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卸载app,不定期滚回来更新,爱你们

【无CP】【蝙蝠侠】入狱

情节是:桶死了,B杀了小丑。

也没啥要预警的……人物可能会崩坏,情节也是好多私设……不喜勿喷……如果非要喷,请轻喷,温柔的喷,或者……请尽量绕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写……

然而等回过神来思考这个问题已经写完了……


瞬间增大的气压撑爆了略显狭小的废旧仓库,杰森最终没有在小丑的阴谋中逃生。


蝙蝠侠赶到的时候,被气浪推开好远,仓库的碎片划破了披风和制服,某个碎片甚至扎进了面罩,血顺着他的右侧面颊流下来。


不是不痛,只是顾不得了。


蝙蝠侠在燃烧着的废墟中搜寻着杰森的踪迹……他的尸体。


“不……杰森……”沙哑的声音从喉咙渗出,悔恨和咒骂的话语却哽咽在了喉咙里。


蝙蝠侠横抱着杰森的尸体,杰森的温度在一点点的降下去。


“不……”


——————————————————

夜深人静的韦恩庄园,少了一只罗宾鸟的啼叫,死寂得吓人。


没有隆重的葬礼,布鲁斯韦恩将杰森的尸首葬在了他父母旁边。


“不……杀了他……”冷汗从布鲁斯额头上冒出,黑暗骑士被困在了自己的梦境中。


“杀了他……不……杀了他……杀了他!”


惊醒的布鲁斯双目瞪大着,内心的天人交战简直要把人逼疯。


窗户大开着,风把黑色的窗帘卷出了窗外。


杀了他——


一个念头一直盘旋在布鲁斯的脑海中。


——————————————————


正义联盟大厅。


会议中。


蝙蝠侠双手放在下巴上,一副专注的样子。


也极有可能是心不在焉。


“……所以这个任务就交给戴安娜和亚瑟。有人有疑问吗?”超人问道。


“没有。”蝙蝠侠回答道,然后起身要离开。


“散会。”超人说道。


他拦下蝙蝠侠:“你还好吗?”


蝙蝠侠绕过他:“定义一下什么是好。”


“发生了那样的事我们都很痛苦,但是你要尽快振作起来。”超人关心到。


蝙蝠侠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径直离开。


——————————————————


“……动手吧!小蝙蝠!”小丑的皮肤在哥谭的夜色中格外惨白,恐怖不输滴水兽。


“你知道你想的,小蝙蝠!”小丑说着哈哈哈的笑起来。


“枪对于你来说是个新玩意儿吧……”他从腰后抽出两把枪。


蝙蝠侠扔出了蝙蝠标,一眨眼打掉了那两只枪。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小丑忍不住对蝙蝠侠藏在身后的左手的好奇心。


“你可以猜猜,猜对了我会给你奖励。”


一步一步,蝙蝠侠把小丑逼到了一个死角。


“我没想到你这么有情趣,小蝙蝠!”小丑瞄了瞄身后的死路,盘算着要怎么脱身。


“不用费心思了。”


月光投下了残忍的剪影。


黑暗骑士从身后抽出撬棍。


撬棍击打在骨和肉上的声音和着不知是惨叫还是惨笑。


血溅在墙上和地上,然而,在哥谭的墙上和地上,到处都是血迹。


终于一切声音都静默了。


黑色的披风颓然无力的向后踉跄了两步,他随手抹了脸颊的血迹。


滴水兽注视着这一切,黑暗骑士抬头看了一眼月亮,低头离开。


第二天,哥谭日报头条报道了一个超级罪犯的死亡。


报纸上并没有小丑狰狞的死相,但是网络相传的图片却数不胜数。


——————————————


“你不必这样做,我不会逮捕你的。”戈登看着一反穿窗而入,反而从正门走进的蝙蝠侠。


“做你应该做的,戈登局长。”


“蝙蝠侠!”超人紧随其后进来了。


“你好,戈登局长。”超人打过招呼之后,立刻询问蝙蝠侠,“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还需要解释吗?”


——————————————


“你做的没错,布鲁斯。”夜翼在铁栏外,蝙蝠侠在铁栏内。


“你不去做的话,我也会去做。”


蝙蝠侠抬头。


“从头到尾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再继续调查一下,也许就可以发现那条线索的可疑,或者如果我再快一点,也许就可以救下杰森,再或者,如果我从来没有让他待在我身边,他现在或许会是个混混,但至少他还是活的。一只坏罗宾总好过一只死罗宾。”


“现在你才是错了,布鲁斯。”夜翼的声音起伏着,“我,杰森,我们谁都没有后悔过做你的罗宾,你的搭档。如果没有你带我们走出苦难,我们或许会活着,但是那种生活倒不如死了,你明白这个道理!”


“看着我!布鲁斯!”夜翼双手扒着铁栏,“我说了!如果你没有杀了小丑,我也会杀了他!与其抓了他一次又一次又让他逃脱继续作恶,我很乐意杀了他!他是个疯子!”


“迪克……我背离了我们的初衷……我的初衷……这不是正义,这只是报复。”


“如果他不死,还会有多少家庭支离破碎,多少无辜惨遭毒手?这是为民除害,这么多次的教训还不够吗?”


迪克永远忘不了芭芭拉躺在病床上空洞的眼神。


“我们不能决定他人的生死。”


蝙蝠侠想:我是后悔了吗?


          如果再来一次,我会怎么做呢?











          我会杀了他。


夜翼转身准备离开:“不管你怎么想,我都要告诉你,没有人怪你这样做,没有人会责怪你做的任何事。我会告诉阿福让他不要担心。如果有一天你回来了,我们会有机会继续合作,如果你不回来了,我会替你守护哥谭,不,我会守护哥谭。”


直到夜翼离开,蝙蝠侠才重新抬起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1)
©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