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基鸟的绿鳞小pants

愿意去微博找我玩的ID是Anakin-Sandhater

【Quiobi】麻烦都是自找的

就傻白甜无脑又ooc的一篇……
(重读一遍发现个大bug【捂脸】改过来改过来)

“Who ARE you?”奎刚挑着眉毛饶有兴致地从细缝里看着筐下面扣着的小家伙。

“I'm an elf. An elf shouldn't tell his name.”欧比旺被陷阱捉到之后依然气定神闲,捧着诱饵一个劲儿地啃。

“What?”奎刚掏了掏自己的耳朵,自己应该还没到眼花耳聋的年纪。

“E~L~F~! I'M AN ELF!”欧比旺抓起自己的衣摆擦了擦嘴,嘴角都被磨红了,然后他突然愣住,奎刚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比如对穆加果过敏之类的,就听见欧比旺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长长的饱嗝。穆加果的清香顺着筐缝飘了出来。

奎刚不禁失笑,这次任务跟丢了目标,又不熟悉地形,他已经在这片原始的树林里绕了一整天了,天色越来越暗,他本打算设陷阱打个野味填饱肚子,第二天再想办法离开这片林子,结果野味没有,却抓到个会说话的东西,这个小家伙但是吃饱了,他怕是要饿着肚子睡觉了。

“像你一样的精灵,有很多吗?”奎刚好奇的问道。

“这片树林里,多的很,不过都在东边,我们很少来西边,这里很容易被外人闯进来,对我们不安全,就像现在。”

所以他现在在树林的西边。

“我并没有恶意,只想离开这里,你能带我走出这片树林吗?”奎刚盘腿坐在地上继续问道。

“走出去?不可以的,我们从来没有走出去过。”欧比旺学着奎刚的样子盘腿和奎刚面对面坐着,“你把我放了,我可以告诉你怎么走出去。”

奎刚掂量着这个陌生精灵话语的可信度,他不敢贸然在这个树林里走动。凭他的能力,走不出一片树林,说明这片树林肯定是有问题的。而他从来没见到过这种生物,他的善恶无法揣测,很有可能就是这群精灵设套困住了他。

不管怎么说,带上这只精灵才是最稳妥的。与他有关,他可以用作人质;与他无关,他也可以带自己走出树林。

奎刚只沉吟了片刻,随即说到:“天黑了,明天再想这件事吧。”

欧比旺乖巧地点了点头,奎刚面对着他侧身躺下:“我可以放心睡觉吗?”

欧比旺学着奎刚的姿势也侧身躺下,可奎刚临时编的筐稍小,欧比旺虽然也是小小一只,但也必须蜷起腿缩成一团才勉强躺下。

“你可以放心睡觉,有危险我会叫你的。”欧比旺闭着眼睛说道。

奎刚一撇嘴,他不是在说这个。

随即他又仰面躺平,想来欧比旺也不会逃跑。头顶被层叠的树叶笼罩,夜空的星光蹑手蹑脚得顺着缝隙遛进他的视线,太安静了。没有风声,没有虫鸣声,没有一片树林该有的任何声音。如果不是泥土湿润的气息从地面返到他的鼻腔,他都要怀疑这是什么全息投影……

全息投影?

奎刚突然坐了起来。如果是全息投影,那一切都好解释了,树木的位置可以随意变换,他的前进路径也可以轻易被人操控……

奎刚站起身在四周围走动了几圈,每棵树都摸了个遍。

想多了。

他略带失落地返回原地重新躺下,泛着湿气的土地在夜里渗出刺骨的寒冷,奎刚向来身体强壮,绕是他也难耐这持续的寒意,不知道那只精灵会不会冻出病来。

欧比旺的鼾声很均匀,奎刚轻轻的搬开了筐上的石头,掀开了筐。

他才得以仔细地打量这只所谓的精灵。

精灵的传说是每个孩子儿时幻想世界中必不可少的领域,对绝地来说也是。其实杜库很少给他说这些带着梦幻色彩的传说,这既不切实际,又很愚蠢,讲这种故事只是单纯地浪费时间。

奎刚,一个没怎么听过精灵故事的绝地,有幸见到了一只活生生的精灵。

他记得塔尔曾经描述过精灵的样子,他们应该是瘦瘦小小的,有薄如蝉翼的透明翅膀和尖尖的耳朵,可能还会什么巫术。

睡梦中的欧比旺咂了咂嘴,不一会儿晶莹剔透的口水就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奎刚用欧比旺的衣角给他擦了擦。

欧比旺没有尖尖的耳朵和翅膀,也不是瘦瘦小小的,他的样子就像一个普通的人类小男孩一样,七八岁的样子,穿着一身深棕色细藤丝编制的衣服,光着一双脚,奎刚摸了摸欧比旺的手,意外的热乎。

奎刚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他自己已经冻得双手发僵了,这个小精灵却丝毫不为更深露重所恼。

于是,冷得不行的奎刚得离欧比旺近了一些,背对着他躺下,后背传来欧比旺的热度缓解了寒冷带来的难耐,奎刚合上双眼,一开始还是在冥想,后来就陷入了沉睡之中。

他从没睡得这样沉,这样死,这样……踏实。

和这一觉相比,他以前的无数个夜晚只能算是冥想。他长年在外执行任务,任务中他必须时刻保持警觉,而在回到圣殿之后仅有的几个休整的夜晚他又无法改掉多年养成的习惯。除了大意被人下药之外,奎刚很久没有体验过这样令人享受的睡眠了。

他猛然睁开眼,向身后摸过去,欧比旺已经不见了。

他听见了不远处的脚步声,来者并没有刻意隐瞒,奎刚坐起身扭头看到欧比旺用自己的衣服兜着一堆浆果小跑着过来。

“这是作为你把我从陷阱里解救出来的报答。”

奎刚瞅了一眼欧比旺兜过来的深紫色浆果,回答道:“我不能接受这功劳,因为陷阱是我做的。”

“你没有伤害我,不是吗?”欧比旺示意奎刚伸手把浆果捧过去,“你是个好人。”

“我如果再不能离开这片森林,可能会因为填不饱肚子而不得不把你变成我的食物。”说出这句话,奎刚承认,一部分是为了恐吓精灵带他离开,另一部分纯粹是因为好玩。

精灵兜着浆果的手突然顿住了,他向后退了两步,几颗犹犹豫豫的浆果没能顺利到达奎刚的手心,也没能跟上欧比旺的步子,呱啦啦地掉在了地上。

此刻欧比旺看着奎刚的眼神中满是警惕,奎刚知道,如果自己再有一个动作,精灵就会不管三七二十一撒丫子逃跑。

他把语气放的温和:“听着,精灵,小精灵,我只是想离开这里,我不会真的吃掉你。”

欧比旺显然被吓出心理创伤,杵在原地,不肯上前。

“你叫什么名字?我是奎刚金,我是一名绝地,你听说过绝地吗?”

欧比旺缓缓向后退着,直到靠到一棵树上无路可退,然后他向自己左右两侧看了看,估计着逃生成功的可能性。

奎刚一眼看穿了这个心思如白纸一般的精灵,只要欧比旺开始逃跑,他就用原力把他揪回来。

欧比旺把兜住的浆果一股脑泼到奎刚脸上,疯狂的奔跑,奎刚拍掉了头上的小浆果,可惜了。

被原力揪着后颈拎回来时欧比旺手脚并用地挣扎着,直到奎刚面目可憎的大脸出现在他面前,欧比旺绝望的开始求饶:“请不要杀我,我叫欧比旺,我叫欧比旺,我给你摘了果子,要爬到很高的树上,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可怜的小家伙吓坏了,奎刚叹了口气,有点儿愧疚。他把欧比旺抱在怀里,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抚着他的情绪。

奎刚空着肚子吃了一半欧比旺摘给他的酸果子,然后抱着哭得抽抽嗒嗒仍旧尽职尽责指路的欧比旺摸索着到达了树林的边界,他从未这样喜爱视野宽阔的地方,他把欧比旺放在地上,告别之后转身离去。

欧比旺还在原地眼巴巴望着他。

“快回去吧,外面对你们来说不安全。”奎刚冲他喊到。

“可是一旦精灵被别人知道了名字,就要一辈子都跟着那个人……”欧比旺的声音越来越小,但关键信息奎刚听得一清二楚。

奎刚愣在原地,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他不知道精灵还有这规矩,否则他绝对不会问欧比旺叫什么名字的,他只是随口一问而已,正常人之间都会问的问题!

他把这个锅推给杜库,如果他愿意给自己讲讲精灵的故事,说不定自己就知道这个规矩了。

“那你愿意出来吗?”最终他问到,“我可以保护你,但我不能百分之百保证你的安全。”

欧比旺的眼睛重新焕发了神采,他光着脚啪叽啪叽地跑向奎刚,纵身一跳挂在了奎刚胸前,又灵活的爬到了他的肩膀上,毫不客气的骑在了奎刚的脖子上:“那我们出发吧!Master(主人)!”

奎刚脚底下差点没绊住,他可不想给一个精灵做Master(师父)。

“这个问题等我们回到圣殿再讨论。”奎刚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22)
©迪基鸟的绿鳞小pan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