达试着调整自己的状态,适应这具身体,


原来从这个高度看,世界是这个样子的!


身体也服从了自己的意志,镜子里人的目光不再纯良无害,反而变得有些危险和神秘。


还好颜值保持住了。


既然他在卢克的身体里,那么就意味着这里是反抗军的基地。


他仔细看了看这间狭小简陋的屋子,或者说更像一个山洞,墙上贴着两张反抗军海报,桌子上有一个空水壶,床边放了一个小箱子,上了锁。


说不定是什么反抗军作战机密。


他挥了挥手,锁开了。


All too easy!


但是似乎这具身体和他的原力不太合得来,两方都互相限制着,也难怪,卢克善良得像是刚从天池圣水里捞出来一样,而他泡的却是穆斯塔法的岩浆。


盒子里的东西让他失望,一堆废纸,皱皱巴巴,这就是反抗军的科技水平?作战计划写纸上?


他嫌弃的轻轻把他们拿了出来,似乎怕是用力太大,这些上了年纪的纸张会在他手中粉身碎骨。


有的是信,有的是画。最底下还有一个本子。


【爸爸,今天我和同学打架了他们说我没有爸爸和妈妈,但是我知道如果你和妈妈在我身边的话是不会同意我和同学打架的,但是你们不在所以我就和他打架了】


【妈妈,本说爸爸是最好的宇航员,我也会开podracer了但是本不让我开,他说那太危险了】


【父亲,母亲,真希望我长大的时光里有你们的陪伴。虽然本对我很好,他很关心我,他是我最好的老师,也是最好的朋友,更是最好的监护人,但是他不是你们。本很了不起,他似乎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但是他不是你们,他关心我,我觉得他似乎我能知道我在想什么,他在担心我。】


【今天我十八岁了!但是本告诉我母亲也是在这天去世的,所以我不能庆祝生日,因为我不能庆祝自己母亲的死亡。本还告诉我一个我从来不知道的秘密,他说杀死您的人叫达斯维达,总有一天我要为您报仇!】


【我仍旧喜欢时不时去欧文叔叔家里给他帮忙,本也同意我这样做,但是最近欧文叔叔的烦恼越来越多了,帝国扩张已经到外环星球了吗?我真讨厌那群家伙!】


维达一页一页的翻看着,这本,应该是他儿子的日记。


【今天真的是太刺激啦!我们炸掉了死星!天啊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我们真的做到了!Han回来帮我了,就在最危险的时候,他回来了!我想没有他是不行的,我觉得自己不只是喜欢他了,而且,】


维达的手,微微颤抖,


翻页,


【他应该也是喜欢我的,我们应该给那个吻留更多的时间,真希望R2把它拍下来了……】


空气安静得可以听见呼吸声,维达用尽了全力才没把手里的日记本捏成一团。


Han Solo .


开着个垃圾船,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破坏了他的全部计划的走私犯。


“Hey, kid!”门突然打开了,韩的脸从门缝里伸进来,“准备好去巡逻了吗?”


维达看着走私犯的可恶嘴脸,眼里满是杀气。


现在最好不要暴露身份,这是个了解卢克生活的好机会,不对,这是个摧毁反抗军阴谋的好机会。


韩看着“卢克”若有所思的表情,有些担心,他从门缝挤进来,“卢克,怎么了?”他的手轻轻握住了“卢克”的双臂,低下头轻轻的问。


维达的目光缓缓移向韩的手,然后缓缓抬起,看着韩。


面无表情。


韩突然觉得背后发寒。


然后他突然笑了,用一根手指戳了戳“卢克”的胸:“哦~我知道了!你还在生我的气对不对?听着,kid,我那时是逃跑了,但是我最后还是回来了对不对?这一切都是为了你,我不能让你受伤害,”


维达没说话。


韩看了看他的表情,轻轻的把“卢克”拥入怀中,用下巴轻轻蹭着“卢克”的头顶。


“不过我还是得先把欠贾巴的钱还上……但是我保证,只要我韩索罗还有一口气,就绝对不会让那个什么维达什么皇帝伤害到你!”


桌子上的空水壶突然凹进去一块。


“什么声音?”韩四处张望着。


“没什么,”维达推开韩,“你不是说要去巡逻吗?”


维达可以保证,他现在的微笑,绝对和开心无关。


显然韩索罗意识不到这一点。


因为他正凑上来,把一张臭嘴凑到卢克的嘴边。


维达终于没忍住,一挥手把他掸到了墙上。


卢克真是不知世道险恶!维达想。


韩索罗欠贾巴钱?那正好,把这个走私犯打包起来送给那个赫特人!


如果不是为了儿子,呸,为了帝国,他早就用光剑把Han Solo切成H  A  N   S  O  L  O了!


冰天雪地里,维达遭到了袭击。


昏过去的一瞬间,他想,真是帝国的耻辱!


醒过来的一瞬间,他发现自己被倒吊在一个山洞里。


山洞里坐着一只,呃,那是什么鬼东西?


他砍下Wampa的一只手,逃了出来。


该死的有机身体组织!他的双腿已经没有知觉了。


卢克这副身体真是娇弱,欧比旺是不是舍不得给他吃东西?是报复吗?报复他,所以虐待他的儿子?


那个老东西!


他终于跑不动了,眼皮越来越重,体温越来越低,难道他就要死在这里?


“Luke……Luke……”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原力……


维达抬起头,欧比旺肯诺比。


“又见面了!”维达虽然趴着,但是输了高度不能输了气势,他用力吼出了一句。


“你不是卢克……你是维达?”欧比旺脸上的困扰一闪而过。


“你想干什么?”


“给卢克带个消息而已,不过既然他不在这,”欧比旺捻着胡子转了转眼珠,“我得把你弄出来,你不能在卢克身体里待着。”


“不,我不会离开的。”


但他的原力和卢克的身体正在互相排斥,这让欧比旺更容易把他拽出来,一切挣扎看来都是徒劳,“我恨你。”维达平静的说。


“二十多年前我就知道了。”欧比旺笑了笑。


远处,韩疯了似的跑过来,卢克的身体倒在雪地里一动不动,欧比旺和维达站在一旁。


“我会杀了这个韩索罗。”维达说。


欧比旺瞥了他一眼。


“卢克!卢克!”韩拍了拍卢克的脸,“你别吓我!卢克!你醒醒!”


维达最终还是看到了最辣眼睛的一幕。


韩捏着卢克的鼻子,对着他的嘴吹了下去。


卢克似乎是从昏迷中转醒,目光还不能对焦,但是他轻轻问了一声,“韩?”


韩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说了一句“你要把我吓死了你知不知道!”然后就狠狠地吻了上去。


卢克的手慢慢环上了韩的脖子。


欧比旺体贴的捂上了维达的眼睛。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12)
©迪基鸟的绿鳞小pan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