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避型依恋裤

愿意去微博找我玩的ID是Anakin-Sandhater

【AO】never tell the truth (4)

 Chapter4    线索

 

 

“我们收到了她发过来的一条消息,但数据损坏了,我正在让人着手数据恢复,这是那边发过来的。”杭多把一张照片递给了奎刚,奎刚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上一身便装的女尸是莎克缇。

“她在哪?”奎刚接过照片的手有些颤抖,他不敢相信莎克缇竟然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失去了生命,这也说明莎克缇发回来的信息一定是至关重要的,虽然他还不知道她卷入了什么阴谋,但这是他们目前拥有的唯一线索,于公于私,他都必须要把真相查个水落石出。

“说来奇怪,是巴尔的摩,这是在马蹄赌场的厕所里,当地警方正在调查。”

三个月前,莎克缇被指派与迈阿密警方合作调查一起毒品走私案件,一周前她的任务报告还一切正常,一周之后她的尸体却被人发现在巴尔的摩的一家赌场里。不管是直觉还是其他力量的驱使,奎刚都隐隐约约感觉他无法在这件案子上完全信任当地警方,莎克缇行事向来谨慎,不知她发现了什么惊天秘密才会被对方灭口,如果说她发现了什么,她一定会第一时间报告给他,她不可能在意识到危险之后不发出一点警示,除非她的一切求救途径都被幕后黑手控制住了。

“杭多,我要交给你一个任务,而且这个任务你必须独自完成。”奎刚低声说道。杭多虽然也是个新手菜鸟,但没有人比他更适合这项任务,他天生有着商人的精明和市井的痞气,而有时一个不像警察的警察却能更好地完成任务。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杭多向后退了一步,又被奎刚拉了回来。

“你去巴尔的摩调查这件事,但是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我待会儿会给乔卡斯塔打个电话,她是我的一个朋友,如果有需要你可以找她帮忙。你的任务不是为莎克缇报仇雪恨,而是是搜集一切可疑的证据,帮助我们查明她的死因。记住,除了乔卡斯塔,不要相信任何人。”奎刚拍了拍杭多的胸口,“你的第一个卧底任务,别让我失望。”

杭多拦住了要离开的奎刚:“等等,老大,什么叫可疑的证据?”

“你很聪明,你自己去弄明白。”

安纳金下班后带着欧比旺回了家,路过音像店时欧比旺让安纳金停了车。“我注意到你客厅的DVD,虽然有点过于原始,但是配置很高,放在那里吃灰未免太可惜了,你家里什么碟片都没有,你平时不会觉得无聊吗?”欧比旺平淡的语气让紧张了一路的安纳金松了一口气,经历了之前发生的事之后,安纳金很担心欧比旺会从那之后把他列入敌对名单,但欧比旺的脾气比安纳金想像得要好很多,即使是生气也不会超过一个小时,想到这,安纳金整个人又开始变得放肆起来。

“无聊?我没觉得,我们年轻人都用手机的。而且除此之外,工作时我们要仔细调查每一样物证,公开的,秘密的,现实中有些人的生活比电影要刺激的多了。”安纳金双手交叉放在脑后,一副得意的姿态看向欧比旺。

“比如?”欧比旺迈出车门的脚又缩了回来,他等着安纳金说些有意思的故事,或许每个人都或多或少会对其他人的经历感兴趣,如果这些故事又贴着隐私的标签,那么它们的吸引力就会瞬间翻倍。

“比如从你家找到的那些只写了日期的录像带。”安纳金瞟了欧比旺一眼,果然看到欧比旺的脸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白变红。

“……那…那是合法的!”欧比旺结结巴巴地说道。他没有想到安纳金故事中的主人公会是自己,当然也无法想到这些警察在调查时还要把别人家里的录像带看个遍。

“当然,我们走的也都是合法程序。”安纳金毫不掩饰自己语气中的戏谑,欧比旺很少看到安纳金对他有除了皱眉翻白眼之外的表情,但这次他意外的看到了安纳金脸上恶作剧般的笑,一瞬间他明白了这一切不过是一个青春期过长的大男孩开出的带点黄色的玩笑。

“你在骗我,对吧?”

“很好笑,是不是?”

“为什么不呢?哈,哈。”

不到十分钟,欧比旺就从音像店出来了,手里还拎着一个印有商标的塑料袋。

“你都买了什么?”

“一些老电影,侏罗纪公园,杀死比尔,肖申克的救赎,之类的,如果你在担心我会买一些泰坦尼克号或者断背山之类的电影,那你大可以放心,我知道你一直不是很看得惯我的性取向,我会考虑你的感受,没有任何言情电影,我是个GAY,但我不是个TEENAGE GIRL,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瞧你,都快被吓出冷汗了。”

大概是被看穿了心思,安纳金心虚地打开了音乐:“我才没有。”

“哦,感谢上帝你这么说了!”欧比旺一下子放松了肩膀拔高了音调,“我还买了罗马假日和卡萨布兰卡!”

欧比旺很满意安纳金瞪大的双眼、吃惊的表情以及嘴边无声的“what the f**k”,但安纳金也只用了一两秒钟就明白了这不过是欧比旺不含恶意的报复。

“现在你开心了?”他转了转眼珠,发动了车子。

“一般般吧。”欧比旺对着后视镜整理了一下衣领,“下个街区拐角有一家超市,在那里停一下,我们得买点吃的。”

“不需要,我的冰箱里有很多。”

“年轻的天行者,”欧比旺转过头按住了安纳金在方向盘上的手,“你还有很多要学的。现在,打灯,转弯。”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是欧比旺确实在烹饪上颇有造诣,安纳金猜想这可能是他作为一个GAY的天赋,爱美食,爱生活,热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欧比旺做了非常简单的意面,自己制作的面条,自己制作的酱汁,不多不少刚刚好的两人份,安纳金家里没有餐桌,两个人干脆端着盘子坐到沙发上一边看电影一边吃晚餐。欧比旺买的电影安纳金在学生时代都偷偷和室友一起看过,租来的碟,借来的机器,两三个宿舍的人挤在一间满是汗味的小房间里。安纳金的校园生活可以说是如鱼得水一帆风顺,而欧比旺却经历了和他完全不同的人生。安纳金并不一直都是一个懂事的孩子,看着眼前这个笑容中总是带着一丝腼腆的欧比旺,他不由得开始细细回想自己在学校里是否曾经和其他同学一起扮演了恶棍的角色,是否因为其他人生来就有的与众不同而恶语相向。他回忆不起来,这多少让他这顿饭吃起来轻松了一些。对他来说,在学校经历的只有快乐,而快乐相比痛苦而言,总是少了一些它本该拥有的深刻。

此时此刻欧比旺盖着从超市买来的崭新薄毯子,窝在沙发的最右边,坐的离他远远的,或者说是他坐的离欧比旺远远的,无论怎么描述,他们两个之间的距离第一次让安纳金意识到房东留下的沙发确实是个大家伙。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盯着欧比旺的时间已经超过了盯着电视屏幕的时间,欧比旺做的意面对他来说有些多,他觉得欧比旺应该是照着摩尔的食量做的晚餐,虽然他已经觉得有些撑,虽然他的养生常识告诉他这个时间吃撑绝对不是什么健康的行为,但这酱汁该死的美味,他也就放任自己的胃变得贪婪,如果不是担心欧比旺会突然转过头来看着他,他可能会竖起盘子把酱汁也舔干净。摩尔真是个幸运的人,安纳金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这样一个念头,他正好奇为什么自己会产生这种想法,欧比旺伸脚踹了踹他的大腿:“我最喜欢的一段!乌玛瑟曼一刀削去了石井御莲的头皮。”

“你错乱了。”安纳金吃掉了最后一根面条。

“摩尔曾经也有一把非常锋利的日本武士刀,后来被他送给了别人,但那件乌玛瑟曼同款衣服我还留着。可我还是觉得很可惜,那刀真的很锋利,也许他真的找到了服部半藏为他做了一把刀呢。”

安纳金发呆的时候错过了大半部电影,欧比旺叫他时他只看到一团头发飘落在雪地里。听了欧比旺的话,他突然对杀死摩尔的凶器有了想法。安纳金把盘子撂在了地上,到处寻找遥控器,最后从欧比旺盖腿的软毯下面摸出了遥控器,他快退回去,看了看乌玛瑟曼的动作,如果有这样一把锋利的武士刀,摩尔腰部切口的平整也就有了解释。安纳金第一个想法就是把这个假设说给欧比旺,但看到他脸上充满疑惑但是与悲伤无关的表情之后,安纳金选择了避开讨论这个话题,欧比旺应该拥有一段忘记痛苦的时间,他不能把他重新拉回失去摩尔的痛苦中:“我刚才没看清,没人想要错过精彩的部分,对吧。”

“随你便了,我们可以接着看第二部。你来换碟,我来收盘子。”

第二部电影结束时已经将近凌晨,互道晚安之后,欧比旺依旧蜷在沙发上,安纳金依旧关着卧室的门。通常这个时候安纳金通常都已经在和周公下棋了,但今天他不知自己出了什么问题,无论身体告诉他自己有多么疲惫,意识却怎么也不能跟身体同步。他的脑海里不停闪过各种奇奇怪怪的念头,配合着更加猎奇的画面,一闭上眼睛,这两样东西就组成了令人瞠目的电影。欧比旺穿着一身黄色紧身衣,挥动着手中的武士刀,飞身跃起把摩尔砍成了两截。安纳金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想象力可以丰富到这种程度,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了仿佛一个世纪,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却发现刚刚十二点半。一定是晚上的意大利面有问题,看,这就是不遵守固定食谱的结果——作息紊乱,下一步是什么?失眠多梦,脱发早衰?这都是因为欧比旺!安纳金直挺挺地躺成了一个大字,只有赶紧解决掉手里的案子,把欧比旺这个瘟神送走,自己的美好生活才能继续下去。

安慰好自己之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安纳金慢慢地进入了梦乡,大概是睡前看了R级电影的原因,安纳金这一晚做了很多梦,一觉醒来,梦境被忘得一干二净,只剩下浑身的疲惫,他无精打采地洗漱完毕,欧比旺已经在厨房忙活早餐了。安纳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欧比旺现在又把自己当成保姆了吗?如果一个月之后欧比旺还住在这里,自己是不是就该付给他一个月的工钱了?

“你在做什么?”

“这么早就醒了?我看到了你冰箱上的食谱,今天星期五,早餐是金枪鱼三明治,我在照着你的喜好做早餐。”

“所以这就是你的秘诀吗?”

“什么?”欧比旺从冰箱取出生菜,一边剥开一边问道。

“你的秘诀,迎合别人的喜好,讨好别人,获取别人的喜爱。”

欧比旺打开水龙头清洗着生菜,他小心翼翼地清理着凹陷处的一点泥土:“安纳金,这是人们相处的方式,至少是我们这类人的交友方式。我们习惯为别人着想,站在对方的立场去考虑问题,但从来不是为了什么不良目的。没人不希望被别人喜欢。”

“所以这也是你和摩尔的相处方式?”

“我们互相尊重。如果这是你想要了解的。”欧比旺控干净了生菜里的水,又从冰箱取出切片土司,“还对什么好奇吗?我会尽我所能给你答案。”欧比旺大概是意识到安纳金对于同性恋这个群体的了解有多么片面了,所以他认为主动普及认识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误会。他片刻不停地忙着做早餐,同时等待着安纳金问出一些奇怪的问题,安纳金的注意力却被欧比旺后背的线条吸引了,他不由得又想起了欧比旺穿着乌玛瑟曼在电影里的那身黄色衣服的样子。他的沉默不语让等待他提问的欧比旺好奇地回了头,安纳金立刻收回了目光,问道:“萨瓦奇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我联系了他,但我不保证他会出现。他和摩尔关系很好,可说实话,他一直对我有意见。”欧比旺打开了金枪鱼罐头。

“哦?这倒是少见。”是啊,竟然有人不喜欢欧比旺?这可真的很少见。

“恋兄情结,我猜?摩尔知道原因,但他从来没告诉过我,他一直安慰我不是我的错,却把他自己夹在了中间,我真希望当时能更努力一点和萨瓦奇打好关系,让他少一点烦恼。讨厌我大概也是萨瓦奇离开费城去里士满的原因之一。我猜生活中总会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事情,不是吗?”

“好吧……但至少三明治……还是美味的。”不想让欧比旺继续沉浸在过去的遗憾当中,安纳金揉着肚皮用下巴指了指欧比旺手中的美食。

“是啊,活在当下,美味的不只有三明治。”欧比旺把一个盘子递给了安纳金,“谢谢你。”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安纳金接过盘子转身走向了客厅,他们要好好享受早餐,毕竟今天还有新的任务要去完成。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22)
©回避型依恋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