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避型依恋裤

愿意去微博找我玩的ID是Anakin-Sandhater

【quiobi】科洛桑:成为人类


文如题目,底特律AU
这是一篇相伴一生的甜文,欧比是停产的YK500,本文涉及瞎编型号和功能。 

科洛桑仿生人销售店里,旋转展台上站着各种最新型号的仿生人,奎刚站在一台RK系列仿生人面前,瞟了一眼标价牌上面的数字,还好,在可接受范围之内,仿生人店员走过来,热情地介绍那台RK的功能,奎刚并没有仔细在听,漏进耳朵的信息让他对那台机器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高配置,多用途。

但这不是奎刚走进这家销售店的原因。

他绕过面前喋喋不休的店员,径直走向最里面墙上的展示架,面前是一个男孩外观的YK500儿童型仿生人。电源没有打开,不像其他橱窗里的仿生人把各种姿态展示给顾客,他就那样安安静静地闭着眼睛,站在最不起眼的角落。店员走过来,礼貌地提醒道:“这种YK500已经停产了,这台是展示用品,本店库存恐怕找不到了,不过如果您打算买一台YK系列仿生人,请允许我向您推荐最新的YK-A200……”

奎刚抬手示意店员噤声,他继续挑选其他YK系列的仿生人,停产的仿生人并不是他想要的,维护起来会很麻烦,他停在一台YK800前面,打量着面前的小男孩,男孩向他张开双手,两名工作人员从他面前经过,走向最里面的货架取下了那台YK500。

“那台YK500怎么了?”奎刚随口问道。

店员停顿了片刻更新消息:“截止目前,全国所有店铺的YK500均已售罄,展示用品不用于销售,会被统一回收进行销毁。”

奎刚掏出了自己的钱包:“你们收现金吗?”

——————————————————————————————

奎刚没有在销售店里面激活试用,尽管店员善意地提醒他最好先试用再决定是否购买。奎刚按照说明书的指示启动了仿生人,躺在沙发上的仿生人睁开了眼睛,却没有下一步动作,说明书上说这不属于异常情况,只是在进行系统更新。大概用了一分钟,仿生人坐了起来,微笑着看向奎刚:“你好,我是YK500儿童型仿生机器人,编号0ABY60BBY,很高兴为您服务,初次使用前,您可以选择设定我的角色,也可以执行系统判断默认关系——父子。”

“不……”不是父子。

奎刚把脸埋在手掌里,他开始后悔自己买了这么一个仿生人回来,他应该让痛苦随着时间流逝,而不是找来一些荒唐的替代品。

“请问您希望我怎样称呼您?”YK500不能理解面前这个男人的奇怪举动,头上的蓝色光圈闪烁了片刻的黄色,一闪即逝,他只需要一丝不苟的执行着程序的命令就好。

“叔叔,或者名字,都可以,但我们不是父子,听明白了吗?”奎刚的情绪突然变得有些焦躁,欧比旺向后退了一下,脸上的笑容被困惑和不安代替,奎刚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可能会吓到面前这个孩子,但随后他嘲笑起了自己的想法,这不过是个机器人,后退、害怕、困惑,不过是他的程序罢了,他又怎么会知道害怕是什么感觉。

“如您所愿,那么请问您打算怎样命名我?”YK500问道。

奎刚瞥了一眼盒子:“O……BY……欧比……什么Y……这要怎么读?”他真讨厌这些乱七八糟的编号,他同样讨厌给这个仿生人取名字。

“首先纠正您,那是数字0不是字母O,其次,我的编号是……”

“算了算了,欧比外,欧比,欧比旺吧,你就叫欧比旺吧。”

“好的,很高兴可以和您一起生活,不过您还没有告诉我您的名字,根据社交礼仪的规定,这并不礼貌。”

————————————————————————

奎刚下班了,路过披萨店时他买了以前最爱吃的口味,一整张,他自己吃不下一整张披萨,但是他以前都是买一整张的。披萨店老板看到他之后热情问到“和以前一样?”的时候他感到一阵恍惚,仿佛一切确实和以前一样。阳光投下他熟悉的热量,影子拉出他熟悉的长度,这个时候通常会遇到一对下班同行的情侣。他们正有说有笑地从他身后走过。披萨的口味还是一样,奎刚一个人吃不了一整张,但为了免去解释的麻烦,他点了点头。

拧开房门的一刹那,开门声就把欧比旺从待机状态唤醒了,他跑向门口,笑着说到:“欢迎回来,奎刚,你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吗?”

“披萨,如果你也喜欢吃。”盒子被欧比旺接过去,他脱下外套挂在了门口,换鞋子揪领带扔钥匙一气呵成。

“仿生人不需要进食,不过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有模拟进食的功能。”欧比旺把盒子放到了餐桌上,轻轻一跳坐上了椅子,“快去洗手吧,我们要开饭了!”

奎刚知道这种仿生人被淘汰掉的原因了,他的外形确实是很可爱的小孩子,但是他的模式太过死板,这样的仿生人用来当孩子养,谁能体会到做家长的快乐呢?

他发了一会儿愣,走进了卫生间,欧比旺的两条腿晃啊晃,一言不发。

他在欧比旺面前的盘子里放了一块肉最多的披萨,欧比旺看了看他,拿起刀叉:“你应该把这块给自己,仿生人不用进食。”

“别说话,吃。”奎刚低着头吃着披萨。餐厅里异常安静,除了咀嚼声没有别的,奎刚突然希望欧比旺能说点儿什么,像正常的人类孩子一样,聒噪一点,调皮一点。

安静让他感觉到不自在。他开始注意到周围的一切,熟悉又陌生。洗碗池里本应该有一堆没洗的餐盘,冰箱侧面本应该有一片污渍,餐厅本应该有三把椅子。

“你动了餐厅的椅子?”

“我们只有两个人,两把椅子就够了。”欧比旺说道。

“你又不是家务机器人,谁让你做这些的?”奎刚心里比谁都清楚,他这是在发无名火,他在尽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可是却发现一切都脱离了自己的掌控,“谁允许你动这些椅子的!”

欧比旺再一次向后缩了一下,LED灯再次发出黄色的光,欧比旺的眼睛不解地眨了眨,他歪了歪头,这个动作让奎刚变得更加烦躁,他站起来转身就走,却不小心带倒了椅子。

这只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但在欧比旺的程序里面却运行出这样一种结论:奎刚不喜欢别人动他的椅子——奎刚很喜欢椅子——椅子要倒了——快去扶椅子。

欧比旺跳下自己的椅子,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椅背,却不小心碰倒了桌上的热咖啡。

奎刚被激出一身冷汗,他抓起欧比旺的手臂冲向洗碗池,打开了凉水帮他降温。

随后他立即开始嘲笑自己的愚蠢——这是个机器人,他又怎么会被烫伤呢?

“很抱歉动了你的椅子,你可以选择对我进行责骂或者体罚,我的程序会根据程度做出不同反应。”LED仍然闪着黄色的光,“但是请尽量控制在可维修程度内。”

奎刚关上了水龙头,思考着什么样的程序才会让人对一个孩子选择打骂,如果真的要模仿一个孩子,他现在不是应该吓得流眼泪吗?

“我不会打你或者骂你,欧比旺,只是你不应该未经别人允许乱动别人的东西。”奎刚突然变得耐心起来,他开始怀疑自己买到了故障机器。

“你床头的照片,是你的孩子们吗?”欧比旺突然问道。

“对。”

“他们去了哪里?”

“这和你无关。”

“好吧。”

欧比旺拿来抹布把撒到桌上和地上的咖啡一一擦干净,奎刚看着他这一套动作,还是没忍住出声问道:“你确定你的系统没装错吗?”

欧比旺一边收拾桌子一边说:“我们的程序允许我们适应不同的环境,每种行为模式都是经过精密计算之后进行的最佳选择。比如有的儿童型仿生人活泼好动爱惹麻烦,他们通常是为了适应溺爱型的家庭环境。”

言外之意,奎刚是个不做家务脾气暴躁的单身老男人,所以欧比旺的行为模式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可他不是。

奎刚说:“我带你去公园散步吧。”

“当然可以。”

————————

尽管公园的标识牌上面写明了不准喂鸭子,奎刚还是掰着披萨饼边,一小块一小块地扔出去,欧比旺则在一旁有样学样。

“如果我把衣服弄脏,像那个小孩子一样,”欧比旺指着右前方不远处一个把冰激凌球掉在白衬衫上面的小孩子说道,“你会惩罚我吗?”

“不,当然不会,我永远也不会伤害你。”

“可你今天伤害了我的感情。”欧比旺说。

“是我听错了还是你的程序出错了?”奎刚说,“我第一次听说机器人有感情。”

“我不喜欢那个称呼。”欧比旺抱起了胳膊,把脸扭到了一边,“我有自己的名字。”

有意思。

奎刚举起双手:“好吧,我道歉。”

欧比旺放下了自己的架子,接受了奎刚的道歉。

“你经常来这里吗?”欧比旺问道。

“对,我,还有我的两个儿子。”奎刚说。

“他们长的不太像,确切地说,你们三个长的不太像。”

奎刚咧了咧嘴角:“怎么,你还会做DNA鉴定吗?”

欧比旺回答道:“不,我并不是多功能型,但是面部识别功能我还是有的,儿童型仿生人总不能走在外面认不出自己的父母。”

奎刚又咬了一口披萨。公园的灯陆陆续续亮了起来,蜿蜒小路上的人越来越少,夕阳投下的树影越来越长,奎刚吃完了一角披萨。

“他们两个都是领养的孩子,我曾经在一家儿童慈善机构工作,他们两个差六岁,一个刚开始上大学,一个刚开始上中学。”

“他们出意外了吗?”欧比旺问道。

奎刚看着飞向水中的鸭子,母鸭先飞下去,随后是一只一只的小鸭,有几只胆怯不敢下水,但是为了跟上自己的母亲,还是义无反顾地跳了进去。

“弟弟……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回去了。”奎刚的声音越来越小,“哥哥出了意外。”

欧比旺坐得离奎刚近了一点儿,他用短短的胳膊抱住奎刚。

“他们爱你。”欧比旺说,“我也是。”

奎刚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总有一天欧比旺也会报废。

“我不会离开你,我的位置就在你的身边。”

但是他可以做好日常保养,让欧比旺可以坚持到自己与世长辞的那一天。

————————————

“我想长大。”欧比旺抱着一盆爆米花,奎刚在里面有一搭没一搭地抓着,电视里面正播着恐怖电影。

欧比旺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我想长大。”

奎刚把电视静了音。

“你说什么?”

“我,想,长大。”

这句话就四个字,奎刚也不知道为什么机器会有想法,不,不是机器,仿生人,不对,他也不喜欢那个称呼,欧比旺,欧比旺会有想法,而且是想要长大。

“你愿意和我说说原因吗?”奎刚压着嘴角的笑意,绷住了自己的脸,他想尽量让自己显得尊重一点。

“我不觉得你需要一个孩子来陪伴你,我觉得自己更像一个大人。”

奎刚扭过头去不让欧比旺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也许他确实应该按时给CyberLife进行反馈的,欧比旺这个样子很有可能是出了什么问题。

“可是,你知道你不能长大,对不对?”奎刚转过来,一本正经地说。

“这好办,你再去买一台成人型仿生人,我可以把我的记忆上传到新的载体上。”欧比旺把爆米花放进了奎刚手里,“不,你带我一起去,我要挑自己喜欢的。”

————————————

“你确定这是你自己喜欢的?”

“直觉告诉我这是最好的。”

奎刚一边付钱一边想:直觉没有告诉你任何东西,标价告诉你了一切。

欧比旺看着眼前RK-A800的眼神就像一只看见兔子的饿狼。

“你确定这行得通?”

“相信我,我有把握。”欧比旺搓了搓手,“来见一见全新的我吧!”

欧比旺用了三十分钟传送自己的数据,奎刚用这三十分钟把欧比旺的房间整理了一下,这里马上就不是儿童房了。

“时间不算太长,对吧?”欧比旺说。

新的欧比旺说。

奎刚还不太适应他的声音和外形,不过那个乖巧中带着几分得意的神情他永远也不会认错。

“不算长吗?难道是时间线波动了?”奎刚把两袋欧比旺的衣服拎下了楼梯,“都已经过去十多年了,你都已经长大了。”

欧比旺开心的歪了歪头,促狭地一笑:“可您依然年轻,我猜时间线确实出了问题。为什么要把我的衣服拿出来?”

“这些你已经穿不下了,拿去捐掉吧!”

“可那都是你给我买的衣服!”欧比旺着重强调了我这个字,奎刚摊了摊手说:“你当初把他们俩的衣服扔掉时我也没说什么啊。”

“这不一样,奎刚,”欧比旺从他手里夺过衣服,“我会一直在这里,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

奎刚十分感动,甚至想要哭泣。

欧比旺接着说到:“所以,我的衣服也要一直在这里,永远也不离开我。”

两年了,欧比旺陪伴他生活已经两年了,从最开始的戒备和服从,变成现在的相处模式,欧比旺带着他若隐若现的小性格,往奎刚的生活布袋子里塞满了阳光,他没想到当初在销售店里面捡回来的一堆金属壳子竟然变成了他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

欧比旺知道怎么让他开心。

甚至耍小脾气都能让他开心。

“那你就没有地方放新衣服了。”奎刚说。

“你的衣柜空荡荡的。”

随他便了。

奎刚拎起袋子上楼,有些费力,这也是奎刚最不喜欢的时刻之一,他老了,他甚至拿不起几件衣服。欧比旺接过了其中一个,跟在他身后把袋子拖上楼梯:“谢谢你,奎刚。”

“你也是。”

——————————————

“为什么你不找一个伴侣呢?”欧比旺说,“你不会感到孤独吗?”

“我猜这是我们互相增进对彼此的了解的方式?”奎刚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更何况欧比旺又怎么会知道孤独的滋味呢?

“得了吧,七年了,你头上有多少根头发我都一清二楚。我只是好奇,人类不是希望寻找伴侣,组建家庭吗?就是,爱情和亲情,你们所说的。”

“年轻时我曾经交往过一个女孩,后来就不了了之了,然后就是两个孩子,然后就是你。我猜我大概没什么组建家庭的时间和想法吧。”

欧比旺悄悄的换了台:“也对,你工作,她也工作,你们两个有了孩子,你们会为了一点小事争吵,会因为孩子争吵,你下班回家之后希望桌上有一桌丰盛的晚餐,但她下班回来已经累得精疲力尽,你们的争吵越来越频繁,你们的孩子会因为你们的恶劣关系变成问题儿童……”

“停停停,你这都哪来的想法?”

“反正不是从财经频道看来的。”

奎刚很少看电视剧,他第一次知道电视剧会有这种剧情,他也是第一次知道欧比旺看了电视剧之后会有这种想法。

“我想我每天应付你就足够了。”

“是啊,我每天上班累到能源耗尽,回到家里还要和你唇枪舌剑,不过我还是会准备晚餐的,尽管通过气味采集装置我判断出你已经吃过晚餐了,我希望你下次可以提前通知我。”

“什么?不,我回来的时候被外卖员撞到了,你看。”奎刚转过身,后背一大片污渍。

“……判断失误的现象很常见。”欧比旺又换了个频道,心虚地盯着电视,“衣服你可以放在洗衣机里面。对了,我们是不是可以买个家政仿生人?”

“我还以为你是全能型的。”奎刚给自己盛了一碗汤。

“我用来做家务太浪费资源了。”欧比旺走到餐桌旁,“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是同性恋?”

奎刚一口汤全都喷在了桌子上。

“刚刚新闻上报道的,仿生人与人类婚姻合法了。”

奎刚抬头看了看欧比旺:“你想说什么?”

“如果你喜欢我,我们可以结婚。”

奎刚脸涨的通红,半天结结巴巴憋出一句:“我应该不是同性恋。”

“如果你是异性恋也没关系,我们可以买一台女性仿生人,我把数据转移过去也一样,仿生人没有性别的。”

奎刚不知道欧比旺今天受了什么刺激,他问到:“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呢?”

“我们的相处模式和世界上75%的合法伴侣是一样的,通过计算我认为你需要我成为你的伴侣。”

这是什么见鬼的计算方式?

“计算失误是常有的对吧?”奎刚耐心的劝说着欧比旺,“少看点电视剧,多看看财经频道没什么不好的。”

“好的,我知道了。”

当天晚上,奎刚睡着了,欧比旺轻轻打开门,躺在了奎刚身边。

转天早上,奎刚醒来时,发现欧比旺正被自己圈在怀里。

“根据我的分析,即使是在睡眠状态下,将我搂在怀里时你的多巴胺分泌也明显增加了。”

“上帝啊……”

————————————————

“我是不是老了?”奎刚坐在美发店里面,挑了深棕色,对理发师小声说道,“染成这个颜色,谢谢。”

“胡子也要染吗?”理发师小声问道。

奎刚点了点头。

“当然不,根据我的分析,以你的健康状况,不遭遇意外事故的话还可以活二十五至三十年。高于93%的人类。”欧比旺正在出差,还要两天才能回家,奎刚偷偷地到了美发店,想给自己换一个年轻的造型。

“真是感谢你。”

“不用客气。”

挂断通讯,欧比旺托着下巴陷入了思考。头顶的LED按照惯例变成了黄色。和奎刚相反,他觉得他需要让自己看起来年纪大一点,可是怎样才能让自己看起来年纪大点儿呢?

两天后。

“你这胡子哪来的?”“你去染发了?”

——————————————

“银行卡密码你都知道,对吧?”

“嗯。”

“马上你就是自由的了,欧比旺,尽管,你知道的,我从未把你当成机器看待。”

“我当然知道,从一开始我就是自由的。”

“嘿,说好了机器人不会流眼泪呢?”

“这是在模拟人类的表现。”

“只要你想,你可以一直生活下去,想换哪个型号就换哪个型号。”

“我知道,我也很期待未来的仿生人会有什么样的先进功能,毕竟这身铁壳子用了快四十年了,谢谢你送的RK-A800。”

“不要哭了,人总会死的。”奎刚以一种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欧比旺试过了,他没有办法终止流泪的状况。

他也没有办法终止奎刚的死亡。

“你知道吗……”这是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当然,就像我知道你头上有多少根头发一样,一清二楚。”欧比旺低下头,第一次亲吻了奎刚,就像他无数次在电视上看到的那样,他一直都好奇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他头顶的LED变成了红色,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就像很多年以前,他闭着双眼,等待着自己死期的到来,他听到奎刚的声音,他感到激动。他不应该有那种情绪,他甚至不该有情绪。

他厌倦了日复一日地讨好往来的顾客,一代一代新仿生人将他从中央的展示台挤到了后排的最角落,他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不是死亡,机器甚至没有资格被称之为死亡。

他被卸下货架,他听到店员一次又一次地劝阻奎刚,而那个人铁了心就要把自己带回家。

他不忍心自己被销毁。

一时的怜悯,让他想用自己的生命去报答。

如果他可以称之为生命。

“你知道吗,其实我是爱你的。”

“当然,就像我知道你头上有多少根头发一样,一清二楚,而且,我也一样。”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34)
©回避型依恋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