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杂食党有时手残看见喜欢的就想点推荐望谅解

【超蝙】two is better than one (2)

克拉克在第一次遇到布鲁斯之后就和玛莎说了这件事,玛莎告诉他,布鲁斯的父母是邻城哥谭市的富商,热衷慈善,越是高度赞扬托马斯夫妇就越是心疼布鲁斯。

“你下次可以邀请他到我们家来做客,孩子。”玛莎抚摸着克拉克的头,“我认为这个时候,有像你一样的朋友的陪伴会让他好受一些。”

“可是妈妈,他看起来很不好相处。我不是在说他脾气不好,他给人的感觉太不真实了。”克拉克一只手托着下巴,煞有介事的说道,“他长得很好看,很有礼貌,他简直就是童话里的王子,可是他似乎把整个世界都隔绝在他自身之外。而且妈妈,为什么是我这样的朋友?我根本不是他的朋友,我昨天邀请他和我们一起打棒球,他只是很有礼貌地拒绝了,我想再热情的邀请他,可是我怕他会嫌我烦人而讨厌我。”

“你不去试一下,怎么知道他是真的不想和你们一起玩还是因为感到拘束呢?”玛莎蹲下来看着克拉克说道,“那个孩子需要朋友克拉克,而我觉得同龄的孩子里,你最能明白他的处境。”

我的氪星父母确实也离开了我,但是我还有玛莎他们,这是不一样的,克拉克想。

“我下次会再去邀请他一次,妈妈,如果他真的不想来玩儿的话我觉得他会再一次拒绝我。”克拉克坚定地说道,“我不会再邀请第三次的!”

我也不是一个没有脾气的氪星人,克拉克暗暗攥了拳头,下定决心也要维护自己的尊严!

再一次在栅栏外看到布鲁斯并不意外,以前克拉克只在周末和朋友们来打球,其他的时间他更喜欢帮肯特爸爸做一些农活,除除草挤挤牛奶什么的。

自从上次之后,克拉克每天都会来草场蹲守,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让他守到了布鲁斯,克拉克用上了超级听力和超级视力,远远地看到布鲁斯下车,身后的管家正在试图说服布鲁斯穿上一件外套,被布鲁斯拒绝了。

可能拒绝别人就是他的习惯,克拉克对自己说道。

布鲁斯穿着一件墨绿色短T和一条深灰色短裤,没有戴他的黑色棒球帽,黑色短发向后指着,一如他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态度。

可是几个月前的布鲁斯也只不过是个软软糯糯的娃娃。

阿尔弗雷德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将布鲁斯送到之后就离开,傍晚再来接回布鲁斯。

“你好啊布鲁斯!”克拉克远远地打着招呼翻过栅栏跑过来,“今天你不能拒绝我,队伍里少一个人,没有你就玩不了啦!”

克拉克比布鲁斯矮小半头,力气却出奇的大,没有给布鲁斯拒绝的机会,他抓着布鲁斯的胳膊就跑起来。

“慢一点儿克拉克,你太快了!”布鲁斯被抓住胳膊跑很难在保持平衡的同时保持速度可以跟上克拉克。

“哈哈布鲁斯你应该多玩些男孩子的游戏!你说起话来都像个女孩子了!”克拉克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十分不妥。

布鲁斯挣开克拉克,停下说道:“首先,克拉克,你这样说让我觉得你并不尊重女孩子,其次,和你们不一样我不做游戏。”

游戏是童年的专属,我的童年已经完全毁了。

克拉克被布鲁斯突如其来的怒气惊得手足无措:“对不起不鲁斯,我并没有那个意思,我,我只是想开个玩笑,我并不想冒犯你或者任何人。”

克拉克说着就急的皱起了眉头,他摘下帽子攥在手里低着头:“布鲁斯你不要生气,我不是故意的,我,我……”

布鲁斯默默地叹了口气,自己这又是在做什么呢?看着克拉克内疚的样子让布鲁斯心里十分过意不去,但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然而说“没关系”并不是布鲁斯的强项,他只是一边向前走着,一边说了一句:“再不走阿福就该接我回家了。”

克拉克抬头看到布鲁斯正在前进,高兴地跟在他身侧,双脚微微离地,找了话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阿福是谁?”

“我的管家。”

“酷!他会做什么?”

“什么都会做。”

“我敢打赌他不会做苹果派!”

“他会。”

“他不会。”

“他会。”

“我不信。”

布鲁斯停下转头看着克拉克,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克拉克和自己一样高。

不,不是错觉。

布鲁斯低下头,看到了克拉克悬空的双脚。

克拉克顺着布鲁斯的目光向下看,再次抬头对上布鲁斯的目光时,他无奈的耸了耸肩:“Oops……呃……我觉得……阿福做的苹果派一定很好吃……”

克拉克一边说着一边心虚的落到地上。

尽管内心很震惊,布鲁斯还是维持住了表面的平静。

“不用担心,我们依旧会完成棒球比赛的,这件事你可以在那之后解释给我听。”

“那不是比赛,只是游戏而已。”

“有输赢就是比赛。还有,阿福做的最好吃的是小甜饼。”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2)
©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