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避型依恋裤

愿意去微博找我玩的ID是Anakin-Sandhater

【QO/anidala】误解



Quiobi,anidala,这次是糖,用我的四肢保证,私设ooc,求指正




【意外】

窗帘被拉开的一瞬间刺眼的阳光也照到了脸上,欧比旺不知道是应该先捂耳朵还是先蒙住眼睛,最终他抓起枕头遮住了自己的脑袋,枕头下面发出沉闷的声音:“太早了,奎刚,让我再睡一会儿!”

“欧比旺,如果你能睁开眼睛看看,现在已经快到午餐时间了。”奎刚打开了窗,满屋的酒气瞬间散了一大半,“你又漏掉了一天的早课。”

奎刚故意把“又”字说的又长又重,欧比旺·克诺比,父母双亡的科洛桑上层社会巨富少爷,中途辍学的绝地,才想起来昨天自己在酒吧喝到断片,半昏迷着被奎刚捞回家里的那一出。

“噢,奎刚,我很抱歉,我知道我答应过你不再去酒吧,可是昨天我遭遇了很大不幸,我真后悔离开圣殿!”欧比旺像一只搁浅的鱼一样颓废地贴在床上的样子让奎刚翘了翘嘴角。

“如果你不离开学院,你父母留下的全部生意要交给谁呢?”奎刚一边说着一边给欧比旺看了看数据板上今天下午的全部安排,欧比旺接过之后看了看,但并没真的看进去:“你知道我对那种东西根本没有兴趣。”

“想想那些为你工作的人,欧比旺,如果你放手不管的话,生意落到贾巴手里,他们就只有苦日子了。”

“全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求尤达大师让你跟过来的。既然离开了,我就不再是个绝地了,早一点认清这一点对所有人都有好处。我应该早点死心,我再也不可能做一个绝地了,为什么还要连累你呢?”

看着欧比旺垂头丧气的样子,奎刚忍不住说道:“你并没有连累我什么,事实上我很高兴能继续教导你,欧比旺,就算你不去找尤达我也会主动提出照顾你,至少在你完成全部训练,适应了现在的生活之前我都会在这里。”

毕竟绝地没教这个孩子怎么做个商人。

“我要结婚了,奎刚,我才刚满二十!”欧比旺嗖的一声坐了起来,枕头在床上打了两个滚,滚到了地毯上。

奎刚也大吃了一惊,他抱着肩膀沉思了片刻,这确实是个问题:“先收拾一下把午饭吃了,然后和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缘由】

欧比旺爹妈在世的时候,经营了不小的生意,大到矿业能源,小到柴米油盐,都有涉及,家里最不缺的就是钱。突然有一天奎刚找上门,两夫妻开门一看是老朋友,有过救命之恩的绝地大恩人,便热情地把奎刚请进家坐,奎刚说你家孩子很有天赋,可以跟我走当绝地。两夫妻对经商一清二楚,对绝地规矩一无所知,不知道绝地要的是六根清净了无牵挂,只觉得自家孩子竟然可以像那些了不起的绝地大师傅一样飘石头耍光剑,不光能自保,还能争光,这样的好事怎么能拒绝呢?欢天喜地的把孩子交出去之后就后悔了,在绝地那里学习跟在学校学习不一样,绝地不让孩子回家,为了孩子的将来,夫妻俩就只能在科洛桑买了房子定居,经常偷偷摸摸地在圣殿周围守着,每隔一段时间欧比旺出来执行任务或者被奎刚带着开小灶时他们还能看见孩子。欧比旺越长越帅气,两夫妻又欣慰又后悔,孩子长大成材了,但什么时候才能回家看看呢?

欧比旺还没出师,两夫妻在外面出了交通事故,飞船超空间跳跃时航线计算失误,常有的事,可这次却好死不死撞上了一颗行星。两夫妻生前早就留好了遗嘱,法律文件一个不少,儿子的一辈子都安排得妥妥当当,就连娃娃亲都定好了!女方是纳布贵族,小小年纪就当了纳布女王,退任之后还接着当议员,刚成年没几天,女方家长就给他发了消息,最后邀请他到时候务必来参加婚礼——以新郎的身份。





【口误】

“我不想和她结婚,我根本不认识她!我想把这些生意都转手处理好之后跟你回圣殿完成我的训练!”

“恐怕长老们不会轻易让你回去的,欧比旺。不过我们应该先梳理一下现在的信息,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我可以去档案馆搜索一下,然后我们再想办法。”

“帕德梅?我记得是叫这个名字,帕德梅·阿米达拉!没错!她的资料应该很好找,她的地位很显赫,是个政客!”如果她是一名政客,那么档案馆里一定会有她的信息!欧比旺激动得站了起来,叉子上的半根香肠抖了抖掉了下来,奎刚在它落地之前用原力接住了他,“我很抱歉,师父,我是说,奎刚。”

“是的,记住,欧比旺,你已经不是绝地了,我也不是你的师父,我现在只不过是以一个前辈的身份在照顾你。”

前辈前辈前辈,欧比旺撇了撇嘴,说得自己像尤达一样老似的,欧比旺用叉子接过香肠,没接稳,啪叽一声,香肠掉进了番茄酱里,把番茄酱溅了起来,奎刚躲过了飞向他自己的一滴,欧比旺动作慢了一拍,白色衣领沾上了番茄,“我很抱歉,师父,呃!我是说,奎刚!”

“不必道歉,我的……欧比旺,”习惯性的my padawan就要脱口而出,却因为奎刚的刻意扭转变得更加诡异,他本来想说什么来着?欧比旺还在看着他,可他想不起来要说什么了,香肠,番茄酱,衣领,啊,对,衣领,“今天我不会把你的衣服拿去送洗,作为你不专心的惩罚,你自己用手洗吧!”欧比旺低着头说道:“是,师父,啊!该死!我是说,奎刚……我还是专心吃饭吧。”





【变故】

奎刚安排好了欧比旺下午的课程,回到了圣殿,向档案馆管理员打过招呼就开始查找有关帕德梅的资料。根据资料显示的信息,帕德梅确实是个很了不起的女孩子,任职女王期间,她促成了纳布星上人类和冈根人的和平。纳布处于银河系外环,因为星球没什么内战,奎刚从来没去过那里,不过他知道有个绝地不久前刚从纳布回来,或许可以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档案馆里没有的信息。

“天行者大师!请等一下!”从档案馆出来,正巧碰到了他要找的绝地,安纳金·天行者,旁边跟着他的小徒弟阿索卡·塔诺,看到他之后,阿索卡把亮着灯的通讯器挂断了。

“奎刚?怎么了?”安纳金对奎刚的出现有些吃惊,他们平时交往并不多,但是这位稳重的大师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着实少见。“我很抱歉占用了你的时间,这是个有些私人的问题,不过我得知你上一次任务去的是纳布,你认不认识纳布的前任女王,现任议员阿米达拉女士?”

安纳金和阿索卡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知道,出什么事了吗?”奎刚摇了摇头:“不,没有什么事,只是想加深对她的了解,凭你和她的接触,你觉得她是个怎样的人呢?”

安纳金捏着下巴回答到:“她是个很好的人,机智勇敢,无私善良,她是……”话说到一半,阿索卡用胳膊肘怼了他的腰,接着他的话说道:“其实我们对她的了解也并不多,您知道,那些政客,很难看清他们的真面目,恕我冒昧,不过您为什么突然对这位阿米达拉议员感兴趣了呢?”

奎刚还不清楚阿索卡的意图,但他明显发觉了安纳金和阿索卡的前后矛盾事出有因,奎刚无奈地说道:“私人原因,我不方便透露,很感谢你们的信息。”奎刚点头示意之后便转身离开。安纳金有些不解地问道:“刚才是怎么一回事?”“有些事发生了,安纳金,和帕德梅有关,而根据我的猜测,目前的情况对你很不利。”阿索卡把安纳金拉到角落,“我想我们不能去看这次飞梭艇比赛了,我们要去纳布。你还记得我们回来之前帕德梅的生日宴会吗?我清清楚楚地记得她母亲说过等她成年之后就该结婚了,当时你还以为那是在暗示你,现在看来很有可能不是了!”

“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说奎刚他……”

“不!不是奎刚!你还记得几年前离开圣殿的那个大龄学徒克诺比吗?奎刚到现在都还在训练他,如果我推测的没催,奎刚应该是想撮合帕德梅和克诺比!而且克诺比的家庭背景你也知道,纳贝里夫妇很有可能更倾向于选择克诺比而不是你,但是你和帕德梅才是真心相爱的!我能从你们两个的眼神中看出来!这个欧比旺很有可能是贪图帕德梅的地位!”

“阿索卡,我是绝地,或许顺其自然才是最好的选择。”话音刚落,安纳金的胳膊又挨了阿索卡一巴掌:“这可不是我认识的天行者!我们要去纳布,你去准备飞船,我来联系帕德梅看她那边有什么消息!”





【机会】

“父亲!母亲!这么大的事情你们怎么可以瞒着我!”帕德梅几天前在曼达洛和好友萨婷小聚,才刚下飞船就收到了阿索卡的消息,甚至顾不得喘口气,她直接冲回了家。纳贝里夫妇坐在沙发上面面相觑,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在他们看来这桩婚事没什么不好的,欧比旺各方面的条件都数一数二,更何况他父母生前和他们都是好友,帕德梅的身份特殊,有个原力强大的丈夫也算是个强有力的保障,为什么帕德梅就不同意呢?

“女儿,我们这都是为你好啊!”

“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我想要什么!”帕德梅气冲冲地摔门而去,纳贝里夫妇茫然无措地愣了一会儿,联系了帕德梅的姐姐索拉,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坦白了,帕德梅和索拉的关系一直很好,他们希望索拉可以劝说帕德梅改变心意,但索拉并不认同他们的做法:“我想你们忽略了一个重点,帕德梅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什么?”

“还记得不久之前去监督谈判的那个安纳金·天行者吗?”

“当然,那样奇怪的姓氏一般很难让人忘记!等等……你是说……”

“没错。”

“可他是个绝地!”

“他也是个人,是人就会有感情,而且克诺比不也曾是个绝地吗?你们当时还不是答应了这桩婚事?”

“那不一样,我的女儿,他的父母说过等他完成训练他就可以离开绝地组织,我们算了算,你妹妹成年之后欧比旺应该也完成了他的训练,所以我们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认真的?你们可是连问都没问就帮别人安排好了一辈子,你们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当然,你们见过欧比旺现在的样子吗?那孩子刚出生不久我见过他,白白胖胖的,现在出落得很帅气,我给你找找他的照片!”乔芭尔翻了翻数据板,找到了一张明显是偷拍的侧脸照片,发送给了索拉。

“喔,我喜欢!”索拉在看到照片之后眼前一亮,“我很乐意帮你们解决麻烦,正好我和我男朋友刚刚分手了,这个人归我了。”

“可是,索拉,你妹妹她……”

“相信我,她巴不得我替她接下这块烫手山芋呢!这件事对你们来说到此为止了。”





【拍卖】

“我不能集中精力,奎刚,我整个下午都在想那件事!”在不知道第几十次冥想失败之后,欧比旺打开了通讯器联系到了奎刚,“你在干什么?”

“有一个临时任务,稍后我再联系你好吗?”

欧比旺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坐立不安,奎刚竟然还有心情出任务?欧比旺撅着嘴挂断了通讯,几乎是同一时间他又开始自责,奎刚并没有离开绝地组织,与此同时他还要分出大部分精力照顾自己,明明自己才是那个累赘,一个累赘怎么还能发脾气?

他看了一眼备忘录,待会儿还要参加一个慈善晚会,准备准备就该出发了,一下午的训练计划都被打乱了,欧比旺叹了口气,他本来就已经比其他学徒出师要晚了,虽然他本人也并不是多想结束训练,但是总给奎刚找麻烦他也觉得过意不去。欧比旺自暴自弃地躺在了地毯上:“我该怎么办啊……”

和其它总想按住钱包的富人不同,欧比旺喜欢慈善晚会,买一些他完全用不到的东西,把钱花出去,然后再把买回来的东西捐到博物馆美术馆之类的地方,他总觉得只要有一天他把全部钱都花光,绝地就还会重新收留他。奎刚跟在他身边时总是会及时制止他,因为奎刚对他的小心思一清二楚,而欧比旺总是会忽略他那样做的后果。今天奎刚不在,欧比旺终于可以自由发挥了。

“……起拍价格十万!”

“十五!”

“二十!”

欧比旺从侍者的托盘上顺了一杯酒,躲在角落四处张望了几眼才开始小心翼翼地嘬起来,奎刚不在,但他仍旧心虚。拍卖价格已经要到了五十万,欧比旺并没有看到拍卖的商品是什么,他也不是很在乎,反正都要捐掉的,五十二万第二次时,他舔干净了最后一滴酒,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喊到:“一百!”

“成交!”

木锤敲响的一瞬间欧比旺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原力之中的波动让他一下子就注意到人群之中的那个高大身影,对方也立刻向这边看过来,是奎刚!

奎刚怎么找到他的?

找到他当然不难:家里黑着灯,没有人,昨天刚刚被从酒吧捞回来,那他今天肯定不敢顶风作案去酒吧,奎刚随便一打听就听说这里举办慈善晚会,欧比旺喜欢去什么地方大手大脚的花钱呢?慈善晚会啊!欧比旺在慈善晚会上喜欢干什么呢?花最多的钱,买最没用的东西啊!奎刚敢打赌,欧比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买了什么!

欧比旺赶紧把酒杯扔到了背后的花盆里,扯出一个笑冲奎刚招了招手,穿过人群,奎刚费力地挤到了欧比旺身边,同时欧比旺刚刚买下的东西也被送到了他的手边,一条漂亮的项链。

项链,他一个男的,花一百万,拍了一条项链。

“啊,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没看到我给你留的消息呢!”纯属瞎编,欧比旺没有给奎刚留任何消息。

“我确实没看到你给我留的消息。”

“可能是通讯设备出了故障吧,总之……啊!对了,任务还顺利吗?”

“常规任务,没什么好说的。”

奎刚突然凑近了他,欧比旺心脏漏跳了两拍。

“你喝酒了?”

欧比旺闭紧了嘴巴摇了摇头。

奎刚又凑近了一点闻了闻,欧比旺屏住了呼吸。

奎刚站直了身体,欧比旺悄悄松了一口气。

“好在拍卖刚开始,你来的还不算晚。”确认危机已经过去的欧比旺开始试着缓和气氛。

“实际上我们没有时间浪费在拍卖会上了,关于那位阿米达拉女士,我们得好好商量一下。”

欧比旺怔怔地点了点头,任由奎刚拉着他走出了晚会现场,走到了门口时不小心撞到了一位女士,项链上的珠宝勾住了女士的黄色蕾丝衣边,欧比旺回头看了一眼松开了手:“留着它吧,美丽的女士,那条项链戴在你身上一定会显得非常好看!”





【计划】

“据我所了解到的信息,阿米达拉是个很不错的姑娘,你确定你不想考虑这件事吗?”奎刚问道。

“我确定。”欧比旺坚定地点了点头,“这件事本身就很荒唐。”

“也许你在见过她之后会改变心意呢?你已经长大了,欧比旺,会喜欢一个人很正常。”

“相信我,我百分百肯定,我肯定不会改变主意!”

“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你这么肯定呢?”

“……这个你就不用问了,我自己知道就足够了。”

奎刚盯着他,突然出声问道:“你是不是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没有!”欧比旺立刻摇头否定,然后结结巴巴地说,“我打算这一切结束之后和你回圣殿,所以我不想和任何人结婚。”

“欧比旺,我们说过这件事……”

“是的是的,你差不多每天都要提醒我一遍,但是尤达,你不是,对不对,嗯?”欧比旺模仿着尤达的语气,冲他眨了眨眼睛。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们就要想办法让阿米达拉小姐主动提出取消这门婚事。”

“如果她真是像我们所知的那样,他一定不会喜欢一个愚蠢又肤浅的富二代,我想我可以表现的愚蠢一点,但是我毕竟曾经是个绝地,如果能有更好的办法,我还是不想丢脸的。”

“你不需要表现得愚蠢,你只需要做你自己就够了,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但我们需要找一个人帮忙。”

“谁?”

“萨婷女公爵。”

不……

欧比旺惊恐地摇了摇头,很久以前他曾经和奎刚在曼达洛执行过一次任务,在那里他认识了勇敢又美丽的萨婷女公爵,少年几乎是一见钟情坠入了爱河,最终却遭到了女公爵的拒绝,那是一段相当丢人的经历。

“我暂时还想不到别的办法,我打听到阿米达拉小姐今天刚刚从曼达洛回到纳布,原来她和萨婷女公爵私下是朋友,如果我们说明好意,她会愿意帮我们的。”

“这太丢人了,奎刚,我真的不想再面对萨婷了。”

“这一次,欧比旺,你不光要面对萨婷,你还要和萨婷表现得亲密无间。”





【援手】

“帕德梅确实和我提到过一个绝地,虽然她没说太多,不过你们真该看看她当时的表情,真是一眼就看出来她是在恋爱了!”

“这就是问题所在,女公爵,”奎刚拍了拍欧比旺的后背,“阿米达拉小姐提到的绝地就是欧比旺。”

“什么!这怎么可能?”萨婷一脸惊讶地看着欧比旺,“帕德梅怎么会喜欢上你?”

欧比旺皱了皱眉,他敢保证萨婷本来想说的是“帕德梅怎么会看得上你?”

“别误会我的意思,欧比旺,只是据我对她的了解,她喜欢的不是你这种类型的啊!”

“并不是所有人都把我当成个‘小弟弟’一样看待。”

“你还记着那件事啊,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欧比旺,别再耿耿于怀了。”萨婷捂着嘴笑着说,“所以你们说要找我帮忙,我可以为你们做些什么呢?”

“我们想让你假装成欧比旺的恋爱对象,好让阿米达拉小姐主动提出取消婚约。”

“不行,这绝对不行。”萨婷坚定的摇了摇头,“帕德梅是我的好朋友,而且我看得出来她真的挺喜欢你,我不能这样伤害她……”

“她甚至都没把我的名字告诉你!”欧比旺打断到。

“女孩子可以一眼看出另一个女孩子是不是在恋爱,你们不会懂的。总之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女公爵,我们之所以来找您也是为了阿米达拉小姐着想。欧比旺一心要回到绝地武士团,如果您还记得欧比旺的倔脾气,您就该清楚,就算他和阿米达拉小姐结了婚,他们的分别也是不可避免的,早晚有一天他会让阿米达拉小姐心碎,而那都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结果。”奎刚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接着说到,“而我们知道您和阿米达拉小姐是好友,您的身份地位也足够显赫,如果欧比旺的恋爱对象是一位身份卑微的平民,就会有损阿米达拉小姐的名誉和尊严。我们只是想在阿米达拉小姐沉迷于这场没有结果的爱情之前解决这件事。”

“所以这件事里只有我一个是恶人?”

“没有人是恶人,只是立场不同罢了,而且我想如果阿米达拉小姐相信你们是真心相爱,她会衷心祝福你们。”感受到了萨婷的动摇,奎刚趁热打铁地说道。

“就当是对我心理伤害的补偿,萨婷,帮我这一次!”欧比旺加了一句。

“你们知道这样做很有可能让我失去一个好朋友!”

“而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拯救朋友,无论是阿米达拉小姐还是欧比旺。对了,还请您对这件事保密。”





【恋人】

“我知道,这确实很过分!不过别担心,我们会找到办法的!”阿索卡急得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我们得想办法破坏帕德梅在奎刚他们眼里的形象,这样那个欧比旺才不会来纠缠她。”

“光这样是不够的,我还要说服我的父母,待会儿我会联系我的姐姐,看看能不能请她帮忙。”帕德梅将头靠在安纳金肩膀上,叹了口气,“我真希望能和你远走高飞,但是我不能抛下我的责任。”

“我知道,帕德梅,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们会解决这件事的。”他吻了吻她的头顶,“我有件事想要告诉你,等完成阿索卡的训练之后,我会退出武士团。”

“什么?”帕德梅坐起来看着他,“我是说……你确定吗?虽然我希望我们可以在一起,但是我不希望影响你做的任何决定。”

“不是影响,你就是我的决定。”

帕德梅深情地凝视着安纳金的双眼,阿索卡翻着白眼走了出去。





【矛盾】

“你起的很早。”奎刚从卧室出来时看见欧比旺已经在阳台修早课了。“前几天因为那些事落下了进度,再这样下去我可能永远都出不了师了。”

事实上欧比旺并不急着出师,他只是担心有一天奎刚会对他厌烦,将来的某一天,他会很不情愿地让奎刚回到圣殿,回归到一个正常的绝地大师该过的生活。

“早餐想吃什么?”奎刚问到。

“你可以看看餐厅有什么惊喜等着你!”欧比旺回答到。

欧比旺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奎刚洗漱完毕之后,欧比旺也坐在了餐桌前,奎刚在欧比旺的偷偷注视下吃了几口,他知道欧比旺在期待着他的评价,期待写在他的眼睛里,奎刚用餐巾抹了抹嘴:“味道很好。”

欧比旺才开始踏实地吃自己的那一份,得意洋洋地说了一句:“谢谢师父!”

奎刚抬眼看了看他脸上的笑,算了,这次就不纠正他了。

欧比旺把曾经服务于他父母的家政人员全部辞退了,一日三餐基本都是奎刚想办法解决,奎刚曾经暗示过他几次,至少请个厨子回来,欧比旺表示更喜欢吃师父做的饭,奎刚表示不解,他根本不会做饭,他能做到的只是满足最低要求——不挨饿,欧比旺说他做的菜能让他想起来以前的食堂。欧比旺只不过是想让他现在的生活尽可能地和以前一样。渐渐地,奎刚的手艺一天比一天好了,时不时两个人还是会出去改善一下伙食,如果奎刚执行任务回不来,欧比旺就会自己出去吃,但是欧比旺做饭,这还是头一遭。

“怎么今天突然想起做早餐了?”

欧比旺戳了戳蛋杯里的蛋黄:“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试试。”

并不是这样的。只是这次事情发生之后他开始尝试面对他一直在逃避的事实了,他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围着奎刚转圈的小学徒了,奎刚离开他只是早晚的事,他要学着照顾自己了。想到这里,欧比旺没了胃口,心情突然变得无比沮丧,一早上的训练成果正式宣告作废,他把勺子扔在了盘子里,扔出去之后立刻就后悔了。

但是勺子已经扔出去了,噪音已经弄出来了,奎刚咀嚼的速度都慢了下来,轻轻放下了叉子,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他知道如果欧比旺想说什么的话,不用他催促。

欧比旺突然趴在了桌子上,整个肩膀都垮了下来。

好吧,或许情况比他想象的严重。

奎刚把手放在他的后背上:“别担心,这件事会解决的。”

欧比旺趴在桌子上摇了摇头,没吱声。

奎刚不知道他真正担心的是什么,他对破坏和帕德梅的婚事这件事胸有成竹,但是一想到要离开奎刚,他的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和不舍。

欧比旺站了起来,去了训练室,他有自己的训练室,有钱的一个好处就是能得到一个自己的训练室。奎刚看了看他几乎没动几口的早餐,叹了口气,他还没告诉他晚上约会取消的事情。

欧比旺把自己关在训练室一上午,奎刚敲了敲门:“昨天帕德梅联系我取消了约会,你今天晚上可以和萨婷出去逛逛街,散散心,她下午就该到了。”

片刻之后,训练室传出了欧比旺的声音:“我不想和萨婷出去!”

“那恐怕你就得和帕德梅结婚了。”

几秒之后欧比旺打开了门,汗水湿透了衣服,顺着头发流到脸上,奎刚往训练室里瞟了一眼,整个房间里遍布着训练机器人的残骸。

“我猜这些已经不能重新组装了?”奎刚问道。

“我没办法控制我的情绪,我知道这样很不好。”

“试着去忽视它,欧比旺,如果你不能抵挡,就让它从你身边溜过去。”

奎刚的意思是不想面对就不要去面对了,这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奎刚说的话他没怎么理解,他只是在想,解决他问题的办法就在那里摆着,但是却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只要奎刚不离开,他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可他要怎么才能把奎刚留下呢?





【约会】

帕德梅联系奎刚取消约会,说她没办法抵达科洛桑,奎刚说他会转告欧比旺,并且改天再约定时间。与此同时,他也在密切关注着安纳金的动向,安纳金之前举止反常,说明这里面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而且他知道几天前安纳金和阿索卡去了纳布,就在他问过他有关帕德梅的事情之后。作为绝地大师还有一项特权,就是可以调取各处的监控,他发现安纳金和阿索卡身边跟着一名女子,与安纳金举止亲密,那就是帕德梅。

帕德梅取消约会没有什么特殊原因,只不过是去参加了另一场约会而已,既然帕德梅已经在科洛桑了,那么这个机会一定要好好利用。

在监控里找到了欧比旺之后,奎刚联系了他。

“很抱歉打扰你的约会,欧比旺,不过我想请你去一下三十四层帮我买点零件回来,我稍后把清单发给你。”

三十四层,安纳金和帕德梅就在三十四层。安纳金对机械有些不正常的痴迷,他是个专家,是个天才,也是三十四层唯一一家器械零件商店的常客,向帕德梅展示一下他的世界是必不可少的,所以他肯定会带着帕德梅到那家器械零件商店去逛一逛,这也是他会带着帕德梅到三十四层而不是约会情侣们最喜欢去的四十六层的原因,尽管奎刚不能理解为什么安纳金会觉得带一位心仪的女士去零件店是个好主意,但这并不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如果一切进行顺利,欧比旺可以比预期提前解除婚约。

如果一切进行顺利的话。

欧比旺已经到了零件商店,站在门口等着奎刚的消息,奎刚在监控里看到安纳金已经到达附近,把准备好的零件清单发送给了欧比旺。欧比旺和萨婷走进了商店,奎刚再也看不见任何有关他们的画面,接下来就只能靠欧比旺自己了。

一切都在按照着奎刚的计划进行,安纳金和帕德梅也很快到达了零件商店。奎刚身体微微放松,向后倾斜,靠在了椅背上。


帕德梅首先发现了萨婷,她惊喜的向萨婷招手,萨婷明显更惊讶,瞬间愣在了原地,欧比旺正在按照清单弯着腰找零件,没看到萨婷这边发生了什么,萨婷把欧比旺又往角落里推了推,侧过身挡住了他,帕德梅突然意识到安纳金和她在一起的事情不能被别人知道,毕竟安纳金还是个绝地,她一把将安纳金推到一边,中间的几排货架挡住了萨婷和帕德梅两个人的视线,帕德梅小声对安纳金说到:“先别出来!假装你不认识我!”

安纳金乖乖的又往角落里挪了挪,不小心撞到一个人,他小声说了声抱歉,对方看清了他是谁之后热情地站直了身体:“Master Skywalker!能在这里看到您真是太巧了!”

“欧比旺·克诺比?”

安纳金也感到很惊讶,科洛桑这么大一个星球,怎么就这么巧他们会在同一家商店遇到?看现在的情形欧比旺应该还没发现帕德梅,不管怎么样先把他弄出去再说。

安纳金拉过欧比旺的胳膊,转过头看到帕德梅突然瞪大了眼睛朝他使眼色,安纳金悄悄冲她比出一个一切顺利的手势,挡住欧比旺的视线,好让他不要发现帕德梅在这里。欧比旺一只手抠着货架说道:“可是我的零件……”“有空去我那里,喜欢什么零件随你挑!”帕德梅眼睁睁的看着安纳金和那个她只在照片里见过的未婚夫欧比旺朝外走,直直地撞上了萨婷。店铺拥挤,货架之间的空隙很窄,萨婷就是想躲都躲不开,她本来想假装不认识欧比旺,没错,她临阵退缩了,但是帕德梅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这边,萨婷感觉自己脸上的笑已经挂不住了,欧比旺撞到她之后转过身来对她说:“哦,萨婷,我遇到一位熟人,这位是绝地大师安纳金·天行者。”

帕德梅忍不住抚额叹息,萨婷竟然和欧比旺认识?这下她就是想假装看不见欧比旺都不行了,打了招呼之后欧比旺也会立刻发现她,他就会知道是自己撒谎取消了约会。

萨婷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得,躲也躲不掉了,干脆先发制人吧。

萨婷和安纳金握了握手,笑着问候了一声,然后转过脸面对着帕德梅招呼她过来:“上次见面忘记跟你说了,不过正好这次我们都凑到了一起,我就来正式介绍一下,帕德梅,这是我男朋友,欧比旺克诺比。”

帕德梅?

欧比旺听到这个名字也愣了愣,他慢慢转过身,终于见到了自己传说中的未婚妻。

男朋友?

安纳金和帕德梅对视一眼,欧比旺是萨婷的男朋友?

帕德梅的呆滞让萨婷心里发慌,她注意到帕德梅的眼神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停在那位绝地大师身上,而那位绝地大师也一直在盯着帕德梅……等等!绝地?

萨婷看了看安纳金,安纳金长的很好看,萨婷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他右眼角有一道长长的疤,平白给俊美的脸上添了几份野性,这才是帕德梅会喜欢的类型嘛!

那会不会……帕德梅和她提到的绝地是安纳金,不是欧比旺呢?

萨婷慢慢转过头看向帕德梅,指了指安纳金。

帕德梅点了点头。

萨婷顿时松了一口气:“呼……真是虚惊一场,我们去吃甜品吧,我来请客!然后我们要把这个事情好好捋一捋。”

“可是我师父让我买的零件……”

萨婷拿欧比旺没办法,只能别着肩站在一旁等着欧比旺一个一个找零件,好在有安纳金帮忙,还能快一点。

趁着两个绝地找零件,萨婷和帕德梅说起了悄悄话。

“我都不知道你认识欧比旺·克诺比!”

“你记得我跟你说过好久之前有个小绝地说喜欢我,被我拒绝了,后来还被他师父知道了,他被他师父骂了一顿吗?他就是那个小男孩!”

“你说的那个小弟弟?”

“对!我还以为你和我提到的那个绝地是他!”

“他?怎么会?欧比旺已经不是绝地了,为了保护安纳金,我不能向别人透露我们两个的关系,他可能会被赶出绝地。先不说我了,我没想到你会和欧比旺在一起,我以为你不喜欢他?等等……什么叫你以为我和你说的绝地是他?”

“这个……说来话长……其实这都是为了你,我的朋友,”萨婷抓住了帕德梅的手,“我知道你和欧比旺有婚约,我也不是真的和欧比旺在一起,只是欧比旺他总有一天要回去当绝地,如果你们真的结婚在一起了,他离开之后你会很痛苦,我以为你喜欢的绝地是他,所以我们想要演一出戏把这出悲剧扼杀在摇篮里,不过现在看来这是一出喜剧也说不定,总而言之,恭喜你找到真爱,他看上去不错!”

“安纳金……等他的徒弟出师之后就会退出绝地武士团,我只要再等等就好,这件事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萨婷,我们都白白担心了这么久,现在就只需要搞定我父母和我姐……天啊!我怎么把她忘了!”

欧比旺提着一个沉重的大箱子,里面装满了零件,刚走出来就被帕德梅抓住了袖子:“我们得赶紧离开这,我姐知道我们在这里,待会儿她找到我们就糟糕了!”

欧比旺茫然的看了看萨婷,萨婷有些幸灾乐祸地冲他笑到:“你猜怎么着?喜欢你的不是帕德梅,是帕德梅的姐姐,索拉,听说她还有你送的定情信物,一条价值一百万信用点的项链,你可真是个梦中情人,欧比。”

“怎么会?就连帕德梅我都是第一次见,我甚至都不知道她还有个姐姐!”

“总之我们还是先离开,等回到家我会告诉她你和萨婷才是一对,让她死了这条心,我可不想看她在街上发泄情绪,相信我,没人想看她发泄情绪。而且我父母知道我们两个是朋友,这样一来他们也就不会再计较什么了。”

“我想我以后再和索拉见面免不了要尴尬了。”萨婷笑着说到。

两个女孩在前面手挽手有说有笑,安纳金因为不再视欧比旺为情敌而变得极度友好,不停地给他讲一些和机械有关的知识,虽然大部分欧比旺都听不太明白,但他还是表现出了一个谦逊的学徒应有的素质,耐心地听着安纳金说着N-37型煅烧器在接线时应该注意什么顺序。

奎刚从监控里看到的结果比他想像中要更加和谐,他不知道那家小商店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欧比旺回到家之后一定会一五一十地讲给他听。





【分合】

帕德梅怀孕了。

安纳金不得不提前退出,回纳布和帕德梅结婚。

阿索卡没人要了。

阿索卡气得用光剑把安纳金房间的门砍得稀烂。

一边砍一边喊安纳金忘恩负义过河拆桥。

生气归生气,阿索卡毕竟还小,几个长老坐在一起一合计,那就把奎刚叫回来吧,他都被欧比旺霸占三年了,欧比旺也二十一了,这年纪一个人活着没问题了。

于是奎刚就要被派给阿索卡当师父了。

欧比旺的噩梦终于来了。

奎刚不瞎,他能看见欧比旺阴沉着脸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有时他好不容易把欧比旺逗笑了,下一秒这孩子两个嘴角就像挂了两个铁坨一样坠了下去。不用称体重奎刚也知道欧比旺瘦了不少,婴儿肥没有了,脸颊甚至有些向内凹了,吃的时而多时而少,欧比旺一发愁,奎刚也跟着发愁,最愁的一次是他睡醒一睁眼就看到自己枕头旁边放着欧比旺的学徒辫。

奎刚知道欧比旺偷偷回圣殿找过尤达,看他现在的表现一定是尤达拒绝了他。欧比旺经常站在落地窗前俯视科洛桑,他仍然乐于参加各种慈善晚会,大手大脚花钱,然后被奎刚拦住,没有人会扔一百万信用点买一条项链,就算那是用凯伯水晶做的也要不了这么多。不过欧比旺再也没碰过一滴酒,这点让奎刚感到无比欣慰。

欧比旺家里没什么奎刚的东西,收拾了一顿也就整理出两个箱子,大部分都是衣服。

奎刚离开时欧比旺给了他一个拥抱,没有别的。

门关上了,奎刚真的离开他了。

屋子里少了奎刚的东西并没有什么不同,在房间的每一处每一个角落,欧比旺还能感觉到奎刚的存在,就仿佛他只是去执行个常规任务,晚上还会回来和他共享晚餐一样。

但是奎刚确实搬走了,离开他了,去给别人当师父了,他会像曾经照顾自己一样照顾他的新学徒,他会带着他的新学徒去到银河的任何星球一起执行任务,他们会并肩作战,奎刚时不时会带着他的新学徒去他们曾经去过的烤肉店,甜品店,奎刚会带着他的新学徒量尺寸做衣服,只因为小孩子长得快,总要买新衣服,他会时不时把曾经发生过的事拿出来讲一讲,而对于那个新学徒来说,一切都是如此新鲜而又美好。

而这一切特权本来都属于他。

欧比旺在各个屋子里扫荡了一遍,希望可以找到一些奎刚留下的东西,他在奎刚床脚发现了奎刚用来擦光剑的布,拾起布走出卧室,欧比旺站在起居室的角落扫视了一圈,慢慢地倚着墙角滑坐在地上,把脸埋进膝盖里,肩膀不住地抽动着。眼泪洇湿了膝盖的衣服,会留下泪痕,这次又要自己拿去送洗了,以后只能自己拿去送洗了。

他不知道原来离别带来的痛苦如此难以承受,而被别人夺走一切的痛苦更让他感觉撕心裂肺。

突然门向一侧滑动打开了,门外站着奎刚,他说:“我把什么东西落在这了。”

欧比旺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哭得两眼红肿的样子,尽管他知道他蜷在角落里的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还是没有抬起头,只是抬起胳膊拎着那块布:“我猜你是来找这个的,我在你床脚捡到的。”

奎刚把布从他手中抽走,欧比旺心灰意冷地收回了手,却在半途被奎刚抓住。

“我把我的欧比旺落在这了。”




【阿索卡】

奎刚违抗了命令,尤达一点儿也不意外。

“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没有人愿意当我的师父?”

阿索卡第六次找尤达发牢骚,尤达坐在蒲团上打起了瞌睡。

“Master Yoda!您有没有在认真听我说!”阿索卡突然拔高了声音,尤达的瞌睡虫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说的,我知道。要不然,训练你,我可以。”

阿索卡摇了摇头,发出了哼哼声。

“你的想法,说来听听?”

“普罗·孔大师的学徒是不是正在准备接受最后的考验?我可以等一段时间。”

尤达陷入了思考,阿索卡接着说到:“或者我们可以下次继续这个话题,或者下下次,下下下次,鉴于我根本没有师父管束,我随时都有时间,而且我有的是时间。”

“你的要求,我同意。”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23)
©回避型依恋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