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卸载app,不定期滚回来更新,爱你们

【超蝙同人】I can touch you now(甜)

【超蝙同人】I can touch you now

真爱之吻可以破解一切魔咒。

有私设,无年龄差,无正联。

超人感觉有人在监视他,可是往周围看去,什么都看不到。

“或许透视会发现什么……”

还是没有。

然而,他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黑暗当中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超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搞什么鬼,我为什么会发抖,我……阿嚏!”

超人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拉奥……”

抓紧了自己的披风,超人不再游荡在大都会寒冷的夜晚,加快了速度,飞回自己的公寓。

然而那种被监视的感觉,却好像是跟着自己回了家。

——————————————————————

蝙蝠侠穿梭在月色勾勒的哥谭,不断地加快着速度,改变着路线。

这种被跟踪的感觉,被监视的感觉已经惹怒了哥谭的黑暗骑士。

“不论你是谁,”蝙蝠侠停下了脚步,转身面对着不见踪迹的尾行者,“出来!”

连风都吹的格外温柔。

蝙蝠侠皱眉。

自己的感觉是绝对没有错的。

“就算你现在不现身,我也会找到你。”

“你的目的是什么?”

回应的仍然是一片静默,安静的不像话,似乎今晚哥谭市的罪犯心疼负伤的自己,集体放假了。

——————————————————————

“早上好,露易丝!”克拉克急急忙忙的冲进办公室,手里端着一杯热咖啡。

“你又迟到了,小镇男孩,不声不响的消失了三个月,好不容易求佩里保住了这份工作,你竟然还敢迟到?”

克拉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采访材料改完了没?”

“改完了,在这儿。”

露易丝接过了克拉克递过来的稿子。

“还可以,”露易丝快速的浏览着,翻动着纸张,“稿子已经没问题了,只是在实际采访过程中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情况,到时人会很多,好的新闻都是抢来的,随机应变知道吗?”

“啊?哦!好!”

“如果采访对象并不是很配合采访的话,你可以问他一点私人问题,挖一点花边新闻缓解气氛什么的。”

毕竟是这么一个采访对象,谁知道他会半路出什么幺蛾子。

——————————————————————

“韦恩先生!韦恩先生!”小记者看见自己的目标正径直往里面走,连忙大声喊住对方。

在一众嘈杂的记者之中,克拉克并不显眼,可是却偏偏吸引了总裁先生的注意。

西装笔挺的布鲁斯·韦恩转过头,不确定的问道:“你是詹姆斯,呃,詹姆斯·克拉克?”

“克拉克·肯特,先生,星球日报。”克拉克纠正道,很意外,亿万富翁布鲁斯竟然知道自己这么个小人物?难道之前见过面?

“啊,对,克拉克·肯特,抱歉,这个脑子连美女的名字都经常记混,给我惹过不少麻烦。”

“事实上,能被记住我都有点儿受宠若惊了。”老实巴交的小镇男孩并没有把布鲁斯的无礼放在心上。

而此时布鲁斯的内心活动就颇为丰富了。

笑话,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你家里有几亩地每亩地种了什么谷我都一清二楚。

不过,我确实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场“记者”招待会。

“你要给我做专访吗?肯特先生?”布鲁斯看了看手表,“可能是我的助理搞错了日程,不过我现在还要赶去开董事会议,我们可以另外安排时间吗?”

“不,不需要,我只是有几个问题想要简单的采访一下……”克拉克说道。

明明他没有过多的表情,可是在布鲁斯看来,这幅表情可怜兮兮……本来有很急的事情要去做,可是却开不了口拒绝。

借着克拉克的光,周围的记者也对布鲁斯提出了不少问题,大部分都是与他消失很久之后的突然出现有关。

布鲁斯对克拉克问的先回答,其他的就捡着一些不疼不痒的问题随便说了几句,直到卢修斯久等不见人,下来才看到被记者围攻的布鲁斯。

“不好意思,时间到了各位。”

转身的一刹那,克拉克确定,卢修斯迅速的往布鲁斯手里塞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好奇心驱使着克拉克用X视线探查了一下那东西是什么。

“一个炸弹?”克拉克小声的嘀咕,抬眼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布鲁斯满身的绷带和还未完全愈合的骨骼。

克拉克皱了皱眉。

布鲁斯这边在电梯里龇牙咧嘴的动了动肩膀。

“卢修斯,真希望衣服穿起来可以再灵活一点。”

“或许你可以找个帮手,这听起来更简单也更安全一点。”

“我更喜欢自己行动。”

卢修斯瞥了他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总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

这时电梯到了。

————————————————————

夜晚,哥谭。

红色披风在风中猎猎作响。

“滚出我的哥谭。”黑暗骑士警惕的盯着这个外来入侵者。

果然,我就该知道白天的采访没有这么单纯。

布鲁斯想到。

“你受伤了。”超人像是想要落地,但是在蝙蝠侠的注视下并不敢靠近。

“我没有恶意,只是出于对同道中人的关心。”

“我并不觉得我们有什么相似之处。”

“打击犯罪,维护正义,有什么区别吗?”

蝙蝠侠瞪着他:“是不是你一直在跟踪我?”

“一直?我今天才刚见过你,布鲁斯。”

哥谭码头的风格外的凛冽。

水中突然冲出了一条粗大的锈迹斑斑的铁链,像是有生命般缠住蝙蝠侠的腰将他拖下了水。

“布鲁斯!”超人紧跟着扎入水中。

另一条闪着绿光的铁链将他缠住,快速的拖入深水中。

蝙蝠侠掏出了卢修斯才研制出来的炸弹,然而只有一个。

看,这就是单独工作的好处。

犹豫了一下,蝙蝠侠选择把炸弹启动并用力扔向超人那边。

炸弹在水中迅速游动,吸附在超人身上的铁链上,铁链被炸得粉碎,一些碎片速度太快,扎进了布鲁斯的盔甲里。

缺氧时间过长,布鲁斯在昏迷前隐约感觉到自己的身上的铁链被人拽断,与冰冷海水截然不同的温热怀抱住自己,还有从口中渡过来的气体。

一瞬间似乎一切记忆都涌入脑海。

当世界又恢复了正常,超人感到心漏跳了一拍。

稍微动了动,蝙蝠侠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

又是Bat-Mite……

最后一丝意识逝去,然后心满意足的昏倒在爱人的怀里。

浮出水面之后,蝙蝠侠吐出了几口水,然后继续昏迷。

超人用超级速度甩干了自己的披风,裹住再度昏迷的蝙蝠侠,犹豫了一下,他摘下了对方的面罩。

啊,我想这么做很久了。

检查过蝙蝠侠只是昏睡过去,并没有其他问题,克拉克才放下了心,转而想到三个月前的大战,他受了这么重的伤,抱住爱人的手臂不由轻柔了动作。

起飞回到韦恩庄园之前,他悄悄在爱人额头上烙下一个轻轻地吻。

————————————————————————

“啊,多么浪漫!”蝙蝠小子看着电视机里,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你们说什么?你们不明白怎么一回事?说的就是你们,正在看手机的,还有电脑的。”

“我更改了这个世界的一部分设定,把他们对对方的爱意抽离出来,当然还有一些记忆也需要修改,还有其他人的记忆等等的,这么复杂的设定大概只有我可以做到!”蝙蝠小子得意的转了个圈,装模做样的鞠了个躬,“谢谢,现在回来继续。”

“其实并没有别人在尾随他们,只是一部分意识而已,超人的一部分意识自发的选择一直陪伴着蝙蝠侠,蝙蝠侠的一部分意识一直跟随着超人,现在你们能明白了吧?”

“我真是个天才!”

————————————————————————

“我终于可以触碰到你了,B。”将布鲁斯放在床上,轻车熟路的从衣柜里拿出干爽的睡衣为对方换上之后,克拉克满足的看着布鲁斯的睡颜。

作为“尾随者”的部分意识回归到宿主身上时,多日的焦虑也被主体感知着。

作为无形的意识,看着“失忆的”自己和“失忆的”爱人,处在同一个“失忆的”世界,却像处在平行世界,没有交集。

那么爱他,却又触碰不到他。

“还好我们都回来了。”

关好窗,超人在飞回大都会时恋恋不舍得从窗外看着布鲁斯。

然而他刚刚飞走,布鲁斯就睁开了眼睛。

“不懂把握机会的家伙。”

布鲁斯在心里哼了一声,翻身继续睡觉。

————————————————————————

这个可以看得明白吗?因为时间有限所以好多东西没办法展开写,欢迎指正。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46)
  1. 异想天开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转载了此文字
©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