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杂食党有时手残看见喜欢的就想点推荐望谅解

盾冬——家有仙妻AU

盾冬——家有仙妻AU


写盾冬送给我的大游轮 @cp脑晚期 ~有性转涉及,注意避雷。没有肉,不会开车。


短篇一发完,Here we go~



吧唧是一个巫师。


他不想成为魔法界鼎鼎有名的风云人物,也不想做战场上冲锋陷阵的英雄。


吧唧有一个梦想,他想像普通人一样生活。


他可以用金属左臂打打响指便解决一切问题。


但是他想像那些没有魔法的普通人那样生活,找一个伴侣,在白天,他有自己的工作,或许他会成为一个超级模特,或许他会成为一个健身教练,在晚上,他的爱人会做好晚饭等他回家,晚饭之后会端出一盘新鲜的李子作为甜点,噢,上帝啊!吧唧喜欢吃李子!


他们一起坐在客厅,关上灯,看一部没什么营养但是非常刺激的超级英雄电影,他们会因为厨房的墙面漆颜色而争论,他的亲爱的会担心他是否吃了太多甜食,年复一年,他会长出双下巴,甚至大肚腩,只因为他会趁他的亲爱的不注意偷偷的给自己加餐……


吧唧骑着扫帚,在空中滑翔着,他的宠物小蛇因为担心掉下去而紧紧的缠在扫把上。


——————————


“……麻烦给我5个,谢谢!”吧唧双手拎着大大小小无数个袋子,装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


“呃,先生,您还拿得动吗?没有人和您一起吗?您一个人吃得了这么多吗?”卖水果的老板担心的看了一眼吧唧大大小小的袋子。


“对,我刚刚来到这里,而且,我的胳膊确实都要掉下来了,不过没关系,我想我自己可以拿得动。”吧唧扁着嘴微笑了一下,棒球帽遮不住那笑容的格外耀眼,“谢谢您,而且我家就在附近。”他朝着他家的方向看了看,努了努嘴。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吧唧的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我想我可以帮你提回去,我正好去那边顺路。”


吧唧转身,逆光让他的眼睛有一瞬间的不适应,他眯了眯眼睛,看了看眼前这个比他高半个头的金发男人。


NICE SHAPE, NICE ASS!


吧唧在心里赞叹道。


好吧,也许他一不小心赞叹出声了。


“什么?”金发男人似乎是没听清。


“没什么。”吧唧又笑了一下,把左手的袋子递给了金发男人,“巴基·巴恩斯。谢谢你,这位先生。”


“史蒂夫,你是最近搬来的?……”


“是啊,我就这么突然出现了,嘣!”吧唧做了一个爆炸的手势。


……


 水果摊老板目送着他们两个远去,阳光投下他们长长的影子,并肩而行。


——————————


作为答谢,吧唧留下了史蒂夫在这里吃晚餐。


实际上,吧唧还不太会做晚餐,他真的习惯了“动动手”就可以一眨眼把一切都安排好。


史蒂夫看着冒烟的炒锅,听着烟雾报警器的嘀嘀嘀,无奈的把吧唧请到旁边让他先观摩。


他围上了围裙,吧唧围起来刚刚好合适的围裙系在史蒂夫腰上,显得有点滑稽。


吧唧忍不住笑出了声,然后立刻转了转眼珠,说了一声不好意思。


史蒂夫看着他,笑了一下。


吧唧不知道为什么,被看得恨不得钻到地下。


难道史蒂夫也是个巫师?他刚才给我施了魔咒?到底是什么魔咒呢?会让人羞愧的魔咒吗?难道是因为我刚才笑他惹他不高兴了?天啊我不是故意的!


整个晚上吧唧都怪怪的,他坚信自己被史蒂夫下了魔咒。


这解释了他为什么感到坐立不安,呼吸困难,尤其每次对上史蒂夫的视线,他都会觉得头昏脑涨,心跳加速。


上帝啊!我只是笑了他一下,那个围裙真的很好笑!难道他要因为这个杀了我吗?


反击!吧唧!你是个巫师!反击!


“巴基,”史蒂夫喝了一口红酒,表情有些纠结。


他终于要使出绝招了吗?


他是不是在犹豫要不要杀了我?


吧唧警惕的看着史蒂夫,左手偷偷垂到桌下打了个响指叫来了自己的小蛇。


“我们以前见过,你还有印象吗?”史蒂夫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


吧唧正准备让他的小蛇冲出来和史蒂夫决一死战,听到这话立刻伸手拦住了小蛇,小蛇一头撞在了吧唧的金属手臂上,眼睛冒着金星委屈的晕倒在地上。


“不好意思,我不大想的起来……”吧唧努力地在记忆中搜索着,自己以前是不是认识这么一个高大健壮,肌肉诱人,不,肌肉发达,金发蓝眼的英俊男人。


“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史蒂夫说道,“我看到你的金属手臂,还不太敢确认是你,然后你告诉了我你的名字,我就知道是你。不过你可能不记得我了,我以前,唔,比较瘦小。”


史蒂夫停下来,期待的看着吧唧。


“不好意思,能再详细一点儿吗?”吧唧也期待的回瞪。


“我的叔叔是个巫师,他认识你的父亲,他经常把我变成女孩子带在身边,记得吗?我第一次去你家,你带我骑在你的小扫帚上,然后说你要娶我?”


“噢,上帝啊!”吧唧捂着脸,他全想起来了。


回忆中的天空比现在蓝的更加梦幻,“史黛芬妮,你可以抱住我的腰!”


“我告诉过你了,我不叫史黛芬妮,我叫史蒂夫!而且我也不是女孩子!”


“你就是女孩子!你不用担心抱过我之后会嫁不出去,等你长大我会娶你的!我是个言而有信的男人!”


小吧唧说过之后陡然向上冲,小小的史蒂夫尖叫着搂住了吧唧的腰。


“你是史黛芬妮?你真的不是女孩子?”吧唧再一次问道。


“我没必要在这个上面说谎。”


“噢,上帝……”


除了呼唤上帝,吧唧似乎没有什么可以说了。


脑海的记忆冲破了闸门:


“史黛芬妮,你什么时候还来找我玩?”吧唧攥着“史黛芬妮”的手,“史黛芬妮”费了好大的劲才抽出来。


“尼克叔叔尼克叔叔,这条项链是我送给史黛芬妮的定情信物!”银色的链子下,坠着一个硬币大小的盾形饰物。


“史黛芬妮,我们以后会有好多好多小孩,我可以变出一座小小的城堡,或者是一栋别墅,哦哦哦,我们可以在空中建一座云房子!”吧唧和“史黛芬妮”躺在湖面上,随着水波一点一点的飘向远方。


史蒂夫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


“吧唧,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像你说的那样言而有信。”


他记得一清二楚!他竟然都记得!


他什么意思?他是想报复我吗?


我以前真的不知道他是男孩子!


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他真的想让我娶他吗?


不,他只是想让我难堪。


我敢打赌,如果他有魔法的话,肯定会把我变成一个女孩子!


没错,他想报复我!


“你想干什么?”


“我喜欢你。”史蒂夫看着吧唧的眼睛,“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想告诉你。我不知道你会不会介意,你知道的。”史蒂夫指了指两个人。


史蒂夫和吧唧都是男孩子。


吧唧看着史蒂夫的双眼。


他眼里的蓝色似乎倒映出了记忆中梦幻的蓝天。


他眼里的蓝色似乎都要随着记忆中的河流溢出来了。


吧唧突然就红了脸。


“等等……我再去端一点沙拉出来。”


吧唧转身进了屋子,打了个响指就消失不见了。


史蒂夫等了几分钟,发现不对劲,等在进屋已经找不到吧唧了。


他落魄的走回了天台,发现了桌下躺着一条昏迷不醒的小蛇。


“你都长这么大了?”


史蒂夫蹲下身,捡起来,轻轻的甩了甩它。


小蛇清醒过来,被史蒂夫吓得一激灵。


主人呢?难道……难道主人已经……


小蛇恶狠狠地瞪着史蒂夫,呲出了满嘴的牙,然后又吐出了蛇信,发出嘶嘶声音。


怕了吧!


“你大概是不知道了,是我和吧唧一起把你捡回来的,我们把你偷偷地裹在我的裙子里,没想到你直接在我的裙子里破壳了。”


小蛇木木呆呆的瞪着史蒂夫。


这简直让蛇怀疑蛇生。


史蒂夫还要说什么,吧唧突然出现了。


“把我的蛇还给我!”吧唧用手里的扫把,居高临下的指着史蒂夫。


“我们的蛇,吧唧,记得吗?”史蒂夫站起来走近吧唧,吧唧不得不微微抬头。


“之后你把蛋壳变成了饼干,还告诉我吃了之后会长高。”


史蒂夫笑了笑,继续说道:“现在这身高你可还满意?”


他越走越近,他牵起了吧唧的左手,有点儿凉。


吧唧右手中的扫帚掉在了地上,右手落在了史蒂夫的手里。


史蒂夫缓缓低下头,轻声说道:“你不想娶我没关系,我可以娶你。”


他把一个吻烙在了吧唧的脸颊上。


小蛇直挺挺的像一根手杖:我的蛇眼!


吧唧挣脱了史蒂夫的双手,突然捧住他的脸吻了上去。


史蒂夫有点儿惊讶,但还是一点点的回应着。


后来,小蛇看到了一切,小蛇什么也不想说,小蛇希望自己是一只小龙虾。


像所有童话故事一样,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吧唧没有告诉史蒂夫的是,他经历了很多,他看到了自己离开史蒂夫之后两个人的生活,一份绑定的幸福变成了两份扩散的痛苦,他毅然决然的逆转了时间,回到那个他不辞而别的晚上。


你要小心了,史蒂夫!


你惹上了一个巫师。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88)
  1. 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转载了此文字
©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 Powered by LOFTER